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谈天论地 / 百家之言 / 伪"神父"伪"牧师"能否妄批"和尚"?
 
伪"神父"伪"牧师"能否妄批"和尚"?
 
周良才(发布时间2008/1/10)
 

三问何祚庥院士

读北京出版的《益生文化》陈全林先生大作,得悉反伪成癖的何祚庥院士又在公开场合大讲“中医及其阴阳五行思想是典型的伪科学!”好家伙,80年前的一场闹剧果真死灰复燃了。其实,此论并非何院士首创,始作俑者乃是旧社会国民党的所谓“中央卫生部。”这个部在1928年居然开了一个“中央卫生会议,”并通过一项决议,宣布中医不科学,决定予以淘汰。

决议一出,舆论大哗,全国中医纷纷赴南京请愿。时任“监察院长”的于右任闻讯大怒,拍案而起说:我的严重伤寒症正是特地乘火车到上海请著名中医治愈的,如今这个部的负责人都是西医,就等于神父、牧师管和尚。今后中医可挂在别的机构,不要他们管。

上述事例,笔者去年到上海复旦大学参加于老“书法陈列馆”落成与塑像揭幕仪式时所闻(因此公是复旦创始人之一)。后又在当年上海请愿代表之一名中医陈存仁所著《银元时代生活史》(2007年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一书中得到全面了解。

奇怪的是,时至今日,全球变暖,地震海啸天灾连连,加上国际间能源争夺、核扩散及恐怖主义等人祸频发,且有越来越猛之势。西方有识之士正纷纷企求从东方文明中寻求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和谐、社会和谐的出路之时,不知何院士为何仍然一如既往、唯洋是从,逆潮流而动。

为此,本文拟就下列三问,就正于何院士:

一、你守不守规矩?二,你懂不懂“道器”?三,你是不是健忘?

一问何院士:你守不守规矩?

《孟子·离娄上》第一句就说“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也就是说,不论何人何事,即便像离娄、公输般那样的特等能人,都必须按照规矩,不能胡来!因此你何院士也不例外,一言一行应该循规蹈矩。

现在,阁下此言乃属“驳论”,即要驳斥中医认为阴阳五行是科学的“谬论”。既属“驳论”,那么从语言学要求,需有过硬的论据和严密的论证;从逻辑学要求,必须遵循形式逻辑的“充足理由律”。(正如法院判决时需要拿出被告的罪证和法律条文一样)请问你有没有?

请你看看,当年鲁迅写了无数杂文,其中不少像你一样的“驳论”(如1918年《我的节烈观》,1925年《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等等)但他都以扎实的论据、科学的论证,充足的理由驳得对方哑口无言,瞠目结舌。你能不能照他的办?

再说马列主义创始人之一恩格斯也常写“驳论”——他的《自然辨证法》一书中的第二节“神灵世界中自然科学”就是像阁下一样,批驳当时著名科学家华莱士与克鲁克斯盲目相信“催眠颅相学”这一“伪科学”的。但是恩格斯决不先给他们扣任何“帽子”,而在1834~1844年亲自赶赴曼彻斯特,面对面去多次参观江湖术士斯宾塞·霍尔的催眠颅相学表演,发现疑点后又与熟人一起去学习催眠术。不仅如此,他俩又亲自把一个12岁活泼男孩进入催眠状态,之后也去摸他的加尔颅骨器官。在获得第一手资料后,再经过分析研究,最后得出结论:催眠术是真,颅相学是假。请你看看,恩格斯治学何等严谨!请问阁下你对中医学是不是也像恩格斯那样,通过怀疑→观察→实践→再认识→分析研究后才以充足理由,有根有据地作出“伪科学”的结论的?

你研究过《黄帝内经》、《伤寒论》、《千金方》及《本草纲目》等中医经典没有?有没有像恩格斯那样亲临第一线,与中医一起去接触病人,以充足理由发现他们胡乱开方,欺骗病人。如果既不深入研究中医典籍,更未看到中医作假。那么你一再说的这个“伪”字从何而来?

当然,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像你那样,毫无根据,毫无理由,乱下定论者有的是。例如,上世纪初,军阀混战时,某些北洋军阀一发脾气即可说“这是乱党,给我毙了!”上世纪60年代十年动乱时,“文艺旗手”江青只要说一句“他是刘邓黑线人物,是一贯反毛主席的!”这被点名者即可迫害致死!

我不知道何院士何去何从?是愿学鲁迅、恩格斯呢?还是愿学军阀当“学阀”,愿学江青当“反伪旗手?”

我深信阁下是愿学前者的!因为这里有个涉及何院士本人在今后中国科技史上的定位问题。故请君速速作出决定来,时不我待,务请三思!!如要今后历史上承认你是科学家,则需拿出“反伪”的论据、论证和充足理由来;否则,只能走向反面。

二问何院士:你懂不懂“道器”?

说完文风,咱们言归正传,谈谈阴阳五行问题。

不知何院士懂不懂“道器”这一对中国独特的哲学范畴?不懂,不妨查一下《辞海》,《易·系辞上》说:“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阴阳五行源出于此。

“道”是形而上,无形象,《易传》所谓“一阴一阳谓之道”。是宇宙间的基本规律和准则。老子更进一步阐明“万物负阴而抱阳”,就是说世上万事万物均有阴阳两个方面。而五行(水火木金土)则是器,有形象,是一切物质的概括。《尚书·洪范》说得更具体:“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变,土爰稼穑。”仅仅20个字却把五行的原理与特征解释得一清二楚。千百年来,诸子百家均奉为经典。

中国医学家正是以此为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总结了成千上万临床病例,创立出整套独特的东方医学理论体系。其所以“独特”是把人体自身有形的脏腑血津物质系统和无形的经络信息系统构成小宇宙;再与外界(天象、自然、社会)这个大宇宙联系起来同时考量。即对阴阳属性的表里、寒热、虚实与五行之间的相生、相克、相侮、相乘关系结合成整体作出判断和治疗方案;这与西方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疗法迥然不同。

也许何院士让“洋墨水”给喝醉了,总是怀疑祖国的民族优秀文化遗产。那么好,下面再花较多的篇幅,请阁下看一看欧洲文艺复兴以来洋专家们是怎样对待阴阳五行的:

例一:17世纪德国数学家莱布尼茨(G.w.Leibniz 1646~1716)从法国传教士鲍威特手中搞到一本中国《易经》,他惊奇地从阴阳八卦中发现了二进制原理。于是欣喜若狂地写出了论文《论中国伏羲二进位制级数》,紧接下来就以此原理制造了一台真正意义上的计算器。为了报答中国的恩情,他特地复制了一套献给当时清代的康熙皇帝。可惜康熙仅作一般贡品,批了“朕已知道”四字束之高阁(即今故宫博物院内的两个帕卡斯卡尔计算器)。而莱布尼茨却因此成为当代计算器之父,名垂千古。

例二:上世纪20年代,与爱因斯坦齐名的丹麦物理学家玻尔(N.Bohr1885~1962)在创立量子力学的过程中,对光的微观粒子测不准;时而出现有形粒子性,时而显示无形波动性,极不稳定;之后又进一步发现电子等其他微观物质都是如此,深感苦恼。哪知一到中国,看到太极图与阴阳学说,恍然大悟。才知原来任何物质均具有阴(看不见的波)与阳(看得见的基本粒子)两种属性。于是茅塞顿开,回国后创立“波粒二象性学说”,举世为之瞩目,因而获得了诺贝尔奖。丹麦王国也引为自豪而封他为爵士,为了感谢中国,他毫不犹豫地把阴阳八卦图作为爵士纹章以志永久纪念。

例三:阴阳八卦图中心的阴阳鱼有白洞和黑洞,古代先贤历来视为是时空隧道,有极强的吸吐能量。可是近百年来,一批崇洋的民族虚无主义者一直将其斥为“迷信”,是医卜方士的骗人鬼话。理由是外国引来的“赛先生”(Science即科学)没有说过。现在好了,“赛先生”说话了。1992年1月27日新华社突然从伦敦发来一份电稿说美国宇航局通过哈勃望远镜发现天体中确有“黑洞”,其吸力之强,连光(速度为30万公里/秒)也难逃逸。特别近年来,被誉为当代爱因斯坦的英国科学家霍金(W.Hawking)更是周游列国(含中国)大谈宇宙中黑洞、白洞的威力,同时在其《时间简史》、《时空本性》著作中作为重点章节。从此,咱们的“阴阳鱼”穿上了洋装西服,国人中的西崽就不再说三道四了,真是啼笑皆非!此类例子,举不胜举,因限于篇幅,容后另文再述。

说了阴阳,再议五行:有可能何院士对中医学用“取类比象”方法把五行与五脏、五气、五志……互相对应视怀疑态度,这也是严重的偏见!任何现代科学(包括仿生学、逻辑学、控制论……)的发展与进步都离不开运用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和同构类比等方法。如物理学中著名的“光波惠更斯原理”还不是17世纪荷兰的惠更斯(C.Huygens1629-1695)首先发现光与声都具有直线传播、反射和干扰特征,于是想到既然声可以经过媒体产生波,那么光不是也可以有光波吗?请问,他的这一伟大发现不是“取类比象”是什么呢?再如飞机仿鸟而有翼,汽车仿动物腿而有轮,水中的舟船(包括兵舰、潜水艇)则仿鱼,既不用翼亦不用轮……等仿生学无不是如此取类比象的。

为什么洋人用了属性、特征相似或相同的物质可以触类旁通地发展新事物,是“科学”,而中医把五行与人体生理病理结合就成为“伪科学”了呢?

中医用阴阳五行学说治愈各类疑难杂症史不绝书,不胜枚举。阁下不妨购买最近广东音像出版社的一套电视纪录片《黄帝内经》看看,接受一下中医学的启蒙教育,保证能大开眼界、增强民族自豪感,而不唯洋是从,自我矮化。

这里,笔者也顺便把《上海中医药报》2002年7月6日刊登的已故名医董延瑶遗文《中医要现代化不要西医化》中亲自诊治的两个典型病例展示一下:其一是四岁男孩患肺脓疡,西医用了大量抗生素加体位引流术,但两个月下来,右肺空洞始终不闭。经他望、闻、问、切后,始知此孩疳积在前,肺痈在后,确诊脾胃(土)虚不能治肺(金),决定用“培土生金法”,经治疗两周,空洞关闭全愈。其二是32岁女工干咳不止,西医也用大量抗生素与止咳剂,无济于事。后经他仔细查问,自诉性情急躁,原来非肺之病,乃肝(木)撞肺(金)也。即用“制木安金法”,仅用乌梅、当归等七味药,三剂止了久咳!

当然,这里并不是说,中医药已经十全十美,董文中也提到中医也亟需提高,亟需现代化,但不是西医化。

中西医乃属两种不同体系,可以各展所长,殊途同归。

三问何院士:你是不是健忘?

阁下原是我崇拜的对象,故常把你的言论作为学习内容经常拜读。在撰写本文以前又翻阅了《文汇报》1999年2月13日11版上你说过的话,据说当时你拟在《中国妇女》杂志上辟一个“话说院士”专栏,因而你说:“院士之所以成为院士,只不过因为那些曾在专门领域内从事过工作的人们,他们的思想模式比较地符合客观实际,所以他们才能在专门领域做出若干成绩,以至于被选为院士,但是……在社会生活中常常会出现一种现象,许多在专门领域中有重大成就的科技工作者一旦走出他们领域以外,常常不能科学地处理社会生活中的许多问题。”

哪知这话出口尚不到10年就自相矛盾了。请问何院士:中医、气功、阴阳五行学说是你“从事的专门领域”吗?你给他们下“伪科学”的结论是你“科学地处理社会生活”了吗?

请你告诉我:1999年的何祚庥和2007年的何祚庥,哪一位是院士自己!我等待着你的回答。

何院士:你是不是健忘了?

如果说,1928年于右任把西医管中医,比喻为神父、牧师管和尚,那么如今阁下妄批中医,又非是西医专业,那更严重,变成伪“神父”、伪“牧师”妄批“和尚”了。(很抱歉,这个“伪”字,如今反过来套在阁下头上,请问:你感觉如何?舒服吗?)

本文是以引北京的报刊开始的,现在仍想引北京报刊结束。在《北京晚报》2007年1月3日所刊《点评2006年·关键词》一文中,对“伪科学”一词的点评说“有一副特殊眼镜,戴上后凡是自己不懂的科学都可算做伪科学。”说得太好了,不知何院士是否有这副特殊眼镜,甚至是这眼镜店的老板?(此文原分三次刊载于上海《中医药报》(周报)2007年第47、48、49期。即11月23、30及12月7日第八版上。)

 
 
打印版
 
  天功随笔
  大家谈天功
  求索之旅
  百家之言
 
 
 
首页 天功简介 启示录 功法与修练 救地球之声 谈天论地 天功动态 服务与联络
宇宙大同天功网是独立的灵性修炼网站,所发布的消息和评论仅供读者参考。欢迎投稿。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欢迎链接、转载天网内容。转载时须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