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谈天论地 / 百家之言 / 玄奘大师绝处逢生
 
玄奘大师绝处逢生
 
(复旦大学)钱文忠(发布时间2011/1/7)
 

(一)
[玄奘自从离开大唐西行印度求法以来,大灾小难遇到了无数,无论是边关被擒、沙漠断水,还是遇到强盗、劫匪,每次都能化险为夷。而这次遇到的强盗,不仅仅是要钱财就罢休了,还要把玄奘作为人牲杀掉,来祭祀他们信奉的突伽天神……]

玄奘大师

玄奘离开了阿逾陀国,和八十多个人结伴,坐船沿恒河顺流而下,前往阿耶穆佉国。恒河两岸都是非常茂密的树林,风光旖旎。船开了一百多里,平安无事,船上的人都沉醉在圣河的美景当中。突然,从两岸树林遮蔽住的地方冲出来十几条船,船上都是强盗,显然是事先埋伏好的。玄奘等人顿时惊慌失措,有几个人甚至选择了跳河这样危险的逃生办法。强盗们来势汹汹,逼迫玄奘和同伴们所乘坐的船靠岸,又命他们脱掉衣服搜身,寻求财物珠宝。花钱消灾也就罢了,不料这伙强盗和以往的完全不同,要严重得多。因为他们不是抢完东西就完了的乌合之众,而是有着特殊信仰的强盗,据《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讲,这些强盗“素事突伽天神”。在我们的脑海里,一般的宗教信仰都是向善的,可是这伙人是信仰突伽天神的,情况就迥然不同了。

“突伽”的梵语叫Durgā,大家比较陌生,若是说起这位天神的另外一个名字“难近母”,那可就是大名鼎鼎了,雍和宫里就有她的像,在藏传佛教里,她如今依然声威赫赫。难近母其实是印度教雪山女神的化身之一,身兼两职,既是湿婆的妻子,又是印度教一个独立的、地位很高的降魔女神,更是性力派崇奉的主神之一。所谓“性力派”,是印度教三大派之一,主要崇拜难近母、时母、吉祥天女等女神。性力派的主要教义认为,这些女神从男神那里得到的性的力量,是宇宙万有创造和诞生的本源。他们有自己的经典,叫Tantra,很古老,据说有六十四种,很多已经失传了,残存的多是七世纪的产物。性力派的主要仪式有牺牲(包括人祭,即用人做祭品)、轮座(男女杂交)、特殊的瑜伽、魔法四种,但反对种姓制度和寡妇殉葬制度,分为左道和右道两派。左道不受成规定限制,右派的活动则比较正规和公开。突伽天神形象威严,甚至可以说是狰狞恐怖:她身穿红色法衣,坐骑是狮子或者老虎,手有八只、十只或十八只不等,拿着各种兵器,里面一定有一只长矛或者一条毒蛇。至今在孟加拉地区每年春、秋两季都要祭祀她,而祭祀的日子则是当地最热闹的节日,举国同欢。当然,人们不会再拿活人来献祭了。而玄奘到达印度的时候,恰恰是这个教派在印度比较兴盛的时候。这些强盗既然信奉突伽天神,那一定要在秋天找个人杀了,取其血肉来祭祀。

和一起被捕的其他同伴相比,玄奘面临的危险特别严重,这是为什么呢?首先,强盗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算不上正当行业,他们对祭祀往往特别看重。而且就人祭而言,他们这个行当有着特殊的便利,经常能抓到人。在信奉突伽天神的这伙强盗看来,杀一个活人祭神,或许可以抵消他们的罪过,说不定还能积累他们的功德。其次,根据《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的记载,这些强盗抓住玄奘等人时这样说道:“我等祭神时欲将过,不能得人。”原来那个时候是夏末秋初,正好是例行杀人来祭祀突伽天神的时候,而这些强盗却还没抓到合适的人,眼看祭祀的时间就要过去了,不祭当然是罪过。在古代印度,祭祀是有严格的时间规定的,过了以后就不能再补了,所以这些强盗的心情很迫切,抓到了那么多人,既抢到了很多财物,还能解决祭祀所需要的人牲问题,自然很开心。第三,这个人牲并不是谁都能充当的,因为突伽天神对人牲很挑剔,对人的相貌、身材、皮肤都有要求,这些强盗因此“每年秋中觅一人质状端美”,才能供给天神,所以相貌出众、又白又嫩的玄奘在这八十多个人里一定是非常出挑,一下子就被这些强盗看中了,高兴万分,觉得“今此沙门形貌淑美,杀用祠之岂非吉也”。

[果然,这些强盗选中了玄奘,把他单独拖了出来。玄奘所做的努力都失败了,强盗们的祭祀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这一次,玄奘觉得是在劫难逃了,正准备念着经化灭……]

在这种情况下,玄奘当然不会束手待毙,也没有放下尊严苦苦哀求,而是冷静地用一种出乎意料的方式劝说这些强盗:“我这样污秽、丑陋的身躯,竟然可以充当天神的祭品,我实在是很荣幸、很愿意的。但是我远道而来礼佛,求经问法,我的心愿还没有达成,施主们现在就把我杀了,恐怕不太吉利吧?”(以奘秽陋之身得充祠祭,实非敢惜。但以远来,意者欲礼菩提像耆阇崛山,并请问经法。此心未遂,檀越杀之恐非吉也。)作为一个佛教徒,玄奘此时并没有去指责崇奉突伽天神的性力派杀生行为,这样肯定会进一步激怒这些突伽信徒。在如此危急的关头,聪明的玄奘首先肯定了对方的宗教信仰和祭祀行为,说做人牲的这个要求也没有什么不对的,但我实在不够格,况且我求法的目的还没达到,还不是一个圆满的人,所以不吉利。但不幸的是,玄奘的努力完全没有奏效,没能打动那些强盗。同行的人中有人苦苦地为玄奘哀求,甚至有人要代替玄奘献祭,但这些强盗只认准了玄奘。

杀人祭天的行动一板一眼地开始了。这是神圣的祭祀,自然有一套严格的规范。强盗们派人先去恒河取水,一般来讲先要把长途跋涉的玄奘洗洗干净,然后在树林里平整土地,建起一座坛来,再用和好的泥抹平。祭坛准备好了以后,两个强盗拔刀在手,把玄奘拖上祭坛,准备开刀祭天。玄奘马上就要成为突伽天神的祭品了,而脸上居然毫无惧色,非常平静,这让强盗们暗暗诧异。实际上,玄奘这次确信自己难逃此劫,于是不再去做任何徒劳的努力了,他对这些贼说:“请你们稍微给我点时间,不要逼迫过甚,容我安心欢喜地自己化灭吧!”(愿赐少时,莫相逼恼,使我安心欢喜取灭。)在自己的生命行将结束的那一刻,虔诚的玄奘就安坐下来,一面念诵着弥勒菩萨,一面发愿、将一切置之度外了。

眼看着玄奘被强盗拖上祭坛,他的那些同伴也已经绝望了,觉得玄奘肯定难逃此劫,而且他们一定会觉得,其实玄奘是替他们中的某一人或者某几人去死的。带着这么一种心情,这些同伴放声大哭,哀声一片,他们想用自己这种悲痛的心情来为玄奘送行。同伴的哭声,当然打动不了一心急于完成自己神圣宗教使命的强盗,他们正一步步按照突伽女神的祭祀程序,来进行这一次杀人祭神的活动。

[在这样的紧要关头,玄奘为什么会念诵弥勒菩萨,而不念诵观自在菩萨呢?念诵这个弥勒菩萨,又给玄奘带来什么样的好运呢?他能逃过这一劫吗?]

(二)
在一切努力都不起作用之后,玄奘抱定了必死之志,安坐下来,一面念诵着弥勒菩萨,一面发愿。那么在这个时候,玄奘为什么念诵的是弥勒菩萨呢?实际上,就在自己生命行将结束的那一刻,玄奘心里牢记的还是他西行求法的最终目的——求得《瑜伽师地论》,而这部经相传正是由弥勒菩萨口授的。所以在这个当口,玄奘念诵弥勒菩萨是希望自己在此世的生命结束以后,能往生在弥勒菩萨身边,学习《瑜伽师地论》。所以他念诵弥勒菩萨是有道理的。

与此同时,玄奘还在默默地许愿。我们知道佛教徒追求的一个境界是解脱,解脱就是跳出轮回,摆脱轮回的苦难,不再投胎,但是玄奘许的愿却恰恰与此相反。玄奘许愿,学会了《瑜伽师地论》以后,还要降生在人世,带着自己从弥勒菩萨那里学到的《瑜伽师地论》,来教化正在杀害他的这批强盗。这充分体现了一个大乘高僧无比宽广的胸怀。玄奘发完愿,就一心一意地进入了入定的状态中,他想自己化灭,把自己的心神收摄起来,这个时候他已经感觉不到身边的事情了。他入定的时候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忘记了这些强盗,忘记了正举在他头顶的屠刀,他觉得自己在攀登苏迷卢山(就是须弥山),隐隐约约看见了在庄严的莲花宝座上端坐的弥勒菩萨,菩萨周围围绕着许多天上才有的人物。当然,在我们看来,这显然是一种幻觉,但我个人相信,这是玄奘这样一位高僧,在那个时候非常切实的心理写照。正在这些强盗要开始下刀的时候,《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又用了四句十六个字,来描写了一幕突发的场景——“黑风四起,折树飞沙,河流涌浪,船舫漂覆”。

我们知道,恒河是多沙的,在印度,在佛教史上形容数量很大的一种说法叫做如同恒河沙数,就是数量大到像恒河里的沙。当时的情景就是,狂风把恒河岸边的沙子都吹起来了,树也吹断了,而平静的恒河在此时突然涌起滔天巨浪,强盗们所乘坐的船,漂的漂,翻的翻。这一幕恐怖景象的突然降临,让强盗大惊失色,赶紧放下了屠刀。有宗教信仰的人,对自然界的敏感程度和我们是不同的,他们相信,自然界显现的东西和人间是有某种关联的,这就类似于我们儒家传统文化中“天人合一”的观点。于是强盗赶紧就问依然在嚎啕大哭的玄奘同伴,玄奘是何方神圣,他们隐隐约约觉得,这个被他们选择的“形貌淑美”的法师,可能是大有来历的。玄奘的同伴听到强盗这么问,赶紧回答,说是从唐土来求法的就是这个僧人。那个时候玄奘的声名已经在一路上传播开了,因为这在当时毕竟是一种国际行为。一路从支那唐土来求法的僧人就是这位法师啊,那就等于告诉强盗,如果杀了玄奘,那就是无量大罪啊!再看看现在突如其来的狂风巨浪,天神已经发怒了,还是赶紧放下屠刀,忏悔为好。就这样,玄奘的同伴利用强盗的犹豫、迷惑和惊恐,开始了拯救玄奘的举动。

这些强盗是特殊的强盗,他们都有非常虔诚的信仰,不然他们不会那么急切地、认真地去选择一个祭品。一看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他们也觉得一定是自己的突伽天神不允许他们用这位支那的法师祭神。于是他们一个个叩头如捣蒜,“相率忏悔”,他们在这一刻,看到了玄奘身上的一种神性,觉得这位法师一定不是普通人。

这时候突然出现了极其怪异的一幕。底下那么多强盗在那儿磕头,不停的请求忏悔,而玄奘在这个临时搭起的祭坛上却毫无反应,端坐不动。高僧自己坐化,就是打着坐圆寂,这种情况是不少见的,难道这时玄奘已经化灭了吗?

面对端坐不动、毫无反应的玄奘,强盗心里真的害怕了,因为如果玄奘化灭了的话,那对于这些强盗来讲是一个天大的尴尬事情:祭神没祭成,可因为他们的行为,却导致一位重要的、有影响的法师化灭了,那对于强盗来讲是怎么都没有办法接受的一件事情。所以强盗是真的发急了,史籍记载有一个强盗就战战兢兢、哆哆嗦嗦地爬上祭坛,去“触”玄奘。他不敢使劲晃,因为他觉得这已经是个有神性的人,但他又想知道玄奘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化灭,于是就轻轻地去“触”玄奘。就这一个“触”字,使强盗的心理、神态跃然纸上,精彩极了。这一触,使玄奘从入定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他睁开眼睛,对强盗说了一句带有点黑色幽默的话:“时至耶?”意思是说:时候到了?是不是该动刀了?我不是说让你别来打扰我,让我自己化灭吗?

强盗们当然顾不上回答,一时间欢欣雀跃:“哎呀,这个法师没有化灭!”同时,惊喜万分的强盗又赶紧忏悔:“不敢不敢,哪里还谈什么时间到不到,我们哪里敢杀害师父您啊!师父您不是一般人,请接受我们这些人真诚的忏悔吧!”强盗不停的磕头,玄奘坦然地接受了他们的忏悔,并且还利用这个机缘对他们说法,告诉他们一些浅显的佛学道理。一个伟大的高僧,不仅善于利用一切可能来学习、完善自己的佛学修养,同时也非常善于利用一切机缘来宣扬佛法。玄奘真的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他的智力水平、聪明程度,和对情况的判断,真是了不起啊!刚开始这些强盗要杀他的时候,玄奘对他们崇拜的神丝毫没有指责,只是强调自己的形象好像不合格,那么按照这个说法,玄奘还是非常高度评价这位天神的。而此时,玄奘看机缘到了,他就明确地表示,你们现在做的事情是不正当的:杀人不正当,抢劫不正当,祭祀不正当的神也不正当。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玄奘公开地表明了自己对突伽天神的看法。你们做这些不好的行为,将来是要受报应的,你们何必用这短暂的今生今世来种下无边无际苦难的种子呢?玄奘用了四个字来形容今生今世的短暂:“电光朝露。”玄奘对这些强盗讲,我们这些人在这个世间过的这一生,其实就像闪电、露水一样,是稍纵即逝、转眼即过的,应该好好珍惜这一生。这些不久以前还凶神恶煞般把抢劫当做职业,把杀人当做祭祀的手段,把突伽天神奉为自己最正当、最伟大神的这些强盗,完全被玄奘所折服,赶紧磕头,向玄奘谢罪:“这都是我们不分是非,做了不应该做的事,如果不是遇到了师父您,我们哪里有这个机缘,来明白我们的错误呢?我们发誓,今后再也不作恶了,请师父您给我们做一个见证。”(某等妄想颠倒,为所不应为,事所不应事。若不逢师福德感动冥祇,何以得闻启诲。请从今日已去即断此业,愿师证明。)于是强盗把他们抢劫用的凶器全部扔进了恒河,从玄奘和同伴那里抢来的东西,当然也一一归还。更妙的是,玄奘利用这个机缘,应强盗所请,为他们授了五戒,也就是说这些强盗在这一刻也变成了佛教的居士,变成了善男子。

这是玄奘在西行求法过程中遭遇的最危险的一次劫难。

 
 
打印版
 
  天功随笔
  大家谈天功
  求索之旅
  百家之言
 
 
 
首页 天功简介 启示录 功法与修练 救地球之声 谈天论地 天功动态 服务与联络
宇宙大同天功网是独立的灵性修炼网站,所发布的消息和评论仅供读者参考。欢迎投稿。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欢迎链接、转载天网内容。转载时须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