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谈天论地 / 百家之言 / 三寸小人真实记录
 
三寸小人真实记录
 
(发布时间2010/11/6)
 

除了巨人的传说外,小人也在世界各地的传说故事中出现。《格列佛游记》中最有趣的故事要算是格列佛在小人国和大人国旅游了。在小人国,人、畜、植物等一切物体的尺寸都只有我们的1/12。而大人国则恰恰相反,所有物体的尺寸是我们的12倍。现在看来这些都不是天方夜谭。

墨西哥发现五千年前的12公分高的成年小人骨骼

柏林大学的法兰兹博士在调查墨西哥中部附近的洞窟时,挖掘出一些奇怪的东西。他最先发现地面有一个奇怪的图案,便试着往地下挖。这一挖可不得了,竟挖出了一些小小小小的生活用品,还有一些小小小小的装饰品,看起来就像玩具一样。挖到最后,终于出现这些东西的主人,一个小人。这一具骸骨约12公分高,重要的是,这绝对不是一个小孩子的尸体,因为骨骼的样子已经是成人。经科学家研究,证实其年代约在五千年前。

中国古籍里关于小人的记载(一)

中国清朝乾、嘉时期位高望重的学者、官至礼部尚书的纪晓岚,在其所著《阅微草堂笔记》一书中,有二则关于小人的记载。该书是综述平生见闻而成。因当时纪晓岚以学问文章名重天下,曾主纂《四库全书》,故其记事具可信度。

其中一则关于小人的记载编在该书卷三《滦阳消夏录三》。书中描述了在乌鲁木齐(今迪化县),经常看到身高只有尺许的小人,男女老幼都有。每到红榴树开花时,这些小人便折下榴枝,编成小圈戴在头上,成群结队唱歌跳舞。他们的声音细如鹿鸣,悠扬婉转。有的小人会偷偷走到朝廷驻军的帐篷内偷窃食物,如不小心被抓到,就跪在地上哭泣。若把他们捆绑起来,就绝食而死。假如把他们放了,他们也不敢马上跑开,先慢慢的走数尺远,回过头来看看。若有人追骂他们,马上又跪在地上哭泣。否则便慢慢走远,到了差不多追不上的距离时,就迅速遁入深山中。

清军始终找不到这些小人的居处,也不知他们如何称呼,因为小人喜欢戴红榴,便称之为“红榴娃”。当时丘县(今河南省辉县)丞天锦,奉派巡视牧场,曾抓到一个小人,将他带回去,仔细端详,他们的胡须和毛发都和我们平常人一样,可见不是木魅或山魈之类的妖怪。

另一则小人的记载编在该书卷十八《姑妄听之四》,是清军守将吉木萨描述的。吉木萨说他曾追山雉追到深山中,看到悬崖上好象有人,便越过山涧前往查看,在离地四五丈的地方,看到一个脸上和手足长满寸许长黑毛的人,身着紫色的毛披风,与其对坐烤肉的是一位面貌姣丽、蒙古人样打扮的女子,这位女子没有穿鞋,身着绿色的毛披风。旁边有四五位黑毛人在服侍,他们仅有小孩儿大小,身无寸缕,看到人就嬉笑,说的话既不是蒙古话,也不是其它的方言,如鸟叫,完全听不懂。看此情形,他们并不象妖物,吉木萨就对他们行礼。忽然,从崖上扔下一物,一看是熟的骡肉半肘。就又行礼谢他们,二人皆摇手谓不用谢。那骡肉足供三四日食用。 吉木萨后来与牧马人一起重寻旧迹,却找不到了。

出现在四十年代的碳黑小人

《求知世界》报十七期罗桂生《两个小黑人是何种生物?》一文中说:我家住在广西漓江畔,离桂林不远,记得四十年代的一天中午,我端着饭碗边吃边玩,突然在屋后晒短裤的长凳上,看见从布下走出两个“小黑人”,它们约一寸高,与人体比例相似。全身碳黑,似无穿衣,直立行走。它们走到凳子中央,朝我站着。我举起筷子,它们一齐高举双手。阳光把它们小手指照得清清楚楚。我害怕得很,随手拾起一块石头就朝它们扔去,然后立即跑回屋叫大人出来看,但两个“小黑人”已无影无踪了。

长三寸的勒毕国人

汉朝郭宪的《别国洞冥记》中载:“勒毕国人长三寸,有翼、善言语戏笑,因名善语国。常群飞往日下自曝,身热乃归,饮丹露为浆,丹露者,日初出有露汁如珠也。”郭宪记述勒毕国人文字较少,但仍略窥一斑,其于日下自曝,身热乃归,摄取太阳能量,似与面日月练功的现代气功师灵性相通,只能说明,同归一道也。

中国古籍里关于小人的记载(二)

宋代编的《太平广记》第四百八十卷和第四百八十二卷都记述了一些关于小人的记载:

1.西北海鹤民国

西北海戌亥那地方,有个鹤民国,人身高三寸,但日行千里,步履迅急如飞,却常被海鹤吞食。

他们当中也有君子和小人。如果是君子,天性聪慧机变灵巧,每每因为防备海鹤这种祸患,而经常用木头刻成自身的样子,有时数量达到数百,把它们放置在荒郊野外的水边上。海鹤以为是鹤民,就吞了下去,结果被木人卡死,海鹤就这样上当千百次,以后见到了真鹤民也不敢吞食了。

鹤民大多数都在山涧溪岸的旁边,凿洞建筑城池,有的三十步到五十步长就是一座城,象这样的城不止千万。春天和夏天的时候,鹤民就吃路上的草籽,秋天和冬天就吃草根。到了夏天就裸露着身体,遇到冬天就用小草编衣服穿,也懂得养生之法。

2.人腊

李章武有一个用活人腊制的“人干儿”三寸多长,脑袋、大腿、胸脯都完好无损,眉毛眼睛也很分明,说那就是古代传说中的矮人国──僬侥国的人。

3.堕雨儿

魏时,在河间的王子充家,下雨的时候,有八九个小孩随着雨落到院子里,高只有五六寸左右。小孩们自己说,家在海的东南方,因遇到大风雨,被刮到这里。跟他们谈话,觉得他们颇有知识,所说的事情都象史书上所叙述的那样。

中国古籍里关于小人的记载(三)

(一)《山海经》里关于小人的记载

《山海经——大荒东经》记载“有小人国,名靖人。”

《山海经——大荒南经》记载“有小人,名曰焦侥之国”。又写道:“有小人,名曰菌人。”

《山海经——海外南经》记载“周饶国在东,其为人短小,冠带。”

(二)《搜神记》里关于小人的记载

《搜神记》卷十二记载:“王莽建国四年,池阳有小人景,长一尺余,或乘车,或步行,操持万物,大小各自相称,三日乃止。”并同时记载有一种小人叫“庆忌”,写道:“庆忌”者,其状若人,其长四寸,衣黄衣,冠黄冠,戴黄盖,乘小马,好疾驰。

(三)《列子》里关于小人的记载

《列子-汤问第五》记载“从中州以东四十万里得憔侥国。人长一尺五寸。东北极有人名曰诤人,长九寸。”

(四)《史记》和《法苑珠林》中关于小人的记载

《史记-大宛列传第六十三》括地志云:“小人国在大秦南,人才三尺,其耕稼之时,惧鹤所食,大秦卫助之,即焦侥国,其人穴居也。”

《法苑珠林》一书,广罗众多的佛教经论和外典俗书,向来被视为佛教百科全书。《法苑珠林-卷八》引外国图云:“焦侥国人长尺六寸,迎风则偃,背风则伏,眉目具足,但野宿。一说,焦侥长三尺,其国草木夏死而冬生,去九疑三万里。”

这里将小人说成“长三尺”,但又说“惧鹤所食”互相矛盾,因三尺虽短,也应不用怕任何鸟类吞吃,其它书中所载焦侥国人都只有数寸高,可能因为《史记》和《法苑珠林》的作者要写一部权威性的书籍,而数寸高之人实在太不可思议,因而写成三尺。

(五)《山海经海经新释卷一》里关于小人的记载

《山海经海经新释卷一》记载“齐桓公猎,得一鸣鹄,宰之,嗉中得一人,长三寸三分,著白圭之袍”。

(六)《南村辍耕录》里关于小人的记载

《南村辍耕录》是元朝的陶宗仪所写。其第十四卷中说:当时有个人在卖小人人腊(干尸),他(陶宗仪)借來一瞧,见那小人身长只有六寸多一点,但一切特征跟人无异,连小便都有。相传这小人是几年前外国贡献的,小人死后,才从背后剖开,挖去內脏,经过充填、縫合、烘干成的。这种外地贡上的小人,《汉武故事》就说过:以前东郡有人送过一个七寸短人,还名叫“巨灵”。

(七)《新齐谐》里关于小人的记载

《新齐谐》是袁枚(1716-1798)所写,又名《子不语》。袁枚是清代诗人,乾隆进士,曾任江宁、溧水等地知县,政绩卓著。

《新齐谐》第九卷记载道“乾隆四年,山西蒲州修城,掘河滩土,得一棺,方扁如箱。启之,中有九槅,一槅藏二人,各长尺许,老幼男妇如生,不知何怪。”

这么多中国古籍里都有关于小人的记载,足以证实小人曾在地球上生存。

俄罗斯乌拉尔地区发现的奇怪生物是外星人

1996年,俄罗斯乌拉尔地区发现一个奇怪生物——它的身高只有25厘米左右,洋葱头似的脑袋上长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嘴里能够发出“吱吱”的响声……没有多久,这个小东西就死去并且变成了一具木乃伊,随后发生了一系列与之相关的怪异之事。过去10年里,俄罗斯学者对这个“乌拉尔怪物”进行了多次研究,试图揭开其真实“身份”。而最新结果显示,它的身份中含有“外星基因”。

老妇捡个“怪物儿子”

1996年夏季,俄罗斯乌拉尔地区的车里雅宾斯克州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甚至引起世界关注的“大事”——位于该州西北部的克什特姆市卡利诺沃村发现了一个“怪物”,也就是后来所谓的“乌拉尔外星人”、“克什特姆小矮人”。

一切始于1996年8月13日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据卡利诺沃居民回忆,他们村有位名叫瓦西里耶夫娜?普罗斯维琳娜的老太太,由于孩子不在身边,她孤身一人居住。那天晚上,74岁的她正在休息,突然接到一个“心灵感应指令”,让她立即起床到附近树林的墓地去。

人们对“心灵感应”的解释很简单:普罗斯维琳娜精神有些问题,并且平时经常到墓地去收集鲜花。但奇怪的是,她确实找了传达指令的“人”——一个身高只有25厘米、长着两只大眼睛的小东西,正从墓地中望着她。

与其说这是个人,倒不如说是一个既有点儿像婴儿、又有点儿像某种小动物的东西——脑袋下圆上尖,就像分成四瓣的洋葱,由下向上合到一起,并且形成一个尖顶;嘴没有嘴唇,只是一个小洞;身上没有衣服,而是覆盖一层皮毛;长长的手臂上,长着锋利的爪子……

可怜的小东西不会说话,只是哀怨地发出“吱吱”声。于是,普罗斯维琳娜老太太心疼地把“他”带回了家,并像对待“儿子”似地对待、喂养“他”,还给“他”取了个名字——阿廖申卡。第二天,老太太逢人就说,自己在树林里捡了个儿子。

老人的儿媳塔玛拉有幸亲见了这个不同寻常的小生命。她回忆说:“丈夫谢尔盖当时正在坐牢,我每周都去看望婆婆一次。那天,我又照常去看她。当我准备把带来的东西放进厨房时,突然听她说‘该喂孩子了’。我当时在想,她准是又犯精神病了,这种情况以前经常发生。”

然而出乎塔玛拉意料的是,她看到床上有个小东西,而且正发出吱吱的叫声,更确切地说是在吹口哨,小嘴儿努成筒状,鲜红的舌头轻微颤动,还有两颗小牙清晰可见。

“我仔细看了看他,感觉并不像个孩子——褐色的脑袋,灰色的身体,皮肤没有纹理;眼睛大大的,但是没有眼皮,瞳孔一会儿放大、一会缩小;他没长耳朵,只有两个小洞;肚皮光滑,没有肚脐;手脚细长,小腿儿整齐地叠放着;‘他’没有生殖器,因此分不出性别。”

塔玛拉问“这个怪物是从哪来的”,婆婆回答说是从树林里捡的。她往小东西嘴里放块硬糖,“他”立即开始吸吮起来;用小匙喂水,“他”也喝了下去。“我当时想,这只是个小动物。”

塔玛拉的母亲加琳娜也见过活着的阿廖申卡。她说:“我也经常去普罗斯维琳娜家。她脑子有病,儿子又在坐牢,因此我有空就去看她,给她带些生活用品,帮着整理一下家务。她虽然有病,但从来没有恶意,也能照顾自己。”

那天,加琳娜又去看亲家母,突然听到另一间屋子里好像有小猫在叫,于是就问:“你是不是养猫了?”普罗斯维琳娜回答说:“没有,是个小孩儿。”“什么小孩?”加琳娜惊讶地问。“阿廖申卡,我在树林里捡的。来吧,我让你看看他。”

加琳娜跟着亲家母来到隔壁房间,看到床上横放着一个小布包裹。“普罗斯维琳娜打开包,我看到一个古怪的东西!起初我还以为是幻觉,揉了揉眼睛再看,他仍然在那里。我大着胆子走到近前,看到他也在看我,而且还吱吱叫着,就像地里的黄鼠,只是声音小了些。”

加琳娜发现,阿廖申卡没有下腭,只有一层薄皮。普罗斯维琳娜给“他”吃小块乳酪,“他”先是吸吮一会儿,然后就咽下去了。加琳娜还注意到,“他”的身体散发出一股甜甜的、有点像是花露水的味道。

据加琳娜回忆,阿廖申卡存活了大约三周,或者更长一段时间,而“他”的死完全出于意外。她说:“我认为‘他’应该是饿死的。普罗斯维琳娜后来犯病被送进精神病院,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碰巧塔玛拉当时去了外地,而我也没时间去她家照顾‘他’。那时又有谁能想到,这个怪物对科学研究有这么大的价值。”

“克什特姆小矮人”引起关注

阿廖申卡活着的时候,并未引起人们的多大注意,村里人虽然知道普罗斯维琳娜捡了个“儿子”,但是都没有多想,也没有人向警方报告;按照她儿媳塔玛拉的话: 如果阿廖申卡真的是个小孩,自然应该向警方报告;但它只是个不为人知的小动物,因此也就没有这个必要了。直到当地一名警察偶然发现了阿廖申卡的尸体,“他”曾经存在的事实才引起各界的关注。

叶夫根尼●莫基乔夫大尉是克什特姆警察局调查员。他在调查一个电线盗窃案的过程中,认识了当地一个叫弗拉基米尔●努尔季诺夫的人,此人后来向他透露自己有个外星人遗体。莫基乔夫当然不相信这是真的,于是他就拿来一个布包,当场把遗体展示给莫基乔夫看。

努尔季诺夫告诉莫基乔夫,自己是从普罗斯维娜家搞到这东西的,他早就知道老太太家有个阿廖申卡。在老太太精神病发作被送进医院后,他想起那个奇怪的东西还被留在家,于是就去找“他”,结果发现“他”已经死了,尸体上还爬满了蛆。他把蛆弄掉,用酒精清洗,然后放在太阳下暴晒。很快,阿廖申卡就成了一具木乃伊。

莫基乔夫意识到事情很重要,就要求努尔季诺夫不要告诉任何人,并且让他保管好尸体、别转交给任何人。回到警察局后,他把此事告诉了搭档弗拉基米尔●本德林少校,后者开始对这个案子展开刑事调查。其间,还把尸体放在布上拍照存档。

此后,包括病理解剖学家、基因学家在内,很多专业人士陆续加入到调查中,他们对尸体进行鉴定后都相信:这绝对不是人的尸体。无论是骨架还头骨情况,都与人类完全不同。

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阿廖申卡越来越多的秘密被发掘出来,有关“他”是外星人的说法也不胫而走,并且在国际范围内引起轰动。专家们已对尸体进行了五轮实验室鉴定,最近一次由莫斯科法医鉴定研究所完成,结果令人震惊。

“太空探索”人文科学中心协调员瓦季姆●切尔诺布罗夫说:“我们从这个生物的DNA样本中发现一个基因,它和人类或类人猿的基因完全不同。目前实验室中没有任何和它类似的基因,专家们此前也从来没有见过拥有如此长DNA分子的生物。”

为了证明阿廖申卡确实就是外星人,“太空探索”中心专家对发现“他”的地点周围进行了仔细考查。经过一番努力之后,终于取得了突破性成果——他们在附近一个水库淤泥下6米深处,探测到一个椭圆形金属物体,这个物体与人们常说的飞碟极其相像,类似的不明飞行物世界各地都有发现。

“太空探索”者们为了证实这个发现,后来又用声纳对水库底下进行了几次探测。不但发现不明物体没有消失,还确定了它的大小和形状;而且,探测过程还记录到,物体内部有一些阴影。

研究者不禁产生疑问:难道里面渗进淤泥了?他们后来还发现,不明物体里面有某种非金属制成的东西。在整个探测过程中,一个大胆的想法让探测者们心跳加速——或许,这就是阿廖申卡当初乘坐来到地球的太空飞船?

“木乃伊诅咒”频频发生

就像当年参与古埃及法老图坦卡蒙墓发掘考古学家纷纷遭遇“法老的诅咒”一样,与阿廖申卡及其木乃伊有过关系的人,也先后遭遇“木乃伊诅咒”。

首先遭殃的是发现并养育过“他”的普罗斯维琳娜。在阿廖申卡死去几年之后,老太太在一次离奇车祸中死亡。有目击者回忆说,那是1999年8月5日晚上,她好像再次听到“心灵感应”的召唤,于是顾不上穿鞋,只穿着袜子就走出家门。邻居们还看见,两辆汽车就像剪子把一样,同时冲到老太太站立的地方。

曾经研究过阿廖申卡现象、仔细调查过其发现地的俄罗斯科学院院士马克●米利希克,在返回莫斯科后身患重病,最终死在医院里——他的心脏在深夜突然停止跳动;

利用包裹过阿廖申卡尸体的布料对其进行DNA检测的瓦季姆●切尔诺布罗夫,4年后也进了医院——他在街上行走时双脚突然不听使唤,尽管最终康复,但是医生解释不了他的发病原因。

莫斯科法医学协会的专家最近对一个25厘米左右的神秘生物尸体进行了第五次DNA鉴定。俄罗斯科学家瓦迪姆●切尔诺布罗夫宣称,这具生物尸体不属于任何已知生物,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拉长的DNA分子。这具尸体被人们称做“乌拉尔外星人”。

尸检专家认定是新生命形式

基什蒂姆镇医院疾病解剖部主任萨摩希金对神秘生物进行了彻底的尸检。萨摩希金惊人地宣称,它既不是人类的尸体,也不是任何动物的尸体,而是一种新的生命形式的尸体。萨摩希金博士说:“这个生物绝对不属于人类,这个生物的头盖骨比人类少了两根骨骼,此外它的其他骨骼结构也和人类不同,这些差异并不像是先天畸形。”

拥有独特拉长的DNA分子

俄科学家先后对这具“神秘生物尸体”进行了5次实验室鉴定,希望能通过DNA样本查出它的来龙去脉。最近一次DNA鉴定是由莫斯科法医学协会的专家实施的,结果令人震惊。俄科学家切尔诺布罗夫说:“我们从这个生物DNA样本上发现的一个基因,它和人类或类人猿的基因完全不符。目前我们的实验室中没有找到任何和它相配的基因。专家们此前从来没有见过哪种生物,会拥有这样拉长的DNA分子。”

 
 
打印版
 
  天功随笔
  大家谈天功
  求索之旅
  百家之言
 
 
 
首页 天功简介 启示录 功法与修练 救地球之声 谈天论地 天功动态 服务与联络
宇宙大同天功网是独立的灵性修炼网站,所发布的消息和评论仅供读者参考。欢迎投稿。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欢迎链接、转载天网内容。转载时须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