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救地球之声 / 外星世界 / 孟照国星际婚姻与凤凰山飞碟奇案 连载之一
 
孟照国星际婚姻与凤凰山飞碟奇案 连载之一
 
陈功富(发布时间2008/6/21)
 

孟照国被UFO击昏案和三上飞碟的三、四类接触案,一时轰动了红旗林场的前村后店,各路专家、学者、记者纷纷而至,消息很快传遍省内外的新闻媒介,同时也震撼了世界UFO界……

本书所介绍的UFO事故发生地—凤凰山,位于中国黑龙江省五常市山河屯林业局红旗林场的管区,地处北纬44°07'31",东经127°59'16",海拔1633米。是长白山系张广才岭中的一座山峰。此山岩石带嶙屹,灌木丛生,草茂林密,四周有牛顶子山、白石砬子、二顶子、一顶子等山围绕,南侧与吉林省交界,平时人迹罕至。该处山区夏天多雾浓,秋季满山红叶,层林尽染,不是香山胜似香山;冬季白雪皑皑,冰封雪飘,原驰腊象,一派北国风光;春天冰雪消融,群山翠绿,野菜争艳,草药放香,山花吐蕾,百鸟飞鸣……具有二千多人口的红旗林场就座落在这群山的北麓。山民上山伐木,靠蜿蜒蛇行般的小火车深入林区。

事件主角——27岁(1994年)的孟照国一家3口就住在这场区的南侧,3间砖房紧靠一顶子山而居。妻子姜玲是憨厚纯朴的农村妇女,28岁,女儿红雁6岁,刚上小学。震惊世界UFO界的凤凰山UFO奇案就发生在这普普通通的农家屋里和宁静偏僻的凤凰山南坡。有关事件的全貌,让我们从头说起……

一、突发于凤凰山麓的UFO击昏案

1994年6月9日早晨7点多钟,由红旗林场开出的一列森林小火车,满载30多人向凤凰山方向驶去。车上的人有的带着照相机,有的带着望远镜,车上吃的、喝的,样样俱全。在离凤凰山不到20里的牛顶子山西侧山坳里,小火车的双轨伸到了尽头。小火车停下后,一群人迅速跳下火车,三五成群地向凤凰山急行而去。此时天气晴朗,群山山谷里的云雾环山缭绕,在晨阳的光照下,有如条条白色的纱巾围绕在绿山老人的脖子上。

人群无心欣赏这大自然的仙境美景,只是急冲冲地赶路。在离凤凰山南坡约10里路时,只见两三个青年举起望远镜向凤凰山方向眺望,一个看过,又递给第二个,可是他们什么也没有看见,当望远镜递到第三个青年时,只见他双手举镜,向凤凰山南坡一片山岩乱石方向扫视,当他寻视两、三秒钟之后,立即说:“看到了!”,话音刚落,便一头载倒在满是野草山菜的绿地上不醒人事。当场同来的人们几乎个个惊呆,看到倒地的青年人满嘴是草,双手也紧紧攥着青草,痛苦之状,难以言表。人们马上开始抢救,有人忙喊走在前边的人群停下来,有人背起这青年就向100米开外的一个塑料大棚跑去,对被击昏者进行救护。原来,这一群人就是山河屯林业局红旗林场的职工,被击昏者便是飞碟近距离目击者孟照国本人。此次击昏事件就是罕见的凤凰山UFO击昏事件。神奇的外星人接触案也将由此开始……

此时,这30多人中有十几人一定要上山去看孟照国看到的究竟是什么?这一组的十余人由曾目击过怪物(飞碟)的冯少波带领积极上山搜寻,奔向怪物降落地而去,但未见到UFO,在降落地附近的山岩乱石中,有翻落的巨石和压碎的石头新碴,并发现异于地球人造的五彩塑料布,但没有拍照。另外20来人对孟照国进行急救,首先将之抬入附近100米处的塑料大棚。牛景山等四五个人按住孟照国(因孟口吐白沫,拼命挣扎,甚至还头顶地,双腿倒立)。司机宋占有急于找木杆,搭作简易担架,准备将孟抬下山去。有人用对讲机呼叫林场林辉大夫乘小火车马上上山救护孟照国。

不一会工夫,红旗林场卫生所所长——林辉大夫乘小火车赶到。当时,孟照国抽搐不止,见到阳光后,直喊“光”,且用双手捂脸。于是有人用帽子和牛景山的黑色上衣将孟的头盖起(因孟见到阳光后十分惧怕)。将之抬入大棚后,孟当时的表现是两眼发直、怕光、怕铁器,当别人将其甩丢的手表找回来时,孟因怕铁,一掌将手表打飞。因此,杜会计(杜景富)看到孟照国裤带夹子是铁制品,又怕孟站起来打人,就将其裤带抽走,这一举动引起孟老六(孟照国俗称)误解。这时,孟不会说话,舌头僵硬,两眼瞪得大大的,有时眼球还会快速左旋右转(后来得知这是外星人眼睛的转动方式)。

林大夫企图用听诊器检查孟照国的血压、脉搏、呼吸和其它指标是否正常,孟照国恐惧铁器,一概不让检查。因此,林大夫决定用担架将之抬到小火车(距大棚约10里路远)运回林场卫生所进行救治。当人们用临时赶做的担架将孟抬去小火车站的途中,还将孟摔了一下,孟的后脑碰到了地上。待抬到小火车上时,孟怕铁器,人们用木方子将孟的担架垫起来,急速开往40里远的林场卫生所。在小火车回返的途中,孟照国和众人回到林场卫生所,林辉大夫又量了孟血压、脉搏、呼吸等都正常。但是,孟仍十分怕铁,当林大夫用铁制听诊器靠近孟时,孟一掌将听诊器打坏。有人用铁勺子盛水给他,孟照国口渴但他不敢喝,改用玻璃杯盛水给孟才喝。为了证实孟老六是否是在故意装疯卖傻,刚到卫生所时不久,林大夫曾用香烟火头往孟的眼珠上烧(几近眼珠),孟毫无反应,眼皮也不眨动,这使林大夫相信孟的一切反应都不是装的。

当日下午,孟照国能稍微起身走路,才被孟庆海和众人搀扶送回家中。当时,他躺在沙发上,头朝北,不一会,就好像有人托盘式地将他头调向南方(凤凰山方向)。这期间,有左邻右舍的人们来探望,约4时许,林场负责人携带慰问品来探视孟,孟当时反应迟钝,孟照国原本不是这样,是个活泼好动,性格开朗的人。身体也十分健壮,无任何病。

待晚上7点多,孟进入其卧室入睡,其妻和女儿睡在孟的身边。次日(6月10日)4点多钟,孟起身到卧室沙发上躺着,头朝北,不一会,头一下子就朝南躺着了(为什么?后续解释)。这时,他的妻子起身准备早饭。饭后,孟能走动,走出院外去红旗林场(约一里多路)小卖部。当时思维一直恍惚,记忆不清,所发生的事情好似是多年前的旧事。因此,有人说:“孟老六傻了,这人完了”。可当孟照国记忆清楚后,他说当时他听见这话十分反感,心想:“谁傻了?你们才傻了,和你们说话都不理我!”。

就这样,一直到7月16日没有太大变化。孟还是怕铁、怕光,记忆还不十分清晰。这时(6月10日),孟照国发现脑门上有扣子大小的图形紫红色印记,还带有一条小尾巴,直达右眉中间,酷似他所见到的怪物的形状。这次事件就是引起世界UFO界瞩目的凤凰山击昏事件的起始概况。

二、UFO为何选中凤凰山

孟照国被击昏事件之所以引起国际UFO界和科技界人士的重视,是因为这起事件并非普普通通的中暑晕厥案例,被认为是十分奇特的飞碟第四类近距离接触案,是外星来客一手泡制的有计划、有目的的一连串星际人交往事件。那么,为什么此案例恰巧发生在凤凰山山麓呢?这就要谈谈凤凰山山川地貌和风土人情,从而知晓飞碟和外星人为何光顾凤凰山,并导演一场惊心动魄的凤凰山奇案。凤凰山北坡朝向红旗林场场部,南坡朝向长白山群山,平时人迹罕至。此山深处,山石磋碜,灌木杂草丛生,粗大挺拔的百年古松和白桦直冲云天,有原始森林之势。

从前,林区居民以伐木为生,在山下低谷处修建了小火车,过着林海雪原式的山区生活,平时小火车在居民区附近的山峦峡谷中川流不息,运载着山上伐下的圆木和枝材。近年来,由于采伐使近山区林木渐少,深山老林中的古木又属吉林管区,不能采伐。因此,林区的居民们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大动脑筋,开拓出第二产业——业余上山采野菜和中草药出售,增加家庭收人。

然而,近处山坡山顶的野菜很少,人们只好远足跋涉,进人离居民区50里开外的凤凰山南麓一带采撷。这里的山林,尚没失去大自然的本色,山草野菜碧绿,清泉清澈见底,甜中带甘,胜似琼浆玉液。这里因水质好,具有天然的磁矿,所以养育出的山禽野兽也个个体肥毛亮,山上獐、狍、野鹿、兔、猬、熊、獾样样俱全。这里的草很多是名贵中草药,营养和治疗效果众人称奇。就拿一种叫作“顶山红”的章本植物来说,叶绿花红,花艳迷人,它的营养价值胜过长白山人参,就连原苏联太空人也选用它的溶液作太空饮料和食品。凤凰山麓的野菜更多更齐全,营养十分丰富。就拿人们广为采撷的老牛广(学名叫蕨菜)来说,它含有丰富的营养成分和稀有元素,略带苦味,既可烹食,又可入药,每年四、五月,满山遍野,郁郁葱葱,山民们白天忙于采撷,夜晚整理晾晒,待干后装成袋,卖给收购站,远销日本。

这里的天然景色更是令人留连忘返。夏天,待天气晴和,霞光普照群山,放眼望去,山青水绿花红,宛如一派仙景;秋季来临,满坡红叶,真有万类霜天竞自由的境地。每逢阴雨天气,山顶谷地浓雾缭绕,恰似白色飘带,随风飘荡,好似仙女彩带翩翩起舞。待到寒天腊月时节,又是一派北国风光,满山满沟的厚雪大地,一片银白,群山盖上厚厚的一床白色的棉被。真是原驰腊象,不亚于松花湖边的雾松雄姿……

总而言之,这里的原始森林,一派大自然本色;无污染,无噪音,无工业垃圾,无汽车废气……凤凰山以慈母般的心怀向人们奉献着,她身上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水都是宝物,可作高贵补品,可加工入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红旗林场一带的居民在这凤凰山的优质水源的滋润下,在大自然清新环境的陶醉下,人人都细皮嫩肉,满面红光,凤凰山地杰人灵,凤凰山真乃风水宝地!

以上所述,也只是拣一漏万,远没有道出凤凰山的真面目,比如它位于北纬30°至45°度神秘地带之内,山上的天然磁矿地质带的特异。此外,凤凰山还有许多奇异特性常人并不知晓……所有这些,都是人们待探之谜。也许正如此,凤凰山便成为UFO选定的理想降落地。

三、孟照国探奇首遇UFO

孟照国6月9日被UFO击昏之前,过着一段神奇经历,让我们慢慢说来……

1994年5月,春返大地,万物更新,凤凰山野花盛开,万木吐春,各种野菜、草药也都长出翠嫩的芽枝。人们都忙于去远山采野菜,早出晚归,盼望着能多采撷,以便使自己的钱包更加充实。有的人干脆在山坡上搭上塑料大棚,晚间就住在里边,白天以此为基地进行野菜晾晒……在忙碌之余,人们举头远望,发现凤凰山南坡上有一银白色的庞然大物停落着。然而,这些纯朴无邪的村民们万万没有想到,这就是实属难遇的UFO。他们起初认为是哪家在山坡上搭起的塑料大棚,更有人认为这是一片冰盖(以为前几天下过一场冰雹未化)。亲眼目击者多达数十人,却没有引起谁的注意。

然而,纯朴之中必有精灵之人,孟照国就是一个。他见到此物之后,心想,不像大棚,可能是飞机施放的气象气球。于是心生一计,看是否能弄点东西(如胶皮、尼龙绳、小电机之类)回家使用。就这样,他回家和自己的亲戚李洪海(26岁)商量后,两人便身带砍刀、螺丝起子等铁器工具,于6月7日上山,直奔凤凰山南坡而去。

孟老六两人来到南坡一片石子处,停落物清晰可见。待接近到怪物300米尺处,孟照国发现不是气球,这位很有心计的小伙子马上叫李洪海藏匿起来。自己靠近怪物,万一有个闪失,好让李洪海往家跑报案。就这样,孟照国自己小心翼翼地向怪物走去,当孟接近到约150米时,怪物突然发生警报声,由于孟没有想到,所以被吓得趴在地上。之后起身向李洪海跑去。坐下来,孟点着一支烟借此镇静一下自己的心绪。几分钟过后,孟不甘心,仍要去看个究竟。李洪海有些恐惧,当场阻拦,孟没有听,极强的好奇心驱使他沿原路积极靠近怪物,机械手表走时正常,时针指到11点10分。当走到150米左右时,怪物再次报警,发出5秒长,3秒短的一种悦耳警报声,身上背包中的铁器工具和皮带卡子铁环、手表产生极为强烈的电击感觉,逼迫孟照国不能再度靠近,只好沿来路又返回李洪海藏身处。这次往下走500多米,又点起香烟猛抽,两人商议一会,李洪海不让孟再去,然而难以平息的强烈好奇心驱使孟照国再次上山,这次他改换了一个角度,由另一方位向怪物走去。然而,当接近约150米时怪物再度警报,铁器产生更为强烈的电击感,这使孟照国彻底醒悟,军事禁区都有电网,这个怪物也是鸣笛告警,不能再靠近了。心想:火车临开车前还鸣笛告警,它是不是也要走了?于是回李洪海处,两人一起下山。

这时李、孟都有恶心的感觉,孟照国还有铁器麻身的感觉。当晚返回家中,述说自己凤凰山历险记和怪物无法近之情景,红旗林场众人哗然。有的不信,有的说快去坐快车去哈尔滨找研究UFO的人报告,有的急于猎奇……好胜求奇者多人,要求孟带路,次日去山上看个究竟。但天公不作美,6月8日天降大雨,上山不成,只好静待来日。

6月9日7点许,红旗林场职工由工会主席周颖带领一行30多人,由孟照国作向导,带上吃喝食物、望远镜(7倍)、照相机等向凤凰山南坡出发。先乘小火车走40余里,然后尚需步行20里才能到达怪物降落地。下小火车后,30多人熙熙嚷嚷,分几组前后顺行,孟照国走在中间之列。当距怪物降落地10里路之遥时,好奇心甚强的青年们便举起望远镜进行扫视,头两个青年人姜士杰和史宝臣观看后,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当望远镜传到孟照国手中后,便发生了文章开头所描述的情景,于是发生了轰动国内外UFO界的凤凰山击昏案。

四、为解迷亲访知情者

孟照国击昏案轰动了红旗林场前村后店,人人相传,同时消息也迅速传遍省内外。首先对此进行报道的人是UFO爱好者——山河屯林业局宣传科科长关洪声,省内的《镜泊报》、《黑龙江林业报》和《生活报》等对此都进行了报道。

省科委有人于6月19日也对现场和孟本人进行了采访,但由于当时孟的记忆未完全恢复,而且首次采访是在7月16日之前,因此,7月16日事件尚未发生(后续小节介绍7月16日事件),所以,一些报导不完整。根据上述情况,于8月3日至8月8日作者偕同一名摄影师小侯前去采访。这时,孟照国身体状况已恢复,记忆清楚,对6月9日击昏事件和7月16日夜晚发生的神游事件记忆历历在目。笔者录制了120分钟的录影带,抢救医生和孟照国亲口叙述经过的录音带四卷,还拍有大量照片,其采访过程艰辛、神秘而又惊险……

1994年夏。笔者随同哈尔滨天文馆夏令营探访了吉林陨石坑4天之后,于8月3日从吉林市乘火车回哈尔滨,在回哈途中路经吉林省舒兰县的舒兰站和黑龙江省五常县的山河屯站,笔者便在山河屯站下车,后到林业医院打听孟照国的情况后,又乘下午4点15分的小火车由山河屯站急奔红旗林场而去。这里的小火车是单线运行,沿路各大站既没有信号灯,也没有水塔,发车信号不是红绿灯指示,而是由火车司机面对面交换“签字”来控制车辆运行,虽然此法古老而原始,但安全性却是很高。

一路上山峦起伏,路基弯弯,绕过山梁,转过河流。当时正是多雨涨水季节,只见三岔河水湍急奔流,浪花翻腾污浊,紧贴河边行驶的小火车给人一种错觉,就像行驶在水面上一般,当小火车急转方向飞奔时,真担心会翻入河中。此时的季节正是盛夏,座座山峦长满葱绿的林木,远远望去,有的酷似雨伞,有的宛若飞碟。随着火车的飞驰,山峦越来越高,林木越来越密,渐渐驶入群山连绵不断的凤凰山山麓。

也许是心理作用,心头上涌起的神秘之感越来越浓。尤其是当在小火车的邻座旅客得知我们是为采访凤凰山事件而来的,旅客们的话匣子自然打开,唠叨不绝,有的述说听到的凤凰山事件始末,有的描述从前亲眼目击UFO事件的情景……在到达终点站——红旗林场站之前,已有数起飞碟目击报告记入了笔者的脑际。因而,也就产生了对此处群山更为神秘的感觉。

乘小火车走了4个多小时的路,于当晚8点30多分到达红旗林场。此林场地处凤凰山北麓,下车后四周一片漆黑,村落偶尔有几点灯火闪耀,衬映着天上的点点繁星。这和在大城市到达火车终点站,灯火辉煌的景象迥然不同。

在火车司机和乘务员帮助下找到车库值班人员,在黑暗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将我们送到林场招待所。随后又找到服务人员和林场领导同志多人。当时萧士清副场长,周颖工会主席都来到招待所,连夜向笔者介绍了当地击昏事件的始末,及孟照国后来发生的种种神秘事件。当场还有山河屯林业局和哈尔滨质量检验所前来出差的李先生和陶先生,直到晚上12点许才熄灯就寝。

次日,早饭之后,笔者走访了凤凰山飞碟目击者,击昏事件现场抢救者及有关知情人员计20来人。有白发老者,有血气方刚的青年,有干部,有工人,有现场救护医生……常言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笔者认为要想了解事情的全貌,能辨别真假,必须先调查周围人员,掌握全局讯息,然后再采访本人,这样好多情节的吻合或差异必暴露无遗。林场内内外外,小火车车上车下,都是极好的采访地。在场领导的关心和支持下首先录制了林辉大夫抢救孟照国经过的录音带。3天后于8月6日才接触孟照国,到其家对其本人和他的妻子进行了采访、录像、录音和照相。可谁也没有想到,这次采访却充满着神奇色彩和突发事件……

8月6日早晨8点许,我们在林场工会主席周颖(40多岁)的带领下,踏着土路走向孟照国的家。孟家位于林场居民区的西南边三顶子山山麓,三间砖房样式新颖别致,房屋上饰有罐头瓶和高级名酒瓶做成的标志物,都是孟照国自己设计的。房前和房左是一大片园田地,一人多高的向日葵黄花正艳,绿叶红樱的包米长势良好,各种蔬菜应有尽有,食用水井就打在园子内,自制电泵可以吃上“自来水”,也是孟照国自行设计的。后院内是孟照国亲手侍弄的沙果树,那沉甸甸的绿色果实压得枝条弯下了腰,映入人们眼帘的是一派典型的农家景色。举头南望,左前方是凤凰山历历可见,正前方是牛顶子山,右前边是白石砬(音蜡)子山(即三顶子山)、二顶子山和一顶子山屹立在南,笔直的松柏树站立山脚下。

我们在红旗林场工会主席周颖的陪同下,踏着孟照国昨天刚修好的院中砂石土路进入了孟家,开始了采访工作……。我们架好了摄像机、装好了录音带,说明了我们的来意,孟照国便开始了神奇的讲述,滔滔不绝的话语和肢体动作顿时给我们带入了神奇世界!……

五、隐形外星人光临孟家

孟照国首先讲述他发现了飞碟,最初以为是探空气象气球,后来和李洪海在凤凰山南坡三次靠近怪物而没得逞的经过。语言生动逼真,言语间时常夹带着东北的地方土语,甚有情趣。他时立时坐,其动作形体不亚于名演员在演小品。

最引人入胜的是孟照国回忆6月9日被击昏当时的情景,和奇特高大女外星人来到孟照国身边和家中的情景。他说:“我被怪物(飞碟)击昏那天,当时我接过望远镜观看,一扫视发现飞碟前站着一个穿黑衣服的外星人,他举起左手,手心夹着一个像香烟盒大小的东西,瞄准我的脑门,一道强光光柱打过来,光柱的强度要比闪光灯强上百倍。我当时感到脑门激烈疼痛,针扎一样,立刻被击倒在地。可是我心里明白,大家在抢救我,背起我就往一百米开外的塑料大棚跑去。

当时我被阳光照射后感到难受,同事们就用我的帽子和别人的黑衣服将我的头蒙上。尽管如此,我感觉到脸上好像只有一层纱布,他们的所作所为,一举一动我都看得真真切切。当我被抬进大棚中时,就看到一个身长3米高的外星人从天而降,随后侧身进入大棚,由于她个子太高,将大棚顶起一个大包。外星人穿着开档连衣裤,嘴和鼻子都被罩着看不见,只现出二只像小皮球大小的大眼睛。由于穿着开档裤,阴部看得很清楚。因此,可以断定他是个“女人”。当时我感到脑门发麻,然后听到一种声音,很难受,想站起来,在场抢救我的同事们不让,都按住我。这时,这个“女人”用手在我脑门前一划,我的头脑中顿时一片空白,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时我的心情已平静多了。这个“女人”还用小手指勾住我的手轻轻地晃了晃。我便开始打手语。然后,这个“女人”想对我“非礼”,我害怕地拼命挣扎。当时,杜会计等将我的裤带给抽去,我很生气,心想:“这不是在帮外星人的忙吗?”(实际上,这是一种误解,杜会计他们是因为孟照国怕铁,才把有铁卡子的皮带抽去。因为大家根本看不到有外星人在,所以也就不存在帮忙与否的问题。)

孟照国接着说:“我还看到女外星人在我左手腕处划了一个圆圈,我也身不由主地在左手腕处画了一下,这时众同事发现我的手表不见了,因此,有人马上跑到我被击昏处去寻找。不一会,果然找到,手表被拿回来,当人们把表还给我时,我伸手去接,却被女外星人一巴掌打飞(这个情景在众人眼前看到的是孟照国把表打飞)。与此同时,新调来红旗林场的汽车司机宋占有便急匆匆地赶制临时担架,用木条和绳带绑起个简易担架,将我放到担架上,向小火车方向抬去。当由大棚途经我被飞碟击昏地时(约100米远),我这时心里很难受和恐惧,并看到此处有一个光球存在,就像舞厅中滚动的灯光一样在此处游动。抬我的人没有查觉出我的心理变化,只是飞跑着越过了此地,直向小火车道跑去。这时那个外星人也一直在我的身后尾随着,身体是悬浮在空中,离地有20多厘米。”

孟照国还回忆说,在抬他去小火车站的途中,担架失落,将他的头部重撞了一下。这时,那个女外星人又用手在孟照国的脑门处划一下,孟就平静多了。到了小火车站之后,车还没到,那个女外星人还一直悬浮在孟照国的头部前方。由于人们发现孟照国十分恐铁怕光,因此用木方子将担架架离小火车(小火车是铁制的框架),孟照国躺在担架上,头朝南,众人围在孟的四周而坐,保护着孟,林辉大夫也坐在孟的身旁。小火车开动,风驰电掣般地向北开往红旗林场场部所在地,林场卫生所就坐落在场部院内。这一切孟照国也都描述的头头是道,与事实完全吻合。

同时,孟照国还说,那女人眼睛有碗口大,突出,有黑眼仁能脉冲式地左转和右转。当小火车向林场急驰的时候,那个女外星人在小火车悬浮离地,随同小火车一起奔驰。孟还说:“我对她既无好感,但也无恐惧感。当小火车行驶到大榆树(是个站名)时,那个女外星人突然趴在我身上,硬用手扒拉我的生殖器,并发生性关系,当时我感到十分疼痛。大约有10多分钟的时间,小火车走到06处(小火车站站名),她下去了(这就是人们当时听到孟照国口中说“输出!输出!”声音的地方)。然后又悬浮着跟随小火车前进。接着又随同我一起进入林场卫生所的屋。”

孟照国接着回忆说:“来到卫生所后,有很多人,我当时感到身上无力,但一切都听得清。林大夫用听诊器给我检查,当带铁箍的听诊器靠近我的胸前时,那个女外星人一巴掌把听诊器打飞!(在场人目击当时是孟老六把听诊器打飞,而这里孟照国却说是女外星人所为?)所以众人说我怕铁,就换成塑料的。我想尿尿,尿不出来,女外星人一摆手就尿出来了”。

在林场卫生所中,使孟照国记忆尤深的事情是林大夫用香烟头的火焰烧向他的眼睛。孟在回忆时说:“林大夫太不像话了,用香烟头烧我的眼睛,这简直是开国际玩笑!”当时他还满带表情地模仿林辉大夫的举止。在卫生所发生的事情中,还有几件孟没有具体谈到。其一是,当时林大夫看到孟照国不能说话,于是就用纸条写上“说话”二字,孟照国接过笔后在纸上写下了类似ZSohjAgje-Agi和SoFjZsegge两行又像英文又不像的字母,有的写得较潦草,又不是英文和俄文字母。

其二是,当时林场女工(统计员)郑秋林进入卫生所,穿着长裤,腰带扣在腰上,在腰带金属夹子底下有扣子,扣子上有英文字母,孟当时用手指着郑的腰带夹子,对其扣子上的英文字母甚感兴趣(这一举动大家都看到了。但究竟当时是对英文字母感兴趣?还是郑身上的什么东西感兴趣,有待考究)。

孟积极回忆说:“待到下午2点多,我能直立走路了,林大夫让孟庆海等人搀扶我回家。那个女外星人也一同随我回到家中。当时她一进屋,我看到她的大个把我的屋顶顶出个大包,我心想,可别把我的房子给顶塌了。这时只见她双腿短了一截,腿上的裤子膝盖处因腿短了而出现了皱褶。这时她刚好和屋顶一般高,约2.6米左右。我心里才踏实些,这样不会弄坏我的房子。心想:外星人真有本事,身子可伸可缩。”

我让那女外星人坐下,心想:“人家老远来了,可别慢待了人家。”可是她不理会我的话语。我头朝北在客厅的沙发上,这时,那“女人”夹着我又把我头调个方向,使我的头朝南(凤凰山方向)。我可以感觉到她的手是软绵绵的。当时,我的腿感到不对劲,她就给我抬一下,这使我感到很舒服。从这时起,我对这个“女人”开始有好感,觉得她本事真大。

这时左邻右舍都来看我,有的摸摸我的脸,有的转几圈就出去了。我母亲来了,看了我后,说:“这下完了,老六傻了。”我四哥看看我,又管牛去了。约四点钟左右,林场领导带着慰问品来看我,我心想:“这个女人站在屋中,穿个开档裤,多不雅观!”这时,她好像理解了我的想法,一纵身就从后窗户跳到外边的果园中不见了。

约有半个小时,待林场领导走后,我妻子回来了,使劲推我,我母亲告诉她,我看飞碟去得病了。我想喝饮料,别人也不理。那个女外星人这时又从后窗户回来了。我妻子姜玲此时正做晚饭。我示意让女外星人坐,她也不理我,一直站着。我起不来,好像有什么东西拉着我。晚饭后,我妻子姜玲问我上炕不?我说不用。到了晚上7点多钟,我被妻子弄到里屋卧室炕上,那个女外星人也随着进里屋,并睡在我的身边。这时姜玲和孩子睡在另一边。约晚上8点多钟,这个女外星人又开始对我“非礼”(性交),和上次(在火车上)姿势一样,这次无痛感,也无语言交流,直到晚上10点多钟完事。完事后,就睡觉了。

次日,4点钟我醒来,她依在我身体的侧边,两腿伸出炕外悬浮着,摸她的衣服感到十分柔软,如果闭着眼睛摸,就好像肉皮子一样的感觉。当时,我看到她的屁股也是悬浮一定高度离开炕沿。这时,我问这个“女人”:“你一夜没睡吧?”她不理我。我就从里屋卧室炕上下来,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头朝北躺下。这时女外星人跟出来,用手又将我调一下,使我的头又朝南。

约10分钟之后,我妻子姜玲开始下炕做早饭,并跟我说话。问我干嘛到客厅里来了?我说:“嗯哪!”姜玲就到厨房去做早饭去了。这时,我听见外边有一种“嗒!嗒!”的声音,我想起来看看是什么?那女外星人压着我不让我起来。然后就来了一个外星人,比女的高些,从屋门弯着腰进来,身上穿着通身的连衣裤、悬浮在地,他一直腰,把我的屋顶顶了一个大包,我很担心会把我的屋子给弄坏了。

这时,我家中的这个女外星人开始与那个外星人(似乎是男的)开始讲话,他们说话声音像老鼠“嗞!嗞!”的声音,“女人”说话声尖,男的说话声粗憨,由于男的比女的高,所以女的仰着脸跟那个男外星人说话,男人的脸向下看着“女人”。大约说有1分钟的时间,那个男外星人从门出去了,屋顶便落回原样,在院子中升起有20多米高的一道光柱就不见了。

我还看到这个男外星人的两个大眼睛比女外星人的略大。男外星人走后,我和那个女外星人说话,让她吃饭,她也不理睬我,也不吱声。饭前,又有一个林场女职工来看我,我与她说话,她也不理我(这是孟照国回忆时的说法,当时孟心里以为说出话来,但实际上他没有发出话音来,所以别人听不到,也就不理他)。

我只好自己与家人吃早饭。早饭后,林场卫生所的林大夫来看我,当时我说话还很吃力,林大夫让我多休息。送走林大夫,我感到身子很虚,就躺下休息了。

我让女外星人坐,她不吱声。这时我对她已十分好感。快到中午,我起身去林场卫生所,路上别人好像都不认识我似的,我跟他们说话,他们都不理我,还有人说我傻了。林场干部们见我都和我说话,这时女外星人一直跟在我的身后。当时林区小火车装车后向山区开走了。这时我听见那个女外星人在我身后笑了一下,声音不大,我心想,你还会笑啊?!大约在中午10点多钟,在红旗林场场部门口,那个女外星人把左手一伸,手中拿着一个类似香烟盒的仪器在我胸前划一个“十”字,然后飞腾而起,一道白光奔凤凰山方向飞走。

这时,我的大脑感到清醒多了。之后,我到小卖部买了点黄瓜和冰淇淋吃,又买两瓶啤酒到我哥哥家。当时喝了不少酒,一点事也没有(注:孟照国从前喝一点酒都不行,自从被击昏后,这是第一次喝酒,酒量大增)。我哥哥还问我一些事,我不愿意说。喝完酒后,呆了一会,我就回家休息。

六、腿上神秘的疤痕

孟照国回忆说:“待到第三天(即6月11日),这天下雨,我感到肚发痒,用手一搔,搔下一块“肉皮子”来(实际不是肉皮子,可能是女外星人在孟被击昏后,在山上塑料大棚中就给他作了手术,然后在伤口处贴上类似地球上医院目前使用的OL绷带一样),用手一拉,伸好长,约有半尺多长,一松手,又恢复原长(几厘米),妻子姜玲看到后说:“挺大个人真没有出息,还玩自己的肉皮子”。随后,我在右腿内侧的疤痕处也搔下一块“肉皮子”,用手一拉伸得更长,一松手也缩回原长,这东西能伸能缩,真奇妙。在脑门的印记上也搔下一块“皮子”,也有弹性,随后我将之扔到地上,我妻子姜玲用扫帚一扫扔到灶炕里烧掉了(这是外星人留下的宝贵证据,烧掉甚是可惜)。

孟照国还说,他自己用手摸摸右腿内侧疤瘪中还有两粒像绿豆粒大小的硬物,林场职工也有人用手摸过。当时人们都不知是何物,是什么时间植入的。直到7月16日夜里孟照国被外星人接入飞碟中,用抽油状的抽子将这二粒东西吸走,人们才发现,这原来很可能是外星人植入的某种测试仪器。它的作用虽然外星人说过,是用来测血压的(孟照国在飞碟中曾问过),但据我们分析,它的作用不仅仅是用于测血压,可能还有别的其它功能。因为自7月16日吸走这两粒东西后,孟照国记忆也就开始清楚了。再者,孟手术后不出血、不溃烂,所以很晚才被发现。同时脑门的印记似飞碟,右腿内侧的伤口疤痕也酷似飞碟形状,难道这是外星人的高科技手段吗?

第二章 造访飞碟世界

在我身边的外星人对我说:“60年之后,我们星球将有一个地球农民的儿子。”我马上问他,“我能不能见他呢?”外星人说能看到的。我又问外星人来地球干什么?住在什么地方?带我来的外星人对我说:“一是来避难;二是来地球选人种;三是考察地球。又告诉我说,他们来自太阳系下银河系上……”

孟照国在1994年6月9日于凤凰山南麓被飞碟击昏的事件,仅仅是凤凰山外星人奇案的序幕,真正令人刺激和更感神秘的事情,还是在1个月零5天后(7月16日)夜里孟照国神游风凰山飞碟基地的惊险经历,笔者相信在这起极不寻常的飞碟邀请案例之后,有些读者可能会感到茫然和疑惑,甚至不敢相信这是否是事实?是不是孟照国精神出了问题?还是孟头脑中的幻觉?

笔者认为,这些都不成立,因为四维、五维乃至多维的时空的事物,用常规三维时空的思路去认识是无法理解和相信的。只要多读些有关UFO的神奇案例和披露的资料,孟照国神游经历也就可以理解和认识了。

一、穿墙过壁夜飞凤凰山

在采访中,孟照国声色俱佳地讲述了被击昏后近一个月来的情形时,他拿出一支烟点燃后猛吸几口,有如浮云般的烟雾,顿时在这不算大的客厅中旋升缭绕,更增加了神秘色彩。接着,孟便讲起7月16日夜晚发生的事情:“当时晚上9点多钟,看完电视,我在里屋炕上似睡非睡,只听得外边有“嗒!嗒!”的声音,和6月10日清晨发生的声音类似,当时我心中一阵紧张,心想:“莫不是有小偷光临?”于是顺手将炕边的一个小木棍摸过来,放在身边,以防不测。这时只见窗户框处一道白光,上次来的那个外星男人进来了,对我用汉语说了声:“走啊!”声音很憨,虽然口音不像常人的声音,有点大舌头,但说话很有逻辑。当时,我很怕,但不知怎么地,5秒钟后心绪一下子就平静了。于是我就下了地,只穿个裤衩,我妻子还在睡觉。这时有10点来钟。他拉着我转身就朝南墙柱脚方向走去,我说,这是墙,出不去,他说没问题,拉着我,一下子从墙角处出去了,当时我什么异样感觉也没有,到了院内,我感觉有些冷。心想我只穿个裤衩,我得回去穿上衣服,这时,这个外星人从左裤兜里掏出一件物品,打开后像个斗篷,一下子就给我披上了,用手在我胸前一比,斗篷就贴在我的身上了。斗篷背后有个像杯子把一样的东西,他用手一提,我和他就升空起来离地约有20多米高,向东南方向(即牛顶子山和凤凰山方向)飞去。飞大约3分多钟,到达了目的地。”

二、荧光辉煌的碟外奇观

孟照国介绍说:“飞到飞碟基地”后,往下一看,约有四、五亩地的面积一片荧光,如日光灯管一样明亮,中间停落着那个最大的怪物(飞碟)。它的前部凸出部分最亮,大怪物周围,还停落着许多小怪物,它们发出的光很亮。在整个怪物停落区四周有一圈圈虹一样的光环,各环之间距离约有半米左右。从里往外看,一圈比一圈大,颜色一圈比一圈深。

这时,带我来的这个外星人手里拿出一个类似香烟盒大小的仪器,伸出手对准中间那个大飞碟前部凸出发光部位,发出一道白色强光,将彩虹切开一道缝隙,他托起我从缝隙中向下进入大型飞碟中。当时这个大飞碟是尾部向上张开,我们先站在飞碟尾部,然后从这张开的入口中通过飞碟尾部走廊进入大飞碟的圆形接合处。

三、碟内的奇特见闻

进入飞碟后,我的大脑突然感到清醒起来,一件件事都记起来了,我看到飞碟内部空荡荡的,中间有个人大脑袋(有小锅那么大)、大眼睛(有如小汤碗那么大,直径约有10厘米),坐在一个两头上翘的悬浮着的椅子上,椅子底下没有腿,他穿着连裤橡皮似的“太空衣”,从头到脚连在一起,没有扣子,戴着像头盔样的东西,所以看不到嘴和鼻子,只能看到眼睛,两个大眼睛还左旋、右旋,滴溜溜地直转,胳膊也很粗大,衣服没有扣子,装束和带我来的那个人装束差不多。

这时带我来的外星人和那个大脑袋外星人(好像是个指挥官)说了一会儿话,声音也是像鼠叫一般,我一句也听不懂。外星人就喝起一种很像牛奶般的白色液体。喝完后一松手,瓢状容器自动又收回原处。在这过程中,还从飞碟左侧的墙壁处自动裂开一个缝,从里边走出一个人,他手里托着一个像电视机形状的方形盒子,大约有50厘米×30厘米的大小,来到我身前,让我看。由于他个子高,我只能看到他肚脐处,伸着脖子还看不到盒子,所以他就弯腰把盒子落了落,这时我可以看得真切了,比彩色电视屏幕清楚多了。有白的、有蓝的、黑灰色的,还有像石头块似的东西一串串地运行,整个物体都在转。

这时带我来的那个外星人说话了,他指着屏幕上正在转动的一个大形球体说“这就是你们地球人所说的木星”,又指着大球体旁边的小块说:“这就是你们地球人所说的彗星,它们就要相撞了。”还说:“这就是你们所住的地球。”当时我还问外星人为什么彗星和木星会相撞呢?外星人还很详细地为我作了解释:“就以地球上事为例,比如地球上的火车在快速急驰时会把附近地面上的纸屑、树叶等小物体卷起来贴在车身上”……我似乎听懂了外星人的举例解释。

然后,那个外星人直起身来,托着那个方形盒子就又进了刚才出来的地方,那地方看不到门,并没有明显的进、出口,和火车车厢中的墙一样,平平整整,当他往前一站,墙的板就自动开启,宽度和他的身体宽窄差不多,他从这里进去后,开启的缝隙又自动合拢了,没有一点痕迹和缝隙。

这时,坐在两头翘悬浮椅子上的那个大脑袋外星人往“墙”上一指,从墙上便出来一个像瓢一样的东西,他拿起那瓢状的东西往上一举从上边就出来一个管,从管里流出像牛奶一般的白色液体。站在我身旁,带我来飞碟的那个外星人问我渴不渴?我说“不渴”。那大脑袋外星人喝完瓢里的东西,一松手,那瓢状物就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去了,很有意思。

带我来的那个外星人用左手从我左边的墙壁上抽出一个椅子,也是两头翘起,他示意让我坐上,我有些犹豫,他推我一把,我就坐上去了。坐上去之后,用手一摸,是块金属板,坐在上边感到很舒服。

在这时,我发现我左边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一些小怪物(小飞碟),形体不一,左边有27个,右边有17个,这是通过数光点计算出来的,总共有44个。再加上尾部的2个共有46个。其中停在大飞碟尾部的飞碟形状像两个盘子扣在一起,它上边的盘子发光比别的亮。四周还有几个在游动的“小怪物”。

我观察大约有20来分钟的时间。这时大脑袋外星人和带我来的那个外星人“嗞嗞!”地说些什么。我是什么也听不懂。我想见上次“非礼”我的女外星人,但未经同意,她也就没能从里边出来和我见面。

我站起来,向上翘的金属椅就缩回去了。这时,在我身边的外星人对我说“60年之后,我们星球将有一个地球农民的儿子。”我马上问他:“那么我能不能见他呢?”外星人说能看到。接着我又问:“你们来地球干什么?住在什么地方?”带我来的外星人看了看大脑袋外星人,然后对我说:“一是来避难;二是来地球选人种;三是来考察地球。”接着又告诉我说:“我们来自你们地球人所说的太阳系下,银河系上。”

这时,大脑袋外星人又发出“嗞!嗞!”的说话声,于是,站在我身边的那个外星人用左手向墙上一伸,就见从里边弹出一个像加油站用的加油枪一般的东西,他拿起来往我右腿内侧疤痕处一触,我感到非常疼痛。立即跳了一下,接着他就把枪状物拿下来,立即就不疼了。又过一会,那个大脑袋外星人向站在我身边带我来的那个外星人摆了摆手,于是我身边外星人就对我说:“走吧!”我赶忙又问了一句:“你们什么时间走?使用的是什么燃料?”这个外星人对我说:“我们就要走了。使用的燃料是你们地球人所说的太阳能、磁能、雷电和摩擦力……”说完,他拉着我的手从大怪物(大飞碟)中就走了出来。

我感到他的手又粗又大,有6个指头,他是用两个指头夹着我的手往外走的。之后,他托起我便来到光环的外边。我心想可得好好看一看,可是当一阵凉风吹过,心中明白过来时,已经来到了我家的院子里,外星人拿走了披在我身上的像块布似的“飞行斗篷”,转眼间就不见了。

四、“天方夜谭式的经历”

回到院内,当时由于我只穿件裤衩,感到很冷,就上前拉门,可是门拉不开,我就叫妻子姜玲让我进屋,当时我说:“门闩着,我怎么进去?”接着她问我:“你怎么出去的?”嘟嘟嚷嚷地把门打开,我进屋后看了看放在书桌上的表,已是凌晨3点50多分了。姜玲大惑不解地追问我:“门和窗户都关着,你是从哪出去的?”我当时没吱声,进里屋后,倒头便睡着了。

上述就是孟照国神游飞碟的经过。其神秘的经历令人大惑不解,似信非信。因此,在采访时,笔者特别注意对孟照国其妻姜玲的调查,经过再三说明,一定要说实话,要忠实科研和尊重事实。

姜玲说确实如此。她说:“那天早上,我听到他在外边喊,以为他上厕所了,就说,“那你就进来呗!”他说:“门闩着呢。”我起来便去开了门,他进来后,我问他:“门闩着你怎么出去的?从哪走的?去哪儿啦?他也没跟我说啥,进屋就睡了。”“关于孟老六去飞碟上,这是我后来才听说的。”

笔者认为,孟照国这段神奇的经历,关键所在就是姜玲的证言,假如姜玲所说的是属实,那么孟照国夜游飞碟世界,穿墙过壁则都是合乎逻辑,可信度极高。这些回忆将对我们研究飞碟和外星人世界将是不可多得的资料,也是世界上罕见的神奇案例。如果姜玲所说是假,那就另当别论了。但根据笔者调查的情况来看,从孟照国和姜玲的人品及林场职工和领导对二者的评价来看,后者似乎不太可能。这也正如孟照国在给笔者的信中所一再强调的:这是我的亲身经历,我绝不是胡说八道,借以欺骗人们和科学界的人士……笔者在采访时曾试探性地问过孟照国:“你加入UFO研究会,将来搬到城里去住吧?”当时孟照国回答说:“说实在的,我操持起来的这个家,我是舍不得离开的,我没有去城市生活的欲望和打算,我也不想出名。”再从诸次来人采访孟照国来看,他没有一次主动提出报酬问题,每次接待采访都十分热情,尤其笔者采访时,他还亲自借来他哥哥的录音机帮忙录音。

总之,从一个纯朴开朗又诚实,平时不说谎的农民身上看不出弄虚作假的迹象。

另外,从国外也有外星人穿墙过壁或穿过玻璃进屋的案例来看,这起凤凰山孟照国实体上碟也是可能的。此外,人们从理论上也正在探索和解释虚、实转换的道理。

(待续)

 
 
打印版
 
  宇宙“三救”大行动信息表
  优化人类工程-天人修炼
  应对灾难工程-天鸽修炼
  净化地球工程-天师修炼
  外星世界
   •  墨西哥巨大飞碟云
 •  温哥华UFO出水
 •  远古外星人:上帝粒子
 •  第三类接触:超级母船
 •  佛罗里达州UFO舰队
 •  纽约现UFO或天使?
 •  地球上的外星生命种子
 •  罗斯威尔事件真相将被揭开
 •  2015年加利福尼亚虫洞开启?
 •  太阳系深处藏神秘星球
 •  墨西哥上空菱形UFO
 •  印第安纳龙卷风下的UFO
 •  谷神星上发现神秘亮斑
 •  精灵外星人
 •  不断改变形状的UFO
 •  谷神星神秘巨大光点
 •  两个UFO追逐飞机
 •  美天空锯齿状不明飞行物
 •  火星外星生命或藏身地下
 •  秘鲁上空强烈的红光
    更多...
  警世钟声
 
 
 
首页 天功简介 启示录 功法与修练 救地球之声 谈天论地 天功动态 服务与联络
宇宙大同天功网是独立的灵性修炼网站,所发布的消息和评论仅供读者参考。欢迎投稿。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欢迎链接、转载天网内容。转载时须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