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谈天论地 / 百家之言 / 中国超人
 
中国超人
 
陈建设(发布时间2012/2/24)
 

2010年3月12日晚,北京钓鱼台大酒店,天源厅。

张宝胜

北京陕西同乡会商会在这里宴请部分来京参加“两会”的陕西籍政协委员。《人民日报》原陕西记者站站长孟西安恰好来京办事,与北京同乡会的高层相熟,得知此事后,遂邀请他多年的老朋友张宝胜到会助兴。

老孟是我的同事、朋友加兄长,十几年前我们就一道观看过张宝胜的“遥测识字”和“空手弯钢叉”的特异功能表演。老孟打来电话,约我一块去看看多年未见的张宝胜又有些什么新的心得和功法。

钓鱼台大酒店,毗邻钓鱼台国宾馆,是张宝胜常来的地方,酒店的服务员都认识他,并称之为首长。听老孟说,张宝胜的社会兼职和头衔很多,真正的职务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人体信息研究所所长,大校军衔。老孟说,张宝胜至今也有60岁了,他原籍江苏苏州,因为家贫,从小就过继到辽宁本溪,小时候就异于凡人,具有多种人体特异功能。

将近21:00,张宝胜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天源厅。坐下后,张宝胜与老孟寒喧起来,说是从中国航天城赶过来的,刚与杨利伟等辽宁人大代表吃过饭今天在这里,除了我们,还要和另外一拨人见面。趁着他们说话的机会,我仔细打量张宝胜,中等身材,圆脸短发,精神矍铄,说话的语速比常人要快一些,其说话时的肢体动作和手势有些机械,加上刚进门时夸张的走路姿态,让人感到他有点神经质。

商会的白会长是东道主,坐在张宝胜的右边。当天他拿着一部刚在中国上市不久的三星W799手机,金灿灿的手机放在桌子上,颇为显眼。只见张宝胜站起来,用手指着手机,说了声“关”!随即离席而去。白会长拿起手机,手机真的莫明其妙地关了机,而且反复开机就是无法将其打开。

十来分钟后,张宝胜回到房间,向服务员要了一杯可口可乐,喝了一口,说手机开不了了吧,拿起手机往桌子上一磕,手机里的一个卡掉到了桌面上,说你的手机卡装反了,当然开不了机,把手机还给白会长,再次走出房间。白会长迫不急待地打开手机后盖,取出电池,楞在了那里,双卡双待的手机,果然一个卡没了,一个卡装反了。

白会长鼓捣了半天,先是一个卡没有信号;十几分钟后,两个卡才有了信号,却发现手机里的电话记录全部消失了。这个时候,张宝胜又回到房间,打开自己的手机给白会长看,白会长惊讶地发现,他手机里的电话信息,全都转移到了张宝胜的手机里了。两个人对着手机嘀咕了半天,只见白会长的脸色阴晴不定,颇为尴尬。钓鱼台大酒店的傅总对我们说,张大师不但能把你手机里的信息调出来,还能把你已经删除的信息恢复过来。这会儿估计是张大师把白会长的隐私和秘密给调出来了。不一会儿,张宝胜对白会长说,信息回去没有?白会长仔细反复地看了一阵子,说,都回来了!

老孟把自己的浪琴手表摘了下来,请张宝胜为我们表演他以前看过的拆卸手表。张宝胜把表拿在手上说,老孟,你这块表值多少钱?老孟戏谑道,几千块吧。张宝胜说,最多只值几百块,说着,对着手表一吹,表立马就停下不走了。让大家看看表停的时间,有人说21点10分。只见张宝胜把手一甩,让大家再看看表停的时间,已经由21点10分变成了18:00,再一甩,表又开始走动起来。

席中一个不知深浅的年青人,把表拿了过来,对老孟说,你明天要回西安,坐飞机别误了时间,我帮你把时间拨回来吧,就把时间调回到了21点10分。我感觉这小伙子的行为有些唐突,看了张宝胜一眼,未发现张宝胜的脸色有异常的样子。

突然,张宝胜说,门前清!大家把酒和水都喝了吧。我们赶紧喝完,等着看他有什么说辞或表演。不想,张宝胜只说了一句,散了吧!就径自出门而去。老孟说,领导说散,我们就此结束吧!大家有些意犹未尽,又没有别的办法,鱼贯离席,穿戴好衣帽,悻悻地向门口走去。

走到酒店大堂,只见张宝胜正在与另一拨的人在告别。我们停了下来,老孟对张宝胜说,欢迎你再次到西安做客。随后老孟对大家说,我们和张大师合个影吧,我们随即站到了张宝胜的两边。合影过后,每个人又单独和张宝胜照了一张。

轮到拨表的那个小伙子与张宝胜合影的时候,他又有点不大识相,不用老孟的相机,要用他自己的iPhone手机照,折腾了半天才照好。当别人把手机还给他的时候,张宝胜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把手机反复翻看,就是找不到自己和张宝胜的合影,问为他照相的人,到底照上了没有。张宝胜对他说,不要找了,我已经给你删掉了。

这时,几个军人走上前来,前后左右护卫着张宝胜出门,坐上一辆白色的奥迪A6轿车,绝尘而去。

回家的路上,老孟对我们说,前些年,张宝胜来西安办事,一直由他陪伴接待。老孟的好朋友贾平凹听说张宝胜来了,想去见见。老孟知道贾平凹难得写字送人,就说,见可以,但要事先写好一幅字。如果你对张宝胜的表演心悦诚服,就把字送给他;如果你觉得不怎么样,字就不要拿出来。贾平凹说行,进书房把字写好,封起来带在身上。到底写的是什么字,无论老孟怎样询问,贾平凹就是不说。

席间,张宝胜看到来了这么多的陕西名人和领导,心情舒畅,兴奋异常,当场给大家表演了两手绝活。

首先让人拿来一瓶原装的药瓶,只见他用手握着药瓶一甩,药片天女散花般地洒落一地,说明书却还留在瓶子里。药瓶完好无损,拧开药瓶的塑料盖,软木的瓶塞原样地蜡封在那里。又见张宝胜拿起盘子里的一只白灼基尾虾握在手中,另一只手握住药瓶,两手一撞,摊开双手,基尾虾不见了,药瓶依然完好无损。人们当场打开药瓶,取出药瓶里的说明书,只见说明书里包裹着一只基尾虾。

大家看得目瞪口呆,贾平凹佩服地连说神奇!神奇!当即取出自己写的条幅,赠送给张宝胜。大家争睹千金难求的贾平凹手书的条幅,只见上面赫然四个古朴的贾体大字:

“中国超人”。
  
2010年6月18日于北京

 
 
打印版
 
  天功随笔
  大家谈天功
  求索之旅
  百家之言
 
 
 
首页 天功简介 启示录 功法与修练 救地球之声 谈天论地 天功动态 服务与联络
宇宙大同天功网是独立的灵性修炼网站,所发布的消息和评论仅供读者参考。欢迎投稿。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欢迎链接、转载天网内容。转载时须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