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谈天论地 / 大家谈天功 / 神奇的辟谷经历
 
神奇的辟谷经历
 
张仪政(发布时间2005/12/7)
 

——德国张仪政向乐天大师的汇报

(2000年7月28日,柏林杨剑萍家里。张仪政将修炼天功的情况向乐天大师作了汇报。当时他已辟谷23个月。在座的有杨剑萍兄妹。)

弯腰六次,十八年的严重腰病彻底治愈

仪政:我今年47岁,柏林富豪饭店的老板,浙江诸暨人。1998年8月18日也是在这里(剑萍家)第一次见到乐天大师的,1998年9月2日开始辟谷。

仪政:1998年8月18日,经我的一位朋友介绍,说乐天大师要到柏林来。因我的二女儿张天琳,现21岁患红斑狼疮病,她反复叫我们到这里来看一看。晚上11点,我的饭店收工,同我的太太朱启英、二女儿天琳、三女儿张慧蒂一起来了。当时这里已有了很多人,我跑上来后看到没有什么认识的人。

听了乐天大师讲了很多宇宙的事,因孩子是在香港长大的,国语听不懂,坐的时间长了,她们困了。但我听得很好,我看她们很困,很不礼貌的。想回去,但又想起我的腰病。

我原来在香港是做装潢的,腰病是十七、八年前在广州中国大酒店做装潢时受伤的。1987年我们移民到德国,我做厨师,在饭店里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腰病就厉害起来了,,坐时痛,走时痛,睡时也痛,坐一会儿就要站起来,要用一只手托着才舒服些,站起时必须慢慢的,否则站不起来,很痛,我就带上了不锈钢宽腰带,足足捆了我十年,此病发作时不能入睡,睡不下去,睡下也爬不起来,不能翻身,要老婆拉起来,拉起来时痛的眼泪都出来,用了不锈钢腰带后,发作时还是这样,很痛苦,还要天天上班。来德国后也去看过骨科医生,到了医生那里就是打针,一次就要打两针,也不知道打了几百针,数不清了,经过几星期的治疗,稍好一点,过些日子就又发作,反反复复了十年。

直到98年8月18日的晚上,我在这里向大师讲了我的腰病。大师立即让我将腰弯下去,再起来,再弯下去,再起来……,我毫不犹豫地服从大师指令做了六次弯腰动作。大师问:怎么样啊?我当时就没有什么痛的感觉了,旁边的人为我鼓掌,让我将信息确定下来,我也是这样感谢大家的。回到家里一觉睡到次晨8点钟,我不理解怎么会一觉睡到天亮而没有痛感,早上起来时还有隐隐的痛,一会儿就一点痛觉都没有了。

大师:那天晚上你是第一次认识天功吧?当时是带功座谈会,是你自己提出来你有腰病的吗?

仪政:不是,是我老婆和女儿提出来的。当时我只问了关于女儿和有关饭店的事,忘记了自己的腰病,还是老婆孩子提醒了我。记得大师说:“腰病?好。弯腰!”过去我根本没有胆量弯腰,这时我连续六次弯腰,起来;最后三次的弯腰,手掌心已能接触地面。你问我现在感觉怎样?我说:好像感觉不到什么痛。这时有人拍手说:你好了!我说:这就好了?我还是糊里糊涂的,好像是好了,没有痛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后兴奋地将老婆唤醒:“发生奇事了,没有理由的,我怎么搞的,一点也不痛了,但我怎么弯不下去?”因为早上起来我感觉不痛,跑到外面去弯腰,怎么也做不到像前一天晚上那样,“太奇了,碰到神仙了,我一下子什么感觉都没有了。这么长时间的腰病,一下子就没有了,这可是一件大事,我要谢谢大师。”

于是,我拉着老婆来感谢你,我亲自对你讲:“我好了!”。的确,从那天开始,我彻底好了。

辟谷,要闯过亲友关

仪政:9月4日,杨丹风老师在柏林开班,我叫一家人都来学功,全家亲朋好友共16人,我小儿子(张皓峰,19岁)对中国这种气功文化没有认识,听说气功这么神奇,眼看我的腰一下子好了,感到太神奇了,也来学功。

开班前两天,我在柏林天功学院看到中国的《体育与气功》杂志后就开始出现辟谷现象。

8月18日大师的带功座谈会上我第一次听说辟谷这一现象,我对辟谷很好奇,就对着你的照片(这本杂志上有介绍天功的文章,还有你的照片)问:大师啊,你说的辟谷,我是不是也可以试一试?到底辟谷是什么味道啊?我听人家谈的很神奇,自己也想知道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我回到饭店后走到酒吧前,好像口水就流出来了,又香又甜,就不想吃东西了,这样就开始辟谷了。

我每天早上喝一杯咖啡就够了,第二个星期就要吃一点点水果了,早上一根香蕉,晚上一根香蕉,到第三个星期有点想吃东西了,我想我是辟谷的,其实肚子并不饿,口水流一流,就是嘴巴的诱惑。这样坚持了三个月后,对我来说很多东西都变臭了。

主要是亲友的干涉。我原来每天酒不断,辟谷后酒也不喝了。坚持辟谷是很艰苦的,因为我的妈妈、亲戚朋友们看到我一下子瘦了下去,特别是我妈妈,她常哭,劝我吃饭。我记得大师说过:辟谷开始时,人身体里面有很多不好的东西是要去掉的,瘦下去是正常的,但我本来不是一个胖人,一下子瘦下去可能是不太好看,但自己过得很精神、很神气,精神上比吃饭的人还好。我当时可能瘦得太难看了,原来60公斤的体重,后来只剩下49公斤,掉了11公斤。但精神好,天天在厨房里做十几个小时,我太太就是看到我精神好,不然也会让我吃饭的。我家里的孩子也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我的亲戚朋友和我的妈妈,看到我瘦了,样子难看,他们就劝我吃饭,这种信息干扰有时实在吃不消的。我妈看我这样就哭。我知道他们是为我好,是好意,因为他们不明白,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们体会不到这里面的效果,我只能告诉他们辟谷是很舒服的,特别轻松,睡觉少,不吃,唯一的缺点就是有点瘦得难看,但我现在又开始胖起来了,气色也好起来了。

从2000年5月7日开始,7天中我什么都不吃,每天早上只喝一口水。7天中又瘦了5公斤。

大师:辟谷,还有辟水就是很自然地接受了宇宙的信息,不想吃饭,不想吃东西,不想喝东西。辟谷有几个层次,有的是什么都不想吃,什么都不想喝;有的则是吃一点点蔬菜和水果,有的吃几粒花生米、红枣。辟谷也有个过程,原来胖的人恰恰帮你减肥了,你就会很高兴,但你本来就是瘦的,一辟谷人就又瘦了,当然会难看些,但经过一个过程会调整过来。杨丹凤原来就很瘦,开始辟谷后也是更瘦了,后来胖了一点,现在她的体形是最佳状态。

辟酒—戒酒瘾

仪政:我过去喜欢喝酒,开饭店的,什么酒都喝,一天下来不喝水只喝酒,我在12岁时就开始喝酒,常常喝米酒,绍兴老酒,从12岁喝到45岁,每天喝,不喝酒就浑身不自在。辟谷第二个星期我想试试啤酒,就喝了一口,又臭又麻的,结果噗的一口全部吐出来。我原想喝点老酒总没有问题,没想到也难喝死了,全吐掉了,以前又香又甜的酒,从此我就不碰了。我老婆是第一个最高兴的,因我以前酒喝得臭臭的,整个人都充满了酒气,但自己感觉不到。现在只吃一点水果,有时多些,有时少些,最多时一天3-4个香蕉,咖啡还接着喝点。

仪政:我现在皮肤也变滑了,柔软、细腻起来了,也变白了。而且你怎么掐都没有感觉。

大师:剑萍你来试试,用指甲掐他,使劲。(杨剑萍使劲用指甲掐张仪政)

仪政:没有感觉,不痛的,没有任何感觉,里面稍有感觉,外面是不痛的,厨房的油溅到手掌上,皮肤上起了泡,但是不痛,皮肤可以烫烂的,但不会痛,我自己打自己,很用力,只是里面有一点点感觉。

开始学功

仪政:我现在讲讲练功以后的事。我参加杨丹风老师98年在柏林办的首期铜钟功(A1-1)班。当时有40多个学生,班上辟谷的有十几个人,我家里就有4个人辟谷,三个女儿都辟谷,大女儿辟谷二、三个月,二女儿嘴馋,吃了辟,辟了吃,身体比学功前好。开始学功时很好,小孩子慢慢就懒了,不练功,对身体有影响,现在又开始练功了,三女儿每天就只吃一点蔬菜,也不练功,六、七个月只吃水果和蔬菜。

大师:辟谷是很好的练功。修炼辟谷功并不一定要站在那里摆个姿势。

仪政:98年9月4日,我在杨丹风老师那里学练天钟功和天掌功。回到家里每天早上练自发动功,晚上练静功的莲花功,这样坚持到三个月的时候,身体有塞住的感觉,练功当中打嗝,后来有点不舒服,我没有管它。过一阵突然冲出来一口气,从下面冲上来,把鼻涕都喷出来了,这时全身才感觉通了。第二天我练铜钟功和催劲,这么催催,那么催催,自认会催出来,很神奇,还有这种事?是自发催劲,里面的气自自然然地、自发地动,不需要你怎么样控制,练得很高兴。

后来出了点事:99年1月份,练功后感觉身体很热,就跑到野外去采松树的气,结果受了凉,伤风感冒了,这天晚上耳朵也塞住了,听不到了。

蜜蜂的亡灵来报仇

仪政:第二天,杨剑萍来电话说,杨丹凤老师从中国来柏林,让我去火车站接杨丹风老师。我想,我的救星又回来了。真巧,我第一天生病,第二天杨老师就到柏林来了,我同她会这么有缘。

到写字楼时,杨老师回头问我:你出了什么事?感冒伤风了?我给你发发功吧。到了办公室后她给我发了功。发功时,很轻松,很舒服。

第二天,杨老师又到我家来问我好不好?我告诉她:很糟,我的耳朵还是听不到。她打开天眼,查我的耳病。她问我:你有没有杀过蜜蜂啊?因为她看到很多蜜蜂堵着我的眼睛与耳朵,嗡嗡地叫。我这才想起在餐馆门口的蜜蜂。夏天,客人们喜欢在外面吃饭,总有蜜蜂来干扰客人们就餐,影响了我的生意,我就经常杀蜜蜂。几年来杀了不少蜜蜂,足足有几百只,我这才明白它们现在来报仇了。

仪政:杨老师告诉我,解决的办法只有靠我自己修了。我想:是我杀死它们的,我应该让人家报仇的,我应该向人家道歉。从此以后,我每天练功前都向蜜蜂道歉:我以前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不好,你们那样对我的客人,还叮咬孩子,我才将你们杀掉,我以后再也不杀蜜蜂了。我天天向它们道歉,再道歉。第一个星期,耳朵里还是有很多声音,第二个星期就少下去了,一个月下来,它就自自然然地没有了。

大师:有的人,只是在表面上道歉,道歉一个星期还不好,他就不道歉了。这样他的机会就错过了,你坚持住了,所以耳朵的因果病就好了。现在大多数人就是不懂此道理,导致世界上因果病泛滥,现在你餐馆门前蜜蜂还有没有?

仪政:少下去了,如果它跑进餐馆里来,我就对它说:我不杀你,你还是出去吧,我就会开窗让它飞走。我和老婆说:我要修炼啊,你也不要打蜜蜂了,也不要无意地杀死它们哪。我还叮嘱老婆:它来了就让它出去,不要打,我们要爱惜生命。

大师:如果以后再来,你就用天语向它讲:蜜蜂啊,你不要来干扰我的客人。

深层辟谷

仪政:练功7个月时常常感觉身体好像没有了,但有意识,知道自己在练功,我白天是练铜钟功,晚上单盘练莲花功。

大师:练到身体没有感觉了,这就是“无”,老子的“无”,一切消失了,练功中这个“小我”没有了。

仪政:“无”的感觉来时,感觉很舒服,后来看看人家练功是双盘,我也想试试,刚开始很痛,前30分钟还可以。30分钟以后就坚持不下去了。开始也用意念坚持它,直到2000年3月7日这一天,痛起来了,我还是坚持练功。有一次,痛的时候突然脚一跳,好像从下向上通了,我成功了。此后,坐一个小时没有问题。白天练铜钟功时身体没有感觉了,感觉不到身体是自己的,这是不是太奇妙了?我也不懂怎么会这样。这样坚持了一年多,只要感觉不舒服我就收功,收功后看表,有时练了一小时二十分钟,有时一小时五十分钟。……

2000年5月3日,我练铜钟功时,约15分钟后,我感觉有一股强大的气流从脚下涌泉穴冲了上来,一直冲到头顶,冲得我几乎站不住,我觉得有点控制不住,冲力很大,人都跳起来了,我希望慢慢控制下来,于是就练游龙功,然后就收了功。收功后还一直琢磨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我又练铜钟功,差不多十来分钟时,气又冲上来了,紧接着头顶也有一股气流从百会穴压下来,这时是两股气流,到丹田附近,就感觉不到什么了,我不知道究竟在什么地方使两股气流汇合的,之后口水就不断地溢出来,我就一直咽,咽不绝的,待口水少时我就收功了,这个过程差不多持续了二十分钟。

大师:涌泉穴上来,百会穴下来,很好。

奇妙的呼吸

仪政:2000年5月4日,中午12点钟,我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厨房出的菜,小菜、鸭子等,突然好像有股力量把我的嘴巴封上了,嘴巴就像吸了一口气一样闭了起来,晚上5、6点钟,老婆剥了几片橘子给我吃,我吃了肚子就痛起来,吃水果也痛,难道水果也不让我吃了?我想,你不让我吃,我就不吃了,差不多痛了几个小时,晚上12点多练莲花功后去睡觉,肚子还是有点痛,躺下去后丹田里有股很大的力量将丹田吸进去,脑子里还没有反映过来,头顶上百会穴也同时有股很大的力量将百会穴陷了进去,毛孔全部竖起来,毛孔全部打开时有噗噗噗的声音,外面很多气进来,这很奇妙。

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一样

仪政:十几分钟后,整个人热起来,越来越热很舒服,骨头里面也在热,热的很舒服,全身烧起来。一看表已经是早上4点钟了。我想该睡觉了,不然明天糊里糊涂的没有办法上班了。我爬起来走了走后又躺下,躺下后又开始烧,有股力量在控制我,不是我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就这样一直烧到9点多。

第二天剑萍打电话来让我帮忙发些广告,当时我没有说什么,因为当时骨头酥酥的,身上很软,用强大的意念支持开车到20公里以外的地方发广告。白天好像也是在气功态中度过的,到了晚上睡觉时它又来了,又开始烧。有点担心,走起路来腿已是很软了,就像过去喝了很多老酒一样,有点站不住了。老婆也开始害怕起来了,所以我就往美国给大师打电话,说了我的经过。尽管我觉得很舒服,很神,但我不敢和太太孩子们说的太多,我有点担心。但老婆就在身边,不能在电话里说得太多。

整个经过我很清楚,只是骨头烧得热了,自己神志很清楚,也感觉烧的很舒服,这样连续地烧,白天还要工作十几个小时,还开车去送广告,第三天晚上还在烧。但到早上开始有点睡意了,最多睡了一两个小时,骨头好像被烧熟了。这几天只喝一点水,喝多了就不舒服,而且只能在早上喝,到晚上5、6点钟就不能喝了,喝了肚子就痛,这样下来7天,小便只有一点点,7天没有大便,这7天烧掉了5公斤体重,太太害怕了,叫我不要看到她,因为样子很可怕。

大师:你这七天好像神话中说的齐天大圣被太上老君放在炼丹炉炼里一样,被炼了七天。有了一些脱胎换骨的体验,至于太瘦只是过程,体重会回升的。

开始用能量调理病人

仪政:七天下来很舒服,到第七天晚上我的一个老客人5、6点钟来这里喝酒吃饭,我的第二个女儿在做酒吧,客人对我女儿讲:感觉有点不舒服,问我是否可以送她回家,我老婆问我怎么样,我说没有问题。这七天中我的嘴巴好像被封起来了,有股力量不让我讲话。我可以讲话,但身体里有个东西动来动去,在那里捣乱,好像不让我讲话,很有意思,你想讲话,他就在那里拱来拱去的,而且那七天也不能练功。

大师:不一定要站在那里摆姿势练,你这样照样是在练功,也就是“无为”练功,是更高级的修炼。你从2000年5月4日开始不摆姿势练,就是无为大法,人不练功,功练人。

仪政:我让我老婆问那个客人信不信气功,我可以给她调理一下,她50多岁了腰腿常常痛。我在她身上拍了两下,她说她喝了酒,没什么感觉。我就开车送她回家,到她家门口下车时,她突然说她好了,奇怪的是,她说话的同时我也感到有股力量进入我的身体,身体烧的感觉没有了,人也一下子精神了,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大师:你帮助了别人,上天也帮助了你

仪政:第二天,那位德国客人又来了,我问她:怎么样了?她说:没有事了。现在她常来,我常常拍她两下,她总说:很舒服,很舒服。

大师:你现在有能量,可以帮助别人调病了。

走向人类宇宙化

仪政:到了第八天,我同老婆说:我可不可以吃点水果呀?她说可以吃一点,我开始吃点水果了,早上喝杯咖啡,吃个香蕉。我老婆说:你要是在深山老林里最好了,没有人看到,因为样子太难看了。从那时起我就不主动练功了,但是有股力量在每个时辰到来时自动开始练功,我只能坐在那里,任他自己练10至15分钟,练时口水很香很甜,汩汩地冒出来汨汨地冒出来,我感觉到每个时辰天地相交时,就会自动练功,嘴自动闭起来。阴历八月十五那天能量最大,整天都在自动练功,没有自我。

大师:这就是无为了。修练到一定的时候,不用拿出一定的时间站在那里或坐在那里练了。实际上整个人同宇宙已连在一起了,人不练功,功练人。

仪政:所以我常跟一些人说:这么好的功法,这么神奇,我练了20个月就能成这个样子了,有杨老师这么好的老师在身边,把宝贝都送到你们身边了,你们还不好好修炼,太可惜了。

大师:现在你开始胖起来了,练功前60公斤,辟谷时最低是44公斤,现在50公斤,宇宙将把你调整到最理想的体重,你二女儿还要好好修炼。

仪政:有的功友问我,是不是大师教了你其它功法,是不是给你开了小灶?我问他们练了什么功?他们说:A1,A2,C1功,我说我同你们一样,C1功我还没有学,我只学了A1,A2,我想是同我辟谷有一点关系。

大师:同辟谷关系很大,就是对身体进行清仓查库,身体仓库里的那些肮脏的东西要把它处理掉,有些该用起来的东西将被利用起来,这就是开发潜能。把肮脏的东西排泄掉,去掉,将潜能开发出来,这样促使人体宇宙化,辟谷就是人体消化功能宇宙化,你天眼、天耳开了没有?

仪政:我现在天眼也已经开了,看到地球、山水,有时很清楚,有时看到古老的尸体。有一次杨丹风老师发功,她让我接功用天眼看看,看到什么东西没有,我看到了骨头架子,我耳边也常听到钟声。

大师:消化功能宇宙化,就是辟谷;视觉功能宇宙化,天眼开了;听觉功能宇宙化,天耳通了。还要再续练下去。我听说你奉献精神强,越支持天功事业,家庭的气场就会越来越好,个人的修炼境界就会越来越高,能量场就会越来越大。你还要不断地苦修巧练,要悔改,各方面情况就会向好的方向发展。你现在对名、利、钱财认识如何呀?私心杂念怎么样?各种欲望怎么样?

仪政:当然,最好是能到深山老林里安静的地方去修炼,我又不吃,要钱有什么用呢?现在吃的东西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味道,没有香气也没有臭气,没有什么可以引起我的欲望。我同老婆说了,你老了我送你走后我就去深山老林修炼,不吃不喝,钱有什么可挣的,名利有什么可追求的?对世界上的事,已经明白了,看透了。

 
 
打印版
 
  天功随笔
  大家谈天功
   •  老爸不用装心脏支架了
 •  我丈夫的肺癌竟然消失了!
 •  愿更多人传诵“天爱真言”
 •  兄长安然西去
 •  小海龟,回家!
 •  凤凰园帮儿子找回健康
 •  坚定信念,喜获重生
 •  迟到的感悟
 •  遇见师尊
 •  习练“人体梳理”的体验
 •  养生秘法修炼效果好
 •  园友们感人的分享
 •  孝亲尊师——父亲节的礼物
 •  恭敬万物——人与大自然的亲情
 •  我是谁?
 •  《了凡四训》学习心得
 •  宇宙手术助我康复
 •  师尊化身指点救阿贞一命
 •  日行一善 耕耘福田
 •  慈悲柔和
    更多...
  求索之旅
  百家之言
 
 
 
首页 天功简介 启示录 功法与修练 救地球之声 谈天论地 天功动态 服务与联络
宇宙大同天功网是独立的灵性修炼网站,所发布的消息和评论仅供读者参考。欢迎投稿。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欢迎链接、转载天网内容。转载时须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