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谈天论地 / 求索之旅 / 浙江大学118位教授谈天功(选录)
 
浙江大学118位教授谈天功(选录)
 
吕英(发布时间2006/1/3)
 

我是一名大学化学教授,长期从事化学教学、科研和指导硕士研究生等工作。

1991年前,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气功盲”。那年5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报名参加了由陈乐天大师亲授的中国天功(91)第二期健身班。学功没几天,身上患的严重的颈椎病、腰肌劳损、胃病就不翼而飞了,这使我大为震惊。不久,我又听几位功友介绍,他们在陈乐天大师发布“辟谷”信息后,有的几天、几十天、几个月不吃饭,甚至不喝水。一位姓吴的功友,“辟谷”43天还去黄山旅游,上山很轻松。还有一位功友介绍说:她用一枚天徽给南京的病危父亲调理,结果她的父亲真的脱险并可以进食了。在几次大型带功报告会上,陈乐天大师几句天语就可以使-些高位截瘫病人当场站立起来行走。

事实是科学研究的依据,目前科学还无法解释的特异功能,不等于不存在,更不是“迷信”,而是有待于开拓的新的科学领域。今天“不可思议”的特异功能,明天将成为很好理解的常见功能。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认识过程。耳闻目睹,我信服了天功,决心跟踪观察天功。于是,我一口气学到飞天功激发神通班结业。在飞天功班上,陈乐天大师发布超时空高能信息时,学员出现了定身、神力、开天目、开天耳、天语、辟谷功等特异功能,都是铁的事实。600多人的飞天功学习班,有94%的学员接收到陈大师超时空神力信息,产生神力功能。学员们回家后,只要与陈大师进行心灵沟通,也会产生定身、神力、辟谷等种种特异功能。这充分说明陈乐天大师提出的超时空高能信息是客观存在的,地球人宇宙化是可能实现的。

在天功的修炼队伍中,有大批高级知识分子。譬如浙江大学,近年来就已有数百名副教授以上的高级知识分子参加了天功修炼。他们形成了一个奇特的功友群,其中有德高望重的老科学家,有年富力强的中青年学者。他们相信科学,反对迷信。虽说各人的体验不尽相同,都在科学的天平上,对天功功理的科学性和功效的神奇性作出了一致的判断。几位著名科学家还成了天功的科学顾问。我国某名牌重点大学副校长,一位著名的中年科学家在1300多人的天功激发神通班上,面对全体学员谈了自己的感受:“通过修炼和观察,我有两点感触:一是天功功理的严密性、完整性、深刻性大大提高,在科学化方面有了相当大的进步;二是天功在异能激发方面有了惊人的发展,这是非常了不起的,特异功能激发实际上是人体优化工程的一个方向。而科学化和工程化正是一门科学即将形成的两个非常正确的方向。朝这两个方面发展,天功必定迎来一个光辉灿烂的未来。我认为,以天功目前所积累的资料,所取得的成果,所达到的理论水平和实践水平,完全有资格申请国家自然科学研究基金。钱学森教授曾说过,如果中国要获得诺贝尔奖,气功科学很可能就是一个开端。我祝愿天功在中国获得诺贝尔奖的征途上起开路先锋的作用。”

下面是我从浙江大学数百名高级知识分子的学功体会中所辑取的一小部分,从中我们可以窥见天功的科学、神奇和科技工作者的严谨、真诚。

侯教授:
接收陈大师开天目信息后,闭眼能看到五彩“珠帘”、亮光、人像和田野图像,人眼,有大眼、小眼。1991年7月21日听陈大师的带功报告,开始身上有热感,右腿第四、五趾有刺痛不适感,听完报告后,似乎视力清晰些,血压从140一150/80-90降至114/75。

在陈乐天大师发布纯阳神力功信息时,我在与对手扳手腕时感觉有神力功效应;练功采气后自感精神爽,脚步轻松。

1991年9月27日,右手肘肌筋扭了,原预料次晨会更痛,我试用陈乐天大师的风雷掌照片,隔夜痛缓解,灵验!

我很赞赏陈乐天大师倡导的天功所奉行的原则和学习态度,练功先修德是中国文化所特有的风采。人体有许多问题现代科学还不十分明了,但也不能说是“迷信”,应持慎重态度。因此,不要轻易下结论,不要轻易否定。只有尊重事实,对事实先唯象地观察和汇集、分析,从个性中找出共性,得到结论,这是完全科学的方法。我相信坚持实行下去会得出科学成果。

对气功中所谓“气”的概念,我虽不甚全面领会,但我能理解有“场”的存在。例如,既有生物电(科学上已证实),也就必须有磁场,以及能量可凝聚成类似于激光的可能等等。

徐副教授:
我认为天功是一门新科学,是继承发扬中华民族文化精神,并吸收其它文化精神所开创的一门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

我在学(A)一、二部功后,自己原来的一些病症感觉有好转,病痛明显减轻,脸部气色也比学功前好多了,而且四肢觉得有精力有活力。

陈大师在飞天功班讲课教功中所显示的功力(纯阳神力功、灵吉定身功),亲眼所见,亲身感受到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也是令人难忘的。

通过气功开发智力,“超越医学”,对国家文化科学技术事业的发展具有深远的意义。如果简单地把学气功中出现的神奇现象,归于封建迷信,无疑是错误的。同样,对这种神奇现象不引起足够重视,不认真实践,研究探讨,促其发展,也是极为错误的。必须站在正确的立场上,以正确观点和方法加以研究。当然,铁的事实胜于雄辨,是最有说服力的权威。

为了使天功为气功事业起更大作用,迎接2l世纪的气功事业发展,推进科学发展,现在做好气功的普及是及时的、重要的,应该充分认识到它的紧迫感,通过普及达到提高,离开普及就谈不上提高,但只有在提高的情况下,才能进一步普及、发展、促进各项事业,真正显示出它是一支重要力量,是我国国宝在新时代条件下的继承与发扬。

曹副教授:
我学习了天功的飞天功,明显地感到有神力功,一接到陈大师的神力功信息后力气就大增。另外,平时骑自行车也比以前轻松得多。

我亲眼看到功友们出现了许多特异功能及各种明显的功效,这是铁的事实。

经过听课、练功,觉得有些过去一直认为是“封建迷信”的中国传统文化,从气功观点看是有其唯物的一面,对它们再不能太武断,太自以为是了,应努力摆脱现代科学观念的精神束缚。

天功中的有些观点,我觉得较新颖,更富有科学精神,更接近气功科学真谛。

对宇宙万物是一个统一场的全息论观点,我从理论认识上初步接受,这对正确理解气功的各种奇特现象是强大的思想武器。

学习气功对改善精神有好处,处理那些烦人的事能持比较正确的心态,尽可能克制急躁情绪,较能心平气和地处理,并注意加强自身修养。

林副教授:
天功是一门修心养性和强身的科学。以提高人的素质为目标的天功,主张练功先修德,主张道德修养和助人为乐,这样的倡导,有利于国家,有利于全人类,颇得人心。

吴高级工程师:
在短短的时间里,我从原来对气功几乎毫无了解,一下竟领略到了天功的神奇作用与巨大力量,不由对天功心悦诚服。天功强调修德为本,这是非常可贵的,也完全符合我们社会精神文明原则。

8月30日我参加“长龙掌”测试,发放“外气”将三位功友推动,取得了完全成功。

学习纯阳神力功初步得到成效,灵吉定身功也有很大感受,体会到有极强的压力,并很重。天语能够讲了,“晴天一声雷至刚术”的功法也会运用。殷切期待天功的新功法早日问世。

孙副教授:
陈乐天大师在7月14日开学式上的长篇报告使我受到了很大启发,有些道理似乎很朴素,但细想一下实在奥妙无穷,看似简单自然,实际上非常深刻。陈大师的超时空高能信息所引发的惊人的奇妙效应,是许多人亲眼目睹的铁一般的事实。

学功以后把自己融合到广阔无垠的大宇宙中去,胸襟就会开阔,心情就会开朗,生活也就会非常开心,如今觉得确实好多了,比较轻松愉快,工作效率也提高了,这一点对我而言,就是极大的收获。

张副教授:
我感受到天功对降高血压具有显著的功效。通过练功精力更充沛,工作起来有劲。

7月21日下午听陈乐天大师学术报告做试验时,在闭眼时看到“一线光带”有如“黎明前的曙光”,也闻到“檀香”味。

对于出现的奇特现象,它与人体科学之间的关系,值得科学工作者进行研究和探讨!愿气功为人类造福作出更大贡献。

袁副教授:
深感天功很多奇特现象,确实有待进一步的研究。揭示其内在的、目前尚未被普遍接受的客观规律,这是一个极为广泛、具有深远意义的综合课题,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奋斗。当然这个过程越短,对人类越有利。

罗副教授:
我原不信气功,亲友们所说有关气功的神效,我也半信半疑,劝我学功,我总以不耐心为由将自己拒之门外。

1991年7月28日,陈乐天大师的带功报告使我入了神,周围震耳欲聋的声音,在我听来犹如几里外百来人在幽声谈论似的。会上,陈大师的风雷掌,使我上肢凉风习习,十分爽人,还使我心跳由52次/分升到60次/分。

7月21日,我妻和女儿二人去省人民大会堂听带功报告,转播陈大师的高能信息遥想在家的我手上的囊肿,希望能取得成效,结果我手上的肿块变小变软,那天我妻左乳上的小叶增生也消失了。

第一次练功,突然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热气,几乎袭击了我的整个背部,手尖、臂也有一种胀胀的针刺感。我即悟到我接收到了陈大师的信息了。如此几天,这种感觉重复出现,而且越来越强烈,到了第三天,甚至上肢、头颈与脸面还出现了丝棉缠身之感,收功后我淡淡的想了想涌泉穴,感到有水泡冲上。

我认识到陈大师的信息确是超时空的,只要通过意念就能对自身进行调节,如调电视和广播那样实现了发射、传播和接收的整个过程。

第三天早上脑门处又突然亮了,而且双眼闭得越紧,光越亮,以后做功时均有出现,而且一次比一次强。

我女儿胸口闷痛,我用天徽在她胸前来回转圈约五圈,她就感到热气袭胸,说“真的不痛了”。7月18日下午去看因中风而行动不便的哥哥时,我在他两腿上用天徽调理,他说脚热辣辣的,有针刺感,连声说“舒服”。

经过40天的气功修炼,除强身健体外,也开发了一些特异功能。

我认为人体是至今为止地球上最完美的功能极其齐备的一部机器,它既是一部动力机械,又是一部气功场和它的传递波的发射器和接收器。意识是一只万能开关和调谐器,通过它,可以完成一系列气功场的发射、传播、接收以及实现对人体的控制,并实现能量的转换。

我认为,除努力修炼自我以外,还有义务去探讨气功的科学理论,使气功能更快更好地去为人类服务。

黄副教授:
我能比较快地启动自发功,有时也有各种奇怪声音发出。自发功后,感到这一天的精神比较好。纯阳神力功有时也能够出现,灵吉定身功是局部定住。近年来随着气功的发展,特别在东方,中国气功的蓬勃发展,人们在潜意识激发下,出现许多特异的现象。当然是一部分人,但正在增加。这也是千真万确的,我们很多老师都出现特异功能。应当如何来认识?有许多问题需要我们去研究。

姚副教授:
第一天,我练天基功就有摇晃的感觉,此后一天天加强,出现了笑声,功中无意识地哼歌。今晨更是开怀大笑。8月18日陈大师用“风雷掌”测试时使我站不稳,自然地向圆心移动,而朝陈大师时眼前出现红灯闪闪,后来竟一片红光。

练功后有力气,劳动一整天不感累;以前至少上床20分钟后才入睡,现在一躺到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我右手离腕一寸许,原有一颗皮下囊肿,现已缩小了一半,而且也平了一些。我曾在1956年骑车跌倒在平地上,跌断臂骨。8月18日晚骑车出去又跌倒了,手掌在石子地上撑不住,手肘击在砖块上,倒下时声音很响,爱人以为骨折了,我自己也以为骨头会断,活动一下后,仅仅手腕处扭筋而肿起来,我即把天微握在手中,略觉好转。跌这样重的跤,伤却比以前轻,只一天一夜就好了,真是奇了,我认为是天功的特效。

天功给我力量,我要为天功贡献力量。

陈副教授:
练天功至今,近二十多天时间,每天四点半起床,睡眠时间少了,但精神很好,原来由咽喉炎、颈椎肥大引起的不舒服,在这段时间觉得好了,肠胃最近也好,同事们说我的气色也好多了。我愿为气功科学的发展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也使自己不断长功。

李副教授:
在陈大师发“风雷掌”时,感到站不稳,直觉到背上受力的作用。我现在相信“气场”与“电场”、“磁场”、“电磁场”一样具有能量。从直觉到逻辑(理论逻辑体系)是要经过不断地探索,不断地前进才能达到的。“气功效应”可能会促进一个“某某理论”的问世,从而造福于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

顾副教授:
学天功前,我神经衰弱睡眠差;肛门瘘管病,常发痒,伴有血水及分泌物;左心室肥大,因缺氧胸闷,有时伴有短时间心绞痛等病症,过去靠吃药还不能恢复正常。现在都好了。睡得很香,精神饱满。功效在我身上反映迅速神奇。

辛副教授:
我觉得天功的宗旨,练功的指导思想,对练功的要求都很好,既不脱离现实,又高于现实。对气功采取科学和现实的态度,既不陷入迷信,又不回避事实,能够引导人们对大自然及一些尚不理解的现象作客观的研究和思考。

我在练功中闻到檀香味,有时闻到很好的幽香,还有其它香味,闻到这些气味感到舒畅。在天空多云较暗的早晨,我却感到头顶较亮,好象是无云的晴朗的天空,并有热气感。练功前,我常觉得工作效率不高,容易疲劳。在1991年7月间发觉腰部僵硬,晚上坐久了,下肢有点浮肿。练功后,僵硬情况好转,精力比以前充沛,工作效率也提高了。

王副教授:
练天功后,咳嗽好了;原来脸颊部浮肿,曾找过医生,检查不出致肿的原因,练功几天后,突然脸不肿了。精力好,腿力增强。我用天徽为爱人治两耳发麻,现在情况好多了。我感到天功对治疗慢性病,特别是一些莫名其妙的病,效果是很好的。

袁副教授:
对天功的功力,经过实践(听课、耳闻、目睹及自我练功)有了进一步体会,确实感到这种功力的存在以及探索的可能和必要。

冯副教授:
以往我每天如果睡眠减少一些,整天就昏头昏脑,而现在睡眠明显减少很多,可是我精神很好,心情舒畅。

我体会到天功无论对精神还是体质均是有很好的功效。我发现气功这门学科领域中似有无穷多的问题有待探索和研究,可喜的是这支科学队伍正在形成壮大。

林教授:
气功的功能以及它激发的多种特异现象是客观存在的,我对它是毫不怀疑的。虽然有许多问题至今没有完全能解答,但是随着地球人对自身以及宇宙的了解的深入,一定能逐步认识和作出科学的解释。

陈乐天大师的天功以全息信息为核心。天基功不需要学员学习一套复杂的动作就能激发出自发功,确有特色。我患慢性脊椎关节炎多年,体质较差,自发功时我脊椎上下都活动起来,有时还大幅度弯腰(平时我由于部分脊椎硬化很难弯腰),这在平时是难以想象的。

潘教授:
我在练天功(A)二部功天掌功的催劲后,由于全身放松,故逐步开始发声,催劲停止,则发声也停止,且可以予以控制,使之停止,或扬抑或启动,但不同于说话。

对于气感有了切身体验,气确实在人体中存在,而且可以输入、输出和加以处理,使之增加、消失和转移,从而形成一个系统,但是它和其它系统的关系与彼此影响,仍需进一步体验与研究。

陈高级工程师:
我在练功中眼睛常有泪感,可以看到各种现象,如黑心黄边的大球,从大变小,黑心会消失;有时是一片黄云从远处慢慢变大进入脑内;有时是黄色的实心球,顺时针的转着,最后眼前是一片白色光亮的美景,使人心情纯洁快乐;有时会将你的眼神引入很远很远的尽处,似乎去追求什么。

陆副教授:
我是抱着将信将疑的心情参加气功班学习的,过去对气功存在很多的疑问与偏见。经过几天的学习与练功以及听了陈乐天大师作的“气功与人体科学”的学术报告后,实际见闻与亲身的感受,使我确信人体中确有一大片尚未被人们认识与利用的科学领域,人体科学的研究对21世纪人类社会将产生巨大助影响,气功的确是开发这一领域的一个重要手段。陈大师孜孜不倦,克服重重困难,勇于顶住社会上的偏见去探索研究人体科学的精神,使我深受感动。陈大师因此也受到社会的尊重。

我的功效有:①睡眠较过去少多了,但白天精神较好;②较易入睡;②站功时出现晃动现象,坐功时口水较多。

林副教授:
对天功的学习、实践和认识:
(一)练功先炼德
天功以练功先炼德为指导准则是正确的。把修德第一,练功第二作为本气功门派的口号,使练本功法的功友有纯正的练功指南。本功法把炼德放在第一位,以完善的人生境界来修炼气功,使练功者有高尚的情操,注意自身的道德修养,助人为乐,与人为善。这是练功的根本,只有首先抓住修德这个根本,才能学到本功法。倘若没有高尚的道德境界,而要忘我、无为、意念虚空地练功是很难做到的。因此,德高才能功高,是千真万确的。

(二)学习与实践
几天练功,我的效应有:
(1)进入气功态之后,双目闭合,对整个练功场所产生的声音感觉是:气势浩大的人群,有人正从远方高歌而来,有人又从高亢的歌声向远方走去。众人似有奔跑似在应付一场巨大的突变,各人都在作突变的反应,突如其来的变化,其中有的极其振奋,有的则沮丧至极,有的束手无策……练功场产生的声音气势宏大,震撼山岳。

(2)学功的最后一天(23日晨)有“开天目”的迹象,两眼之间前方一团光明。

(3)身心的自我感觉都是好的。我长期以来,血压偏低,心跳偶尔出现早搏,胃溃疡,慢性鼻炎,这三者在此期间均无不适。

我系七人申请正教授,而名额只一名。我遵照本功法之修炼原则,恬淡虚无,无为而无不为。于是,7月27日,在会上我自我介绍学术成绩时表态:升教授一事“既可求,又不强求”,有可,无亦可。

(三)关于随机现象
天功的修炼原理和气功师的演讲中,还难以和现代科学相联系,即现代科学还无法作出较好的解释。当然,现代科学的结论都是在一定条件下得出的,所揭示的客观规律,也只是相对的真理。本人的专业是研究“概率论”,气功中出现的集体现象是有意义的,是偶然现象的规律性。例如,练(A)一部功者百分之多少有自发功;修炼者百分之多少高血压降下来……等等。人们真正关心偶然现象的是其大量现象的规律性,正如赌徒关心骰子的,只是它每一面是否以1/6机率出现一样,对于一只骰子去追究它什么时候会出现某点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一次试验中出现几点是由众多不可控因素所决定的,我们真正认识的只是出现每一点的机会都是 1/6。因此,用概率论的观点,对气功修炼中的种种结果,包括一些奇异的现象,要研究其大量现象中的规律性,即统计规律性。按已有的实践,在大量的人群中,存在着一定机率的结果已经有许多事实,可以从中得出一些与现代科学相符的结论。

俞高级工程师:
在此以前我对气功了解甚少,通过陈乐天大师言传身教,耐心指导,我这个气功门外汉开始有了初步的认识。首先在思想上对人生哲学的净化和提高,正如本功法宗旨:练功先修德,修德第一,练功第二,助人为乐,与人为善,少索取,多贡献。如果人世间人人都能这样,那世界是多么的美好。这正是我们执着追求的。

陈副教授:
天功身心并炼,提倡助人为乐,与人为善,是健身修德的一种好形式。

世间万物均是茫茫宇宙的组成部分,故“天人相应,天人合一”是可以理解的。练功时,有时瞬间确实进入若隐若现、朦朦胧胧的境界,感到很舒服。

蒋副教授:
早就听说过天功的神奇功效,参加学习班并听了几次报告会,更觉天功神奇莫测,妙不可言,再加一些病员的现身说法,修炼气功驱除病魔、强身健体的体会,或多或少地改变了我原来对气功将信将疑的看法。

短短的几天学功,自己也体会到对身体确有裨益。原先腰酸与头胀减轻了。

天功学习班,加深了我对气功的认识。尽管气功的许多“神奇”、“奥妙”的科学道理等待深入的研究探讨,但通过气功的“静”和“松”,确实可使体内各部分器官得到自我“调节”的作用,从而达到病变器官逐渐恢复健康,起到驱病强身作用。

袁副主任医师:
通过(A)二部功的学习,我有了二种现象:
(一)讲天语,能有所控制,但听不懂自己所讲的语言。
(二)看光,练功时曾二次看见一片白色光亮中的二颗似瞳孔样的黑色物,随我转动,直到练功结束才消失,又曾二次见到红光,但都是一闪即逝。

我练气功,希望能改善或减轻我的失眠症和忧郁症,以便脱离药物。开始两天,每次都涕泪交加。练功后,内心的压郁、悲痛较前减轻了,心情有改善,话也稍多起来。这种心理状态的改变是陈大师的超时空高能信息的效能。21日下午在省人民大会堂听了陈乐天大师的带功报告,我的自发功量加大,睡眠明显好转,中午也能入睡了,忧郁症也开始消失了。

宋副编审:
练功后,陈乐天大师给我头部调理了一下,感到头部很舒服,跟我握了两次手,手感到很麻,我很高兴。我以后每天都要接受陈乐天大师的超时空高能信息。

刘副教授:
我亲眼目睹了天功的神奇现象,也就是陈乐天大师的高能信息的神奇。在短短的几天内大部分人都有了自发功,一些人还激发了特异功能。我在闭目练功中听到了鸟叫,闻到了花香,看到了天上白云茫茫,感到很舒服。11月11日练功时,我舌头振动很快,嘴唇振幅很大,最后发出了声音。

我用天徽为发烧、烦燥、肚痛的孙女用“请师法”治疗,使孙女安静地睡着,肚子也不痛了。

通过两周学习,自感身体健康了,精力充沛了,不午睡也不疲劳。过去常感冒,练功后不感冒了。

钱副教授:
本人参加天功学习是为了治疗长期袭扰我的萎缩性慢性胃炎。我过去每顿饭仅吃1到1.5两,食后有堵塞感,服用多种胃药片收效甚微。练功后食量增加一倍,胃保持良好状态。练功还增强了体力,现在上六楼已不感到很吃力。

通过这次天功学习,觉得它有如下特点:方便易学,安全可靠,对疾病有奇特的疗效,能激发特异功能。所以天功有她的独到之处,极易普及,极易推广。天功确实正如陈乐天大师所说要向深层发展,达到天人合一,改造人种。另外,亟需开展对气功的广泛研究,期待天功的各位老师及功友努力奋斗,对人类作出更大贡献。

周副教授:
本人原患有较严重的失眠症已近30年,一天只能睡4小时,每天凌晨二时左右一定醒来,再也无法入睡,学天功后每晚睡得很好,原有的各种慢性疾病均有不同程度的好转。练功时有强烈反应,鼻孔里不由自主地发出声来。

鲍高级工程师:
我由于外伤长久未愈,继而诱发肩周炎,近一个半月来,症状日益严重。由于疼痛,每晚至多只能睡二三个小时,有时甚至无法入睡。听了陈乐天大师第一次带功报告的当晚,睡眠状况大有改观,一觉睡到凌晨5点,而从练天功至今睡眠一直很好。白天工作精力也充沛,疼痛也有所减轻。

金副教授:
我通过早晨对太阳采气的实践,感到了劳宫穴上有些发热,在意念涌泉穴时脚底感到了有些发热。在练天功(A)二部功时自发功较练一部功时好,确实起到了保健养身的功能。

通过学习,我对气功产生了兴趣,想要进一步去探索气功科学的奥秘。例如对于气功信息的接收,气场的能量,气在体内的运行等问题就很有兴趣去探讨。

陈教授:
通过天功(A)一、二部功学习,我自发功良好,练完后全身轻松愉快。我原来患腿疾,病灶主要在髋关节部位,现下移至小腿,已可望通过练功,将病气排出体外。

外气发放较好,今晨进行“长龙掌”表演,我推动了三人。

晨练后,因接受了辟谷信息,有呕吐、恶心之感,食量减至每餐一碗,身体正常,消化良好。练功后精神好,工作效率有所提高,上、下午精神尤好。

我体会是:天功最合中国传统文化,它将儒、道、释、佛诸家文化的精髓予以结合,追求一种既“入世”又“超世”的境界,合乎国情。

天功很适合知识分子学练,练功不讲究条件,功法简单,易于入门,而效果显著,很受欢迎。

本人虽刚入门,但尝到了甜头,打算继续练下去,并打算做些研究。

(附:陈教授给陈乐天大师的信)

乐天大师:

我对老庄、周易有些研究,开过课;对禅宗亦有兴趣,只是尚未有研究。我参加您的天功学习班已有一个星期了,颇多收获,禁不住要书面向您汇报一下自己粗浅的感觉。

在学习天功前,我曾学过多种功,均无反应。而练天功,从第一天起,我就有反应,第五天反应就很强烈。

目前我练功尚处于初级阶段,也许境界还未找到。但我充满信心地向最高境界升华。

天功很可能在全国普及,而艳压群芳。我认为她的最大优点是:功法接近生活,贴近自然,最易学,也最易进入气功态。学功重在精神进入意识与无意识之间,理性与感性之间。有些功,功法繁难,学功者自然要全神贯注,这“神”其实又不是全部精神,而只是理性的意识,这样就难了。拜读了《气功与体育》上屈天麟先生写的文章,同样收获很多。不过,我认为中国气功还是最宜用中国哲学求解释。天功吸取了道、禅、儒诸家学说之精华,我的看法是,还是更应用这些学说去探寻它的精神养份。这里面,有几个命题是很值得研究的:一、玄道;二、气韵;三、妙悟;四、正心。它是天功的理论基石。辩证法在天功中也体现得很突出,如:(一)人与自然;(二)意识与无意识;(三)内气与外气;(四)顿悟与渐悟;(五)正心与修身;(六)思与悟……

(写到这里,我突然感到全身极为轻松,本来一直在痛的腿也不痛了。)

至于西方理论,当然也可以用来解释天功,但似乎不必追求。因为天功是在中国文化土壤上开出的花,要研究这花,还是要研究中国文化土壤的养份以及中国的精神气象、自然气象。可以用比较先进的西方自然科学去分析气功中的一些现象,将定性分析与定量分析结合起来。但是气功中的奥秘(就算是可以用自然科学去探索的那部分)也许也不是当代自然科学可以解决的。

天功应更好地在知识分子尤其是高级知识分子中寻找知音,知识分子尤其是高级知识分子理性强,感性弱;如果又偏执于理性,相对来说进入气功的门较一般劳动者就要困难一些。不过如果知识分子的感性、悟性得以释放,他必定较劳动者更能进入境界,特别是高级境界。而且,知识分子有知识,有了气功体验后,他能对气功做深层次的研究,有利于气功事业的发展。天功也很适合于知识分子。我对天功的前途充满信心。

为学之道,不在于学,而在于悟。学先是接受,悟才是创造。“运用之妙,存乎一心。”陈大师,您不就在铜钟功的基础上悟创天钟功吗?学生们当然未敢与大师相比,但要将天功真正学好,也应在“悟”上下功夫。学功不必强求一律,学到一定程度(这是前提)就应有自己独特的心得、创造。

学生学功方才起步,仅以此向大师汇报。


礼!
学生陈××
1991年11月8日于浙大

王副教授:
我练天基功时有自发动作,双脚抖动,眼前似有些微红光出现,双手有气感。脉搏慢的情况似有改善。我的体会是:1、气功确实存在,并对增强体质有一定作用;2、气功现象有许多未知的领域,需要深入研究,在科学解释论证的基础上,把气功功能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发挥其更大的作用;3、气功研究要在马列主义唯物辩证法的指导下,打破常规的思维方法和教条,运用哲学、人体科学、心理学、信息科学、生物物理和生物化学等门的科学知识,并敢于突破现有的科学结论,提出新的创造性的见解。提出新的模型和假说,进一步运用新的仪器测试手段得出新的数据,改进完善假说,以此反复若干次,相信一定会在科学上来一次震撼世界的新的突破,为人类造福。

许教授:
几年前我曾学过其它气功,但收效不大。这次学天功后感到:四肢百骸轻松,无阻滞,没有出现过心悸感觉;呼吸通畅,感到神情气爽,脑力好使,情绪舒悦;练功前睡眠不好,现在睡眠熟;大便正常、舒畅;食欲增强。在练(A)二部功的第一天闻到檀香味。我相信著名气功师的高功表现是真实的,即使目前在科学理论上尚无法解释气功的某些现象,但气功功效、高功表现是确实存在的。

陈副教授:
我通过天功的天掌功学习后体会到每次练功全身发热、汗流夹背,练后全身舒服,体力增强,精神好,食欲增加,并出气功语。练功前我的股肌劳损病有复发征兆,通过练功得到控制。颈椎炎也有好转,过去我隔天去医院做牵引,效果均欠佳。几天练功,感到练一次功效果比一次牵引强。

韩高级工程师:
我练(A)一部功即天功的天基功时有气感和自发功,每次练后感到特别轻松,力气也大。本来上五楼感到吃力,练功后上楼梯很轻松。睡眠状况明显好转。我患血管神经性头痛史有十多年了,曾请过许多专家名医治疗,但未能治好。自从开始练功以来,还未觉头痛过,而且头脑感到很清醒,胜过服用任何药物。这说明天功的功效无比优越。今后将按大师的教导,练功先修德,多做有益于人类的事。

李副教授:
学习天功(A)二部功时有自发功和出现天语。我身体没有什么病,但感到体质明显增强,如练功前讲两节课就感到吃力,想休息。练功后感到精力充沛,两节课下来不感吃力。经一、二部功的练功后,收益不少。今后要坚持下去,若开办(A)三部功还要参加。

戎副教授:
学习天功(A)一部功,虽然只有短短几天,但是食量增加,原有的胃胀噎气已基本消失,右腹隐痛也很少出现。精神和体力都得到改善。这些均证实了天功对人体健康有奇效。我想:只要是有益于人民健康、祖国富强的事就要坚持下去,相信天功会创造出更多的人间奇迹。

周教授:
学功第三天闭眼后很快进入气功态,手的摆动幅度增大,身体也略有摇动,同时两臂感到有股气,气感还较强。练(A)二部功后,似乎有点开天目的现象,闭眼练功时看到前上方的一个圆形的白色光环,但亮度很弱。所以我只能说,似乎有点,不能肯定。

李副教授:
练(A)一部功几天,精神较前好,腰酸、右小腹隐痛减弱。学(A)二部功后,感觉舒适,精神较好,工作效率有提高。特异功能在我身上没有出现,而同期功友中出现的“开天目”、“天鼻通”、“辟谷”等,我深信不疑,然而我无法理解。天功倡导的“练功先修德,德高功长”原则,以及全方位激发人体特异功能等,一旦发扬广大,人类将会宽容友善,乐于奉献,并身强力壮。

符高级工程师:
我过去感到整天精疲力竭,无精打彩,头脑昏沉沉的。学功开始感到浑身酸痛,后来自我感觉特别轻松,头脑胀疼也有好转。(A)二部功学习后,饭量增加,头脑很轻松,不痛了。睡眠也特别好。我认为天功易学,很适于老年体弱者锻炼。

王高级工程师:
我学天功后感觉良好,首先是吃饭很香,感到肚子饿。精神也很好,过去因患中耳炎一直听不到声音,现在闹钟放得近一些可以听到喃嗒声。

王副研究员:
我认为气功是一门科学。气功可以健身祛病是尽人皆知了。天功提出改造和提高地球人的素质,达到天人合一境界,使我大开眼界,加深了对气功是一门科学、是一门包罗万象的学问的认识。人体和任何生物都是宇宙的一部分,它们是和整个大宇宙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小宇宙是不能脱离大宇宙而生存的,它们之间经常进行着各种不同形式的信息沟通和交换,这就是自然界生物从生到死,周而复始,循环演变的根源。生物体都是分子、原子构成,因此生物本身存在着生物电,有电就有电场和磁场发生,有气功功底的人,其电磁场不同程度地调理出来,形成各种气功效应。经常修炼的人,悟性越来越好,功底越来越深,到了一定程度,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掌握本体的各种功能。

郦副教授:
我患有慢性颈椎炎,头昏不能正常上班,听力严重下降。经国内外多家医院诊疗,效果不佳。练天功后,颈椎炎改善明显。目眩、头昏也有明显好转。练功时经常感到耳朵内发痒发胀。打算过一段时间去测一下听力,以期有所改善。我工作和家务负担较重,但现在精神比以前好多了。

李副教授:
我深感气功之神妙莫测。我工作十分繁忙,晚上11点左右才睡,但早上7点以后才起床。如果早起就感到昏昏沉沉,全身不适,学练天功后,5点多起床练功,精神依旧很好。

黄副教授:
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诚哉斯言。天功修炼之“三调”曰:“调身:似式非式;调息:似息非息;调心:似守非守”,其涵义暗合于老子,恰显示天功辨证之内蕴。余乃一介腐儒,年迈体衰,悟性也晚,修练天功(A)一部功至今,尚无自发功显现,颇引为憾!然“一朝闻道,犹未晚也”,有幸亲耳聆听陈乐天大师之宏论,内心深有所动。

金副教授:
我在暑假期间,曾去人民大会堂听陈乐天大师的带功报告。我是抱着新奇的心情进场的。当陈大师发功时,会场上不少人又哭又笑,也有的人站起来走动。整个会场的情景,使我难以置信。由于我自己没有反应,对许多现象持将信将疑态度。第六期天功班开办时,我立即报名参加,我想什么事情只有自己参加才有真正的体会。在练天基功时,有人出自发功了,我当时感到奇怪,怎么反应这么快。开始我睁开眼睛观看,后来我闭上眼睛,不料“神功奇效”在自己身上也出现了。我站不住,前后翻仰,左右摇摆,意识虽然清楚,但却作无意识的摇动,我这才真正相信气功的奇效。我精神很好,睡眠也很好了。陈大师提出地球人宇宙化是因为气功能开发地球人的潜能,把地球人由于自然环境和历史发展原因而退化的功能通过气功又恢复起来,升华为宇宙化了的人。我深信气功事业的发展一定会造就一代新人,这是一场科学大革命。

王高级工程师:
我练天功几天,有两点体会:一是陈乐天大师发掘和倡导的天功确有神奇的效力,有见效快的特点。我女儿身患重病,这次带她来练功,我一直担心她的身体能否适应,因为她患的是免疫性疾病(俗称红斑狼疮),就是不能累。而她练功后每天有长进,第一天感到累,吃不消,第二天就不那么累了,第三天不累了,真是原先估计不到的。她自己还感到比以前有力气了,说明练功有效。另一位同组患肾结石的功友,竟在练功两天后就有小石子从尿中排出,真是神奇。二是气功确是一门深奥的人体科学,许多特异现象是当今科学尚无法认识的,需要更多的人去实践,去认识。去探索。

陈高级工程师:
我每天练天功后,感到精神很好,工作有劲。在“德高功长”的指导下,我在工作中更体贴下情,更实事求是,努力改进工作作风。

周副教授:
我练功后,腰痛、肩周炎、气管炎、美尼尔症等都有明显好转。我工作家务都比较忙,一天要连续十多个小时不休息,一般正常人也受不了,对我这个体弱多病的人就更难想象了。可练天功后,我精神确实好,饭量也有所增加,睡眠也不做恶梦,心绞痛已消失。我还出现天语,看到紫色光等。

姚副教授:
向陈大师报告一个好消息,最近我去做B超查胆结石,结果发现结石只有1.8公分了,原来是2.6公分。练了几天天功,缩小了那么多(0.8公分),我会坚持练功的,希望以后能越来越小,以致消失。我完全相信这会实现。另外,我在飞天功班直接听您讲课时,聋了三十多年的耳朵竟可以不用戴助听器与人讲话了。陈大师,我希望能常常见到您,您在哪里?

(吕英)

 
 
打印版
 
  天功随笔
  大家谈天功
  求索之旅
   •  追随乐天师尊修炼为何易成仙
 •  一位天主教徒的特异“笑佛”画
 •  追寻远古文明的足迹
 •  天功调节儿童视力拍摄小记
 •  “天茶”神秘新能源调整钟表走时功能
 •  气功特异功能应用于天气预测的探索
 •  “信息辟谷”者生理 、生化指标动态观察
 •  浙江大学118位教授谈天功(选录)
 •  被“神手”动过手术的大腿
 •  神奇女童(续篇)
 •  神奇女童
 •  水晶头骨之谜
 •  中国天功名列前茅
    更多...
  百家之言
 
 
 
首页 天功简介 启示录 功法与修练 救地球之声 谈天论地 天功动态 服务与联络
宇宙大同天功网是独立的灵性修炼网站,所发布的消息和评论仅供读者参考。欢迎投稿。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欢迎链接、转载天网内容。转载时须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