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谈天论地 / 百家之言 / 外星人背他飞遍19省市
 
外星人背他飞遍19省市
 
(发布时间2006/9/7)
 

中国河北省肥乡县北高村青年农民黄延秋,1977年间连续发生三次的离奇失踪事件。他腾空飞越到一千多公里以外的南京、上海等19个省市。所到过的地方也有人确实证明他曾经到过那里。类似电影片的画面在现实中上演。

据《走近科学》杂志2005年3月22日报导,今年49岁的河北省肥乡县北高村村民黄延秋,在28年前,他刚订婚那年,频频发生无法想像的怪事。他遭遇三次被人背着飞行的离奇经历,累计飞行约1万多公里,到过南京、上海等19个省市。

黄延秋向记者讲述经历

1977年7月27日,大约晚上十点钟,黄延秋正在盖新房,准备秋收季节完婚。吃完晚饭就躺下睡觉,没睡一会他就到了南京。当年居住过的房子是土墙,不是砖墙。有一个大的露天的游泳池,里面水还挺多。

原中国UFO研究会会员,河北肥乡县UFO研究会会长冀建民表示,这是一起外星人到地球上的活动。1987年他在调查完此事后,写了一篇报导叫做《外星人带他去遨游》。

冀建民说:“我从飞碟探索杂志上看到在西方国家有一个类似的事件。1977年4月份,在法国南方一个城市发生了一次失踪案。一个外星人把农村的一个青年劫持走了,劫持到很远的地方。他们初步确定,是一起UFO事件。类似影片《ET外星人》中外星人和人类亲密接触的场面,也会在现实中上演。

原中国UFO研究会理事长孙式立,在UFO学术界对这种无法解释的瞬间转移现象,一般都称为是UFO事件。UFO就是未经查明来历的空中飞行物,一般是指来自其他星球的外来飞行器。国际上通称UFO,俗称飞碟,其外形多呈圆盘状、球状和雪茄状,在空中高速或缓慢移动。

黄延秋身边突然出现了两个神秘人物,穿的白衣服,肩膀上有肩章的民警,走到他跟前,问他在做什么,他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出来了,自己想回去没法回去。”黄延秋认为就是他们在背着自己飞行

北京西客站公安段铁路民警陆国鸿证实,1977年铁路公安和地方公安,都是穿蓝色的裤子,白色的上衣,有两面红色的领章放在领子两边。旅客或群众遇到困难的时候,一是他向我们求助,二是我们主动提供任何帮助。

据黄延秋描述,他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没有喷水的大池子旁边,那应该是位于南京市中心的玄武湖。他遇见两个类似民警的神秘人物,送给他一张火车票,把他送上了距离玄武湖只有2,300米远的南京火车站,送上了前往上海的列车。

黄延秋邻居秦现堂表示,1977年6月份,他突然不在家了,我去找过他好几天。

黄延秋失踪后的第二天,一封奇怪的电报从上海发到肥乡县。电报内容是黄延秋在上海,希望村里派人去认领。电报的地址写的却是黄延秋附近的村庄辛寨村,发出的日期居然是1977年7月28日。

冀建民介绍,这封电报是遣送站发的。上海市公安局第九遣送站是在上海市蒙自路430号。电报在辛寨村放着。辛寨村查无此人,一直在那放着大约有7、8天。当时在辛寨村找不到这个人,就把它退回到肥乡县邮电局。退回到发报处,发报处工作人员正好是北高村人,他说黄延秋是我们村的,就改寄到北高村。

黄延秋说,是背着我给我买票的这两个人交代的,说按地址发就错不了。

黄延秋描述,这两个民警在南京送他上火车后,以一种快过火车的方式比他先到达上海。在火车站接了他后,接着又送到了当时的上海遣送站,并让遣送站的人给黄延秋的家乡发电报到上海领人。 黄延秋说:我们村大队干部接到电报以后,不知道是我不是我,不敢去领,又朝遣送站发了封电报,看是我不是。知道我手腕上有个记,就发了封电报是我,这才去人把我领回来。

村里派村民吕秀香去接黄延秋,因为她有一个兄弟吕××在上海某部队当领导。当年吕秀香和她的侄子吕海生一起去接的黄延秋。

吕海生说,当时我们凭这张电报把他领出来的。然后就把他接出来,住到部队营房招待所,然后再送他们回去的。

黄延秋第二次失踪是1977年9月初的一天晚上。大队召开“大搞生产”群众动员会,晚上十点多黄延秋开完会回家,他倒头就睡着了,然而他发现自己又在异乡。

黄延秋又到上海了,又到了上次去的那个车站广场。大约凌晨四五点钟,我被冻醒了,什么也没盖,发现自己是睡在火车站广场。

游走于上海街头的黄延秋,不知该往哪里去。这时他忽然想起上次接他去部队的老乡吕××来,于是他准备寻着上次的记忆找到部队。但从上海老火车站到部队军营,两地相隔很远,问路也没法问。正在这时,他身边又出现第一次到南京时,把他送往上海的两个民警。

三人来到部队军营,看到战士持枪站岗,戒备森严。两人带着黄延秋不假思索,径直朝部队宿舍区走去,如入无人之境,岗哨毫无反应。

吕××回忆说,那天刮台风。黄延秋说他没吃过饭,我给他吃卷子面。一斤的卷子面给他下了一锅啊,他全部吃完。吃完以后就睡觉,叫也叫不醒。

黄延秋在吕××家吃饱睡足后,第二天下午,吕××再次把他送上了回家的列车。这次吕××直到看着列车开动才离开。吕××说:怕他从车上跳下来,跟着我再回来,所以我是看着他,回过头去看着他,一直盯着他看着他。

黄延秋第三次神秘失踪,是在1977年9月20日傍晚,这次出去的时间最长,去的地方最多。黄延秋记完工分刚准备回家,突然感到一阵头晕栽倒在地,失去了知觉。一觉醒来到了兰州。

黄延秋和冀建民描述,9天之内黄延秋被两个能飞行的人背着飞了 19个省市,抵达了兰州、北京、天津、哈尔滨、长春、沈阳、福州、西安八个城市,累计飞行一万多公里。

在兰州待了一天,到第二天晚上,又从兰州往北京走。黄延秋说:兰州往北京走我都知道。黄延秋认为自己这三次神秘的失踪,都是由两个人背着飞行的。

这些神秘的失踪案并没有给黄延秋带来好处,本来准备当年秋天结婚的黄延秋,反而因为这事,被女方认为他很怪异,结果婚事也告吹了。黄延秋非常郁闷,失踪的事无法解释,正常的生活也被打乱。

 
 
打印版
 
  天功随笔
  大家谈天功
  求索之旅
  百家之言
 
 
 
首页 天功简介 启示录 功法与修练 救地球之声 谈天论地 天功动态 服务与联络
宇宙大同天功网是独立的灵性修炼网站,所发布的消息和评论仅供读者参考。欢迎投稿。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欢迎链接、转载天网内容。转载时须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