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谈天论地 / 大家谈天功 / 香港之悟
 
香港之悟
 
李仙云(发布时间2009/10/3)
 

我一直觉得,自己很不幸,17岁从高处滑下导致高位截瘫,从此就只能与轮椅为伴。在最初的几年里,就像蚕儿作茧一样,我将自己封在那个痛苦的壳里无以自拔,每天以泪洗面,一句话都不想说,我甚至不敢睡觉,因为一觉醒来,想想未来,我会后怕。那种对生活的无奈与沮丧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我20岁那年,疼爱我的父母不堪我今生就此沉沦,带我去西安听乐天大师的带功报告。没想到,就仿佛一缕阳光照进我的心扉,使我紧闭已久的心门逐渐敞开了,大师温文尔雅的言谈举止、神奇莫测的功力令我折服。特别是大师谈到修炼与人生的紧密关系,让我一下子豁然开悟。最令我感动的是,作为一代气功大师,当得知我的遭遇后,竟然那么悲悯和慈善地一次次对我伸出救援之手。我大脑中常常出现一个画面:我就像一个溺水的人,在海水中挣扎、呐喊、呼救,寻求那一根救命稻草。很多人从我身边经过,他们对我投来同情和怜惜的一眸,可就在此刻,一艘船乘风破浪、勇往直前,大师就在船上,看到了我,他毫不犹豫地一把将我拉到了船上……

就是遇到了大师,我的灵魂才有了归宿,那种后怕的感觉才逐渐远去。尽管后来,我饱经人生风雨又饱尝人世艰辛:先是爱我如掌上明珠的爸爸突然离世,后来妈妈又因脑溢血撒手人寰。但每一次致命的打击袭来之时,总是大师用一颗博大的爱心鼓励、关怀和安慰我,撑起我头顶的那边天,让我一次次在绝望中看到希望,从人生的漩涡中跳出来……

掐指算来,杭州一别,我已16年没有见到大师了。这么多年,对大师的那份刻骨铭心的思念,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当获悉离开东方10年之久的乐天大师,再次回到香港,来为大家传授天骨功和天衣功时,我们一家人在功友们的资助下,毅然报名参加。

到达香港的当晚,开学典礼上看到大师,很多老功友都喜极而泣,情难自禁,掌声久久不能平息。这一天,我们已苦苦地期盼了多年,这是一次圆梦之旅。

神的仆人

在7月24日晚,大师与大陆功友的座谈会上,天玫给大家讲了一个故事,对我启发很大。这个故事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赫尔曼·黑塞在《东方之旅》一书中讲述的:有一群人前往东方进行一次探险,团队中的每一个人都很有主见,并愿意充当领导的角色。服务于他们的是一位叫李奥的仆人,他负责为所有人提供生活服务。他的乐观主义和他的歌声总是陪伴和鼓舞着大家。有李奥的陪伴,这一次探险旅行似乎成了一次美妙的观光旅游,一切都出乎意料的顺利。

但是有一天,李奥突然消失不见了。这群人立刻陷入一片混乱之中,所有人都试图说服别人听从他的建议,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获得别人的信任。最后,整个探险活动被迫停止下来。人们忽然发现:原来失去了仆人李奥,他们就失去了领导。

这个简单的故事后来引发了一场管理学的革命。1970年,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CEO罗伯特·格林利夫受到这个故事的启发,写出了《仆人式领导》一书,在该书中,他提出了仆人式领导的概念,揭示了关于领导的一个真正的本质:“领导的基础不是权力,而是权威,权威是建立在爱、服务和牺牲基础上的。” 格林利夫认为:“要建设一个好的社会,就是要建立仆人领导的机制,让最像仆人的人作领袖。领导的工作交由真正的仆人去作。成为领袖不是因为拥有某种权力,而是看其可为其他人做出多少贡献。”

德蕾萨修女就甘愿为穷人、为麻风病人、为被遗弃的人做仆人,哪里有苦难,她们就出现在哪里。正是这种看似平凡的伟大品质,才造就了一位令世人敬仰的精神巨人。作为一个天功人,我们也应该学习这种精神,甘愿做神的工具,神的仆人,做民众的仆人,去更好地服务大家。一个团队的领导人,只有让大家自由发挥才能和力量,“做最好的自己”,这个团队才有生命力和凝聚力。

谢谢你,天婴姐姐

当我们所乘的车子一路爬坡,缓缓地驶入香港的这座“观音山”时,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在此等候多时的天婴高师,她笑意微微,亲切地和大家打招呼,我们刚一下车,她就微笑着走来,紧紧地与我拥抱到一起,亲切地说:“你们一家人真是不容易,能看到你们,真高兴!平安,太谢谢你了,把仙云照顾得这么好!”说完,她就和我儿子一起将我们重重的行李箱向山坡上推去。

这次在香港,虽是第一次见到天婴高师,但却仿佛久已相识。可能连高师都不知道,在我的生命中,她是何等重要,因为她的一封感人肺腑的信,让一个失去亲人,在极度悲观绝望中的残疾人,感受到了人性的关怀与温暖。是她用自己的真诚和爱心暖化着我那颗冰冷的心,陪我走过了那段我人生最难熬的日子。

1995年5月7日,那对于我来说,是个不堪回首的日子。那一天,虽然阳光明媚,可我的心里一片阴霾。我们家的“顶梁柱”,我那极富爱心的父亲因为急性心脏病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父亲急匆匆地走了,我的天也塌了下来。所有的亲人都将指责与谩骂投向我,因为我累死了父亲,那种失去至亲的伤痛,来自亲情的冷漠与伤害,使我欲哭无泪,伤心得万念俱灰。

就在那一天,我意外地收到天婴高师从温州写来的一封信,她并不知道那天我父亲去世,可那封信写得很长很长,她说:“我在你魂牵梦绕的楠溪江上给你写这封信,真希望有一天能让你看看这里蓝蓝的天,碧绿的水……请你放心,我绝不会丢下你不管的,以后有姐姐吃的,就永远不会饿着你这个妹妹的,我会照顾你的……”当时,信里还夹着200块钱,事后我才知道,那时她已辞掉工作,为天功做义工,这些钱可能就是她半个月的生活费。在那段伤心的日子里,那封信无疑是治愈我伤痛的最好良药,我无数次看着那封信,在心里对自己说,没事的,在远方,还有乐天大师,天婴姐姐,他们在关心着我,我会咬牙挺住的。

无声的教诲

此次香港之行,从大家的身上,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尽管已修炼了十多年,可看到那些进门晚,却起步高的功友们,让我倍感羞愧。后来者居上,她们中不少人无论从文化程度、气质修养、还是道德层次上,都可以做我们的楷模。

来自德国的画家贝亚特,修炼天功后,自2002年起每天以微笑为题作画一幅,每张都有不同的造型,灵感从不枯竭。而且有特异功能的人看到,她的画蕴含着来自宇宙的能量。但她却很谦卑,每天准时到达会场,静静地坐在最后面,虽听不懂中文,却总是面带微笑,一副接功态。坐在她的身边,我用心感受着来自她的能量波,只觉得她的内心是那么祥和、慈善、感恩,而且极富爱心,她总是让我想到菩萨。

有天夜晚,稍有闲暇,大家在院子里和大师聊天,尽管大家都知道,大师工作很忙,不能过多地占用大师时间,可“贪心”的我们还是很想聆听大师的教诲,就在我们听得津津有味的时候,贝亚特悄悄地从楼上端下一杯茶,恭恭敬敬地递给大师。那一刻,我非常感动,也让我想起一句话:“国外的功友对人的爱是从心里发出来的,而我们国内功友对人的爱是从口里发出的。”

来自美国的亚历克斯,父亲是一位律师,他已读了四所大学,但最后他告诉父亲:“我还要拿一张‘宇宙大学’的文凭给你。”他对笔者说,修炼天功两年来,他只缺课两次,因为有事走不开,其余的课程和活动他都按时参加。这次看到他为大家忙前忙后,录像时,站得时间久了,就静静地跪在地板上,那种认真和负责,让大家非常感动。他的幽默与风趣也给大家带来很多欢乐!

这些来自大师和高师身边的学生,他们的谦卑随和、无私奉献的精神,也在鞭策和激励着我们,如何做一个合格的修炼者?这让我想起大师美国的一位学生说过的话:“和大师在一起,大师不需要教你怎么做人,你只要看着大师怎么做,你就都会了。”这就是一种熏陶,一种无声的教诲。

慈父严师

认识大师至今,一直都觉得他就像一位慈祥的父亲,总是那么谦和、平易近人,让人感觉非常亲切,从不给人距离感。而且大师在教化学生时,总是不同的人采取不同的方法。可能大师明白,我肢体残疾,内心经受过很多打击,所以对我总是鼓励多于批评,关怀多于训斥,但此次,却让我感到了大师的严厉,就仿佛当头棒喝,有种猛然醒悟的感觉。

期盼了16年,当晚开学典礼结束,当天婴高师推着我的轮椅走到大师面前时,大师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打算最后一个再见你。”那一刻,我就明白了,其实在大师心目中,所有的学生他都一视同仁,谁也不特殊,在修炼这座大门里,大家都是一样的,谁修炼得好,宇宙大师就会让谁站在前面。即使是在大师身边工作,也不能有优越感,要从严要求自己。大师也指出我身上存在的一些问题。好几个夜晚,睡至半夜,我就清醒过来,面前总是大师严厉的面孔,犀利的目光。我明白,这是宇宙大师提醒我,要开始面壁思过了。是啊,为天功做了一点工作,尽管我一直提醒自己,天功给与我的更多更多,而我所付出的太少太少了,千万不能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因为工作的关系,与大师高师联系比较多,也千万不能有优越感,可我的灵魂中却总是冒出不谦卑;喜欢听好话,听不得逆耳之言;还有做人比较圆滑,不喜欢得罪人,喜欢讲恭维的话;感恩之心、大爱之心、正气远远不够。

大师说,接下来他就要挖我的缺点了。我知道自己的灵魂很丑陋,性格中也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但我有决心改正,大悔改才能带来大希望,这正是我提升的好机会,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只有在悔改中才能完善自我,取得进步。

正如明朝名臣高攀龙所言:“发现过错可以求福,自我反省可以免祸。时常看见自己的缺点,就是走在吉祥中了……”

精彩纷呈的“宇宙手术”

7月25日清晨,大师带领大家修炼冥想功时,走到我的面前,大师轻轻地将我的双手收回,放至大腿上,中指放在正中,然后其余的手指各自松开,大师刚帮我摆好姿势,奇异的景象就出现了:我一下子进入了时间隧道,隧道中发着粉红色的光,我在快速向前冲去。一会儿,我就感觉我在空中飞,三山五岳都在脚下,就仿佛在仙境一般。随后,又“看到”昨天天目中出现的一幕:从天上下来很多火红色的飞行器,就像大鸟一样,但却感觉是金属制成的,景色非常壮观。随后,天目中出现彩虹,就像一座彩虹桥一样,从这座山一直跨向另一座山。奇异的是,当我们离开修炼场地去吃早餐时,空中真的出现了彩虹,好几位功友都亲眼目睹,有人还用相机拍了下来,结果相机拍下的和我天目中看到的完全一致。

7月27日上午,在天衣功修炼班上,早上一进会场,我就像打了麻醉剂一样,迷迷糊糊的。过了很久,我猛然间醒了过来,感觉腹部在隐隐作痛。在大师为大家做宇宙手术时,我看到会场的上空出现一个窄长的梯子,然后大家就开始往上走,梯子是通向一个大飞碟的。接着,天目中又出现一个画面:在一个大厅里,大家静静地躺在那里,在右下方有四位佛,身上发着光。在会场的右前方,有六位佛,身上发着黄色的光,看上去非常殊胜。然后,一些仙女步履轻盈,手中拎着东西,在忙碌地穿来走去。接着,我“看到”我的上空出现一个“心”型的能量团,随后逐渐变小,变得像纸片一样薄,然后一下子变成一朵粉红色的莲花,进入我的膻中穴。

接着天目中又出现一个画面:在餐厅的右方,出现一种像风车一样的仪器,快速地旋转着。只见这种仪器的能量波所到之处,周围的植物立刻发生变化,都变得生机勃勃。一个传感过来:这个仪器是在修复和调整此地的植物;在山上,又出现了像电视转播器一样的东西,发着光,它对着山在照,照过之后,花草树木都在发生变化,一下子整座山都充满了灵气。随后,好几位山神陆续出现了,非常高大,他们的身体是石头的。山神们对着我们上课的会场在鞠躬致谢!传感告诉我,宇宙不仅仅为我们当场的学员调理,山神此刻也获得了能量。

我又“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亡灵,他们跪在那里泪流满面,非常痛苦地对着我们上课的方向在感谢。又是一个传感:他们的灵魂也在同一刻得救了,神也帮助了他们。我“看着”周围,那些花草和树木也在交流,树干像人的手一样,在不停地舞动,非常开心的样子。传感告诉我,它们也得到了修复,获得了能量,此刻,它们也在“分享”自己的快乐。

我“看到”一个很遥远的黑人部落,他们也躺在那里,神也在帮他们做宇宙手术。逐渐地,我“看到”一位外星朋友出现在我面前,他很高大。在我身上开了四刀,第四刀打开了我的腹部,里面非常肮脏,我看着只想呕吐,心里想,这么脏,怎么能搞得干净?随后,我躺在一张手术床上,我的两边各四位外星朋友,非常高大。其中一位眼睛发出激光一样的光,在透视我的身体和灵魂,他们表情非常严肃,似乎遇到了棘手的大问题。他们的传感告诉我,我的灵魂和肉体问题非常严重,他们在考虑如何帮助我。

手术快要结束了,我“看到”通向宇宙飞船的阶梯,大家正陆陆续续往下走,有的人走得轻松,但有的人却走得艰难,还捧着腹部,表情非常痛苦,就像医院刚刚动过手术的病人。

在即将结束时,我觉得自己在空中飞,看着广袤的天空,脚下宽阔的大地,感觉心胸开阔,就仿佛再次置身仙境……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亲身感受,可能很多人都难以置信,但这的确是一次惊心动魄而又精彩纷呈的宇宙手术。

 
 
打印版
 
  天功随笔
  大家谈天功
   •  老爸不用装心脏支架了
 •  我丈夫的肺癌竟然消失了!
 •  愿更多人传诵“天爱真言”
 •  兄长安然西去
 •  小海龟,回家!
 •  凤凰园帮儿子找回健康
 •  坚定信念,喜获重生
 •  迟到的感悟
 •  遇见师尊
 •  习练“人体梳理”的体验
 •  养生秘法修炼效果好
 •  园友们感人的分享
 •  孝亲尊师——父亲节的礼物
 •  恭敬万物——人与大自然的亲情
 •  我是谁?
 •  《了凡四训》学习心得
 •  宇宙手术助我康复
 •  师尊化身指点救阿贞一命
 •  日行一善 耕耘福田
 •  慈悲柔和
    更多...
  求索之旅
  百家之言
 
 
 
首页 天功简介 启示录 功法与修练 救地球之声 谈天论地 天功动态 服务与联络
宇宙大同天功网是独立的灵性修炼网站,所发布的消息和评论仅供读者参考。欢迎投稿。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欢迎链接、转载天网内容。转载时须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