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谈天论地 / 百家之言 / 金字塔的诅咒
 
金字塔的诅咒
 
(发布时间2008/12/19)
 

虽然大多数人并不关心也不相信这个只有考古学家们才专门研究的事,但仍然有人对杜唐卡门和他的黄金面具有所耳闻,甚至保存了他的照片。

杜唐卡门是逝世在大约纪元前一三零零年左右的埃及少年幼王。一提起“埃及”这两个字,人们眼前立刻会出现雄伟、巍然的金字塔,也会联想到美丽多情的尼罗河。确实在这一片繁荣富饶的土地上曾孕育了一个伟大的文明右国。杜唐卡门逝世的年代大概正是埃及的全盛时代,只要从他的黄金面 具上就可以看到这一点。黄金面具,是国王死后覆盖在脸上的金子面套,幼王杜唐卡门的黄金面套是用纯金子打造的,非常精致漂亮,皮肤感觉柔润光滑,浓眉大眼,笔挺的鼻子和有棱有角的厚嘴唇,无一处不是经过了细心的雕模,特别是那两只镶嵌着黑宝石的眼睛,瞳孔深澈无瑕,就好象两片神秘的海洋。这一切都使杜唐卡门那张少年英俊的面孔更加栩栩如生,并体现出国王的威严和神气,就这样,幼王杜唐卡门套着价值连城的黄金面具,躺在自己豪华富丽的陵墓——金字塔内,在尼罗河波涛的低吟声中,安详地度过了三千多年。

盗墓者和考古学

其实在这三千多年里,整个大千世界并没有风平浪静,特别在那些埋藏着王宫贵族的墓地里,曾遭受过盗墓者无数次的动夺。在埃及也是同样。

从开罗向南行走,大约在五公里之外的尼罗河左岸,有一处叫“皇家之谷”的地方,这里自从古代天才的工程师伊姆荷太普为他的国王修建了第一座著名的萨卡拉阶梯形金字塔之后,在一千多年里,又耸立起50多座同样伟大的建筑物,这些建筑北起吉萨,南至垃洪和列什特金字塔所在的贝尼苏韦夫,分布于长达150公里的辽阔地域,在金字塔的内部,不仅有房间和走道,还可以深藏宝物,于是这个隐藏了许多古代埃及帝王坟墓的“皇家之后”,便变成了盗墓者垂涎的地方。先是普斯人,后是罗马人和阿拉伯人……一次又一次的挖掘,使这里大部分的陵墓都被盗空,而那些掘空之后又被遗弃的墓穴,却变成了狐狸和蝙蝠的牺息之地,无论白天还是黑夜,这些生灵们在这阴森森的洞穴里奔窜飞撞。唯有社唐卡门幼王之墓侥幸地逃过了这些盗墓者之手,在深深的地底下长眠。

然而可怜的幼王虽然逃过了盗墓者之手,却没有逃脱考古学家们的手心。杜唐卡门之墓的发掘被誉称为是埃及在本世纪最伟大的考古行为,投资这项发掘工程的是英国的卡那邦爵士,他组织了一个非常精干的考古班子,全力以赴地投入到这项工作之中。

盗墓和考古从字面上看两者似乎有着天壤之别,一个是卑鄙的行为,一个是崇高的举动,然而假如我们站在死者的立场上看这整个事件,他们之间又有着共同之处:无论是盗墓还是考古,都是挖掘坟墓,打扰那些长眠的灵魂。

尽管考古学家们高举着“研究人类发展史”的冠冕堂皇理由,但是几千年安眠的灵魂被挖掘在光天化日之下,又众目睽瞪地暴露于人们好奇的视线中,这些死者的灵魂是否会感到不安,甚至引起愤恨呢?这种举动不是一种“变相的盗 墓”吗?

无论称他们为盗墓者还是考古学家,总之这些当年参与杜唐卡门之墓挖掘的工作人员,以后经过数年岁月的流失,相继遭遇一桩桩惨案,甚至死去。从卡那邦爵土开始,一直到80年代,惨死的人数竟超过了50人。这种奇怪的死亡被善良的人们称为“杜唐卡门的沮咒”,这“诅咒”便酿成了“盗墓者”惨案。

永恒的木乃伊和被挖掘开来的金字塔

埃及王国曾经那样风云一时,从纪元前二九零零年开始,那些喝着尼罗河净水长大的伊斯兰教儿女们,就用自己的双手在这一片土地上创造了从未有过的繁荣和昌盛。然而每一个在位的法老国王不仅仅生前拼命地享受和挥霍,还想把这种生活带到“死者的国度”,为了使自己的灵魂永存,达到埃及语中的“巴埃”(意指能在阴阳世界里自由飞翔的灵魂),必须具备一个基本条件,那就是把遗体制成木乃伊。木乃伊必须和生前的自己一模一样,这是使生命达到永桓。灵魂达到“巴埃”的最关键事情,因为假如木乃伊制造得不象自己,或腐朽了,或破裂了……那么肉体的守护神——“卡” 就无法进入体内,灵魂就无法永存。

因此,每一代法老国王都视这项工作为最重要的事,他们拥有一批技术熟练的木乃伊制造技工,按照严密的步骤,制造着木乃伊。传说中长着胡狼头的亚奴比斯神,就是专门制造这种木乃伊的巨神。

木乃伊除了本身有着严格的制造程序和技术之外,还必须另外具备一个遮蔽寒暑的地方,这里也象皇宫一样,有起居、散步、饮食的房屋,还要有奴仆侍候,使这些国王死后的生活和生前一样。于是伟大的金字塔诞生了。但不知怎么回事,那“皇家之谷”总是弥漫着一种灰蒙蒙的诡秘气氛。在 这神秘的荒凉山谷之中,据说埋葬了法老王和他们的妻子以及大臣将近60多人的木乃伊,还有为了保守坟墓建筑的秘密,披屠杀灭口的参加建造金字塔的奴隶更不计其数,因此整座山谷简直就是个大坟场。这儿的一切都是阴森森的,空气凉飕飕的,还有人说曾听见过那些无处投生的亡灵聚集在这狭长的山谷中悲哭呢?这里面大概也包括了被盗掘开的金字塔内那些失去“巴埃”的木乃伊吧。

挖掘的兴奋和死亡的阴影

一九二二年十一月五日 ,“皇家之谷”的某一角,在那炽热干燥的撒哈拉沙漠上,英国考古队的技术负责人候瓦和卡特不由自主地叫喊起来,原来他们终于发现了杜唐卡门的陵墓。六年来千辛万苦,身上被晒起一层层水泡,正当由卡那邦爵士提供的资金即将用尽、埃及政府的挖掘许可证即将到期,英国考古队正准备最后放弃这个挖掘计划的时候,他们却意外地找到了杜唐卡门陵墓的位置。

随着这第一声兴奋的呐喊开始,“皇家之谷”那种特有的宁静和凄凉消失了,“开始挖掘杜唐卡门”的讯息立刻传遍了全世界,许多考苦学家们都远道赶来,观光者更是蜂拥而至,其中还有些不怀好意的人,总之所有的人都想以先睹杜唐卡门的遗容为快。他们把整个挖掘现场挤得个水泄不通,侯瓦和卡特一下变成了当时新闻的中心人物,但他们对所有的问题都闭口箴言,只是一心扑在挖掘工作上。

考古队的队员们快速地挖掘出大量的石灰石和断片,并清埋出宽大的台阶,这台阶在深入到地底下第十三层时,霍然露出了上着严密封印的墓门,打开幕门在黑洞洞的墓穴里,首先撞入人们眼帘的是三千多年前的祭花与花圈,一切景况还保留着从前的样子,可以见到当时葬礼的盛况,这些花束和花圈都是用矢车草编织而成的。

然而这些为少年幼王珍爱又保存了三千多年的祭花和花圈,以及守护幼王的门神像。还有幼王生前最喜欢的贵重物品,一转眼之间竟全部被一拥而上的掘墓者搜刮殆尽。后来根据官方估计,这批财物数量大约有四百万种,连躺在巨大黄金棺材中的幼壬杜唐卡门木乃伊也惨遭掠夺的厄运,少年幼王那具高贵、漂亮的木乃伊被拉撕得四分五裂。有的为了取下幼王手臂上的饰环、有的想要拿走幼王双脚上的足饰,把幼壬的手足扯断了,甚至还有人急于想摘下覆盖在幼王脸上的金子面套,失手将杜唐卡门的脑袋也拔了下来,这倒使那些不恭的抢劫者们吓了一跳,从而停止了混乱的场面。但是在开罗,英国的卡那邦爵士为了分配那些余下的主埃及文物,又和埃及政府发生了争执;另一方面,广大虔诚的埃及人民眼巴日地看着这场由英国人引起的劫奇,又愤恨又害怕,他们的神灵仿佛在告诉他们:“将要有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少年幼王杜唐卡门断裂、分散的木乃伊被垒放在一只杉木箱子内运出了这座关闭了三千多年的地下宫殿。在运送过程中,这些搬运工人们总觉得背后阴风习习,于是头也不回地加快了脚步,当他们最后离开这陵墓的时候,突然有人掠恐地发现在这墓门上贴着一条可怕的咒语:“死神奥西里斯的使者亚奴比斯,将会用死亡的翅膀接触侵扰法技王安眠的人。”顿时这些掘墓者瘫软了,他们一阵昏眩,一个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

“你们会看到黄金,但同时也会遇见死亡。”这是一位埃及农民说的话。

果然,不久死亡的阴影降临了,第一位牺牲者就是这次发掘事业的投资者——卡那邦爵士。

卡那邦爵士之死和他的妻子遇难

卡那邦爵士一接到“发现王墓”这个电报,立刻不顾一切地火速赶往埃及,在他离开伦敦之前,一位以相命闻名的预言家赶来对他说:“埃及之行危险!”卡那邦爵士被吓了一大跳,因为他一向对这些星相说,相命论十分相信,而且对埃及某些奇怪的现象颇有研究,所以对古埃及玄秘的诅咒相当畏惧,虽然心里十分犹豫但在王墓的吸引之下还是决定启程,只是在上飞机时,心里突然有股不祥的预感。到了埃及之后,卡那邦爵士象中了邪一般,天天往掘墓的现场勘查,也许是他想早一点离开这块不祥之地吧,所以才这么加紧地工作,但是恶运是无法逃脱的,他所惧怕的最后还是成了事实。

有一天,当卡那邦爵士正要步入王墓的人口时,忽然被 “某种东西”叮蜇了一下,左边面颊上一阵火辣辣地疼痛,立刻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惧从爵土的心里升起,由于当时光线太暗,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东西咬了他,好象不过是蚊子一类的小虫子,但是回到家里之后,睑上那块被叮咬的地方渐渐肿了起来。

那肿块越来越大,而且没有消失的迹象,疼痛难熬。几天后的一个早晨,卡那邦爵士正小心翼翼地在刮脸,尽管他特别当心地避开那个肿块,但手上那把胡子刀却不听使唤。鬼差神使一般滑向了危险的禁区,终于一失手切进了那个倒霉的肿胞。虽然这种事几乎在每个男人的生活里都发生过, 完全不足以见怪,可是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对卡那邦爵士来说竟是他的致命伤,这个创伤导致了无法医治的败血症,最终要了爵士的性命。“盗墓者”惨案开始了。

卡那邦爵士浑身颤抖着,发着高烧被送进了开罗医院。他大多数时间是昏迷不醒的,偶尔清醒过来,就表示出巨大的恐慌,而昏睡的时候除了大叫全身疼痛之外,还喃喃呓语:“哦!杜唐卡门……”“哦!法老国王……”“哦!原谅我……”谁也不明白他的语惫,只觉得他在忍受无法表达的折磨。

一九二三年五月的某一天凌晨,陪伴着的值班护士突然听见卡那邦爵士拔直了嗓门直叫唤:“我完了!我完了!”我已经听见招唤了……”在寂静的凌晨冷不防冒出迭种尖叫把护士吓了一大跳,还没等年轻的护士赶到爵士的身边,开罗医院又变得一片漆黑,停电了。五分钟之启,当电灯重新点亮的时候,人们奔到卡那邦爵士的床前,只见他极为恐怖地瞪大了眼睛,半张着嘴,带着一脸的痛苦,断气了。

究竟在停电的时候病房内发生了什么事?或者卡那邦爵士在临死前撞见了什么骇人的东西?无人知晓。但是卡那邦爵士被那个相命的预言家说中了,他再也无法回到自己的故乡,无法踏上伦敦的土地,而是在一片黑暗和孤独之中,背井离乡地一个人走向死亡。

不!卡那邦爵士并不孤独,杜唐卡门和他在一起,这是件奇怪的事,但又是真实的。当某学者利用X光检查杜唐卡门的木乃伊时,惊愕地发现在幼王左脸颊上有一个伤痕,这小小的伤痕无论是形状还是大小,甚至部位竟然完全和卡那邦爵士被“某种东西”叮蜇的肿块一模一样。

6个月之后,卡那邦爵士的同父异母弟弟,奥布里·赫巴德上校因“精神分裂症”而自杀身亡,据说他过去从末发现有这种毛病。

不久,那个在开罗医院护理卡那邦爵士的护士也突然莫名其妙地死亡了。

南非一名叫W·裘田的大富豪,在风平浪静的游艇甲板上,跌落进尼罗河中,淹死了。从他的护照上可以看到此人刚刚在“皇家之谷”的陵墓挖掘现场参观了杜唐卡门的黄金面具。

美国铁路大王杰艾·格鲁在走进“皇家之谷”不久后,一场无名高烧要了他的命。

…………

神秘的死亡一个接着一个地发生,从开罗到伦敦,各种大小报刊上都在租继报道这死亡事实。无形的恐怖就好象是伦敦的大雾,笼罩着考古学家们以及有关人士的心头。

“第二位……”“第三位……”“第五位……”“第……”这种被死亡的翅膀接触的人数还在不断递增。

那位曾用X光检查了杜唐卡门木乃伊的亚齐伯尔特·理德教授,也在工作完成的数天以后,突发高烧,不得不送回了英国,不久便宣布死亡。

三年以后,曾经是卡特在挖掘王墓时最得力的助手,亚博·麦司也不幸去世了,亨年52岁。卡特为此十分伤心,因为他一向和麦司合作得很好。可不知为什么麦司突然得了肺疾。

一九二九年,卡特的另一名助手理查·凡尔猝然死亡了,他曾直接从事过挖掘王墓的工作,这个强壮的男人死的时候只有45岁。

此外,直接接触过杜唐卡门黄金面具的道格拉斯·理得 博士、第一个在“皇家之谷”发现刻有少年幼王姓名陶器的人(这一发现为寻找王皇提供了主要线索),以及参加过挖掘或调查的专家们,在短期间内纷纷遭遇神秘的死亡,仅这些学者和专家的人数就达到了17人。

一九二九年,卡那邦爵士的妻子,一个足不出户的寡妇,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死去了,她的死又引起了新闻界的轰动。据报道这位伊莉莎白夫人是被虫子叮蜇而死了、叮蜇的部位和她6年前死去的丈夫一模一样。难道是杜唐卡门的诅咒又落到了这位不幸的寡妇的头上吗了?

各种推测和铁一般的事实

在许许多多关于“盗墓者”惨案的报道中,不免有些牵强附会的东西,有的记者把一些与杜唐卡门陵墓毫无关系的死亡报道也强拉在一起,但仍然有根多是真实的。在这些真实的报道中似乎有太多的偶然重叠了,难道巧合也会依附巫邪 而生吗?

纽约的时报上曾经有这样一段评论:“如果把它称为迷信也许太过,但它是神秘的。”确实它是神秘的,科学家的理论推测,更使这件事增添了一层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气氛。

一些无神论者的科学家们开始尝试对考古学家及其参观者的死因给予更合理的解释。

——“被眼镜蛇或蝎子咬死。”但是经过调查之后发现事实上除了卡那邦爵士和他夫人是披“某种类似蚊子”的东西蛰死之外,其他逝世者的尸体上并没有找到科学家们所说的眼镜蛇或蝎子叮咬的伤痕;

——“古代埃及人把氰酸或某种不为现代人所知的毒物放在坟墓内,让那些踏入王墓的人中毒而死。”但经过搜查, 墓内没有装毒物的容器,而且就是有毒物,为什么参加挖掘的埃及工人却没有一个牺牲者呢?坟墓中放置某种放射性毒物的假设也被这一事实否定了;

——“这些考古学家和参观者们感染了那些洞窟学家或探险家常遇的那种病症。”这种疾病的病原体通常生存在蝙蝠的肠子内,由蝙蝠的排泄物的传染,可是在这被密封了三千多年的杜唐卡门墓穴里根本没有任何生命存在;

——“挖掘者在步入墓穴时,吸入了石粉,引起了肺的感染。”这一说法也只能按在因肺疾而死亡的麦司身上,却不能证明其他死亡者的死亡原因;

——“那些参观者长途跋涉,而且在炎热的沙漠中长期旅行,因此身体衰弱,患了鼠疫、疟疾、风土病。”可是那些远离“皇家之谷”的护士、X光检查者、卡那邦爵士的妻子之死又怎么解释呢?

众说纷云的推测真叫人一筹莫展,有些臆测简直钻进了死胡同中,有人还说:“古埃及的皇室为了守护杜唐卡门的坟墓和其他一些法老国王的墓穴,自古以来一直代代相传一种‘暗杀团’,专门报复侵扰帝王坟墓的人。”但是这个说法已经超越了科学的范畴,带着一层神秘的色彩。

所有对“盗墓者”惨案的奇异怪事所进行的科学性解释和推测,都被铁一般的事实推翻了,这种试图用科学来解答的方法,最后均告失败。因此有人开始寻找、探索这桩惨案本身的矛盾,很快他们发现应该首先遭到杜唐卡门诅咒的卡特,也就是挖掘王墓的“主犯”却一直安然无恙,健康地生活着。

健康长寿的卡特和他所宠爱的金丝雀

卡特不仅不相信咒语,而且比任何人更嘲笑“诅咒”,他他精力充沛,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长跑,他认为自己的生存和健康就是对“诅咒”最有力的否定。而且多次在公开场合发表演说证明一些曾和他并肩挖掘杜唐卡门陵墓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全部意外地丧生,卡特掰了掰手指说:“有好几位同伴还活得好好的呢!”可惜的是这些幸免者越来越少了。

但是为什么卡特能够逃脱死之的阴影呢?为什么他这位挖掘王墓的“主犯”却受到了杜唐卡门的宽恕呢?一直到一九三九年,卡特在结束了挖掘工作后的第十六年,才以65岁的高龄逝世了,死的时候很平静,没有异样情况发生。

可是当年在卡特正热衷于挖掘王墓的时候,他那只最宠爱的金丝雀却死于非命,不知被什么东西咬死了,有人说是金丝雀代替了卡特而受到了杜唐卡门的诅咒,卡特十分伤心金丝雀的死亡。然而他并不知道也没有看到比金丝雀之死更残酷的恶运在等待着他,那就是他的爱女,曾与他一起最先踏 进杜唐卡门陵墓的伊布琳·怀特的突然死亡,幸好伊布琳的惨死是发生在他父亲去世之后,卡特没有看见女儿那种可怕的模样,不然的话他可怎么受得了?

伊布琳·怀特是在她父亲死后不久,留下了一封谜一般的遗书:“我再也无法忍受诅咒了。”然后上吊身亡。这种死法在西方国家里非常罕见的,因此又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其实伊布琳的忧郁症似乎在卡特生前就开始了,卡特眼看着自己的女儿抑闷优愁,并且逐日消沉,无法自拔,当父亲的心里痛苦万分如肝肠寸断,却又毫无办法,可见死亡的阴影早就覆盖在卡特家属的头上了。这种复仇似乎比直接让一个人死亡更可怕,让一个活生生的人饱尝精神折磨,杜唐卡门对卡特采取了更践酷的诅咒。

杜唐卡门的祖咒

一连串的“盗墓者”惨案终于渐渐平息下来,但是杜唐卡门的诅咒却未停止。

若干年过去了,“杜唐卡门展览会”要在巴黎举行时,突然发生了新的事件。埃及政府的文物管理员穆罕默德·伊布兰姆,一开始坚决反对把古物运出埃及本土,但当伊布兰姆被迫同意政府的决定,放行杜唐卡门出国之后,他的女儿惨遭意外的牢祸,濒临死亡,伊布兰姆几乎被悲痛压倒,正在他为自己不忠的行为反悔的时候,不幸被汽车辗压,头盖骨严重受伤,住院三天后因抢救无效死亡了,这是第一个被杜唐卡门诅咒的埃及人,他的死被人们称为是伊斯兰教徒叛逆者的应得下场。

又过了几年,英国伦敦举行了“埃及文物展览会”,筹办这次展览会的加麦尔·梅弗烈兹博士一向嘲笑那些相信迷信、害怕鬼魂的人,他认为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杜唐卡门的诅咒。因此他对举办这次展览会毫不忌伟,并对自己的健康情况充满了信心。但是事实偏偏和他作对,在他刚刚鉴订了展览会的协议书之后,就猝然死于家中。

事情还没有结束,“埃及古物展览会”的牺牲者不断扩大,两位年轻的英国空军飞行员刚刚把杜唐卡门的黄金面具以及其他一些文物空运至伦敦后不久,就相继因突发性心脏病而死亡,应该说空军飞行员的健康状况是无可非议的,而且刚刚进行了标准的体格检查,可是象这样任务一结束,生命就了结的事在飞行史上很少见,可以说这两位飞行员死得实在有些冤枉,因为这趟空运是作为军事秘密任务,飞机上的工作人员除了被告知是“极为重要的物品”之外,并不知道大木箱里装的是什么。这些无辜的飞行员为什么也会受到杜唐卡门的诅咒呢?

事后,当机组人员之一,布莱安·兰法菲德中土得知他的同伴暴死的消息之后十分紧张,他回忆到:

“那趟飞行其实一直很顺利,我们几个人流执班,余下的人便一面喝着酒,一面打牌消遣,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被我们当成牌桌的是杜唐卡门木乃伊的棺材,而那两个死去的朋友竟一度合坐在那只装有黄金面具的箱子上……”

听了这一番话语,原来半信半疑的伦敦居民,感到了不寒而栗的恐惧,因为大多数市民都已经去参观了杜唐卡门的黄金面具,当他们想再去寻找飞行中士进一步了解情况的时候,那位可怜的中士已经不在人世了,据说也是因心脏病的突发而死亡的。

这以后人们把杜唐卡门的黄金面具深深锁在博物馆的地下室里,几乎把它给遗忘了。

最近在科学技术高度发展的美国,决定再次展出“杜唐卡门遗物”。可是这些遗物在旧金山展出的时候,又发生了新奇的事,担任黄金面具的警卫官乔治·拉布希,在执勤时突然仰面倒下,幸好抢救及时才没有丧命,这位埃及后裔的美国人事后对自己的心脏病突发进行了回忆:

“站在这神奇的面具前时,只觉得似乎有某种东西盯在脑后,令人不安、心烦,不久我渐渐感到精神不济,胸口一阵疼痛就不省人事了。”

看来死亡的阴影并没有消失,还在悄捎地蔓延,一个曾想撰写“杜唐卡门诅咒”的小说家,刚刚开始动笔就突然莫名地死亡。有人将这个故事搬上银幕时,又相继发生了可怕的事,于是女主角拒演、导演逃离。“一直到我一字一名地记录下这个事实的时候,有关杜唐卡门黄金面具所引起的事 件还未平息,我的手开始颤抖,阵阵心悸,哦!少年幼王,我并没有伤害你……”

除了围绕着杜唐卡门黄金面具发生的一系列异事之外, 流传中有关埃及木乃伊的奇事还很多:例如有人给一具神情安详的木乃伊拍了照,冲洗出来的相片竟然露出了狞笑;有人说,挖掘王墓的人总免不了带点心虚,结果因心虚而出了毛病。

究竟是人类自己的心虚在作祟呢?还是那个贴在陵墓入口处的咒语发生了魔呢?

 
 
打印版
 
  天功随笔
  大家谈天功
  求索之旅
  百家之言
 
 
 
首页 天功简介 启示录 功法与修练 救地球之声 谈天论地 天功动态 服务与联络
宇宙大同天功网是独立的灵性修炼网站,所发布的消息和评论仅供读者参考。欢迎投稿。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欢迎链接、转载天网内容。转载时须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