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救地球之声 / 外星世界 / 墨西哥农夫遨游外星球(下)
 
墨西哥农夫遨游外星球(下)
 
(发布时间2012/2/3)
 

走到外面,我才看清了这艘飞船的体积,实在是大得可怕。现在它被外面金属脚架支撑着,而不妨碍到树丛。这里的土壤黑而轻软,精细如河沙,但摸起来却像泡沫胶。它具有潮湿性,但非水般的湿,地似胶般的潮。地面上有金属通道,通向各方。这一切给我的印象,正像是一个富人的花园。看着看着,我感到一阵闷热,像是洗土耳其浴,空气不足。一会儿,我竟昏了过去。
 
等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来时睡过的床上,全体成员围绕在我的四周,他们问我现在是否好一点,然后请我原谅他们的大意。他们本以为像我这么高大的人,肺部应该很容易适应这里的环境的。他们马上给我几支像雪茄的玩意儿,要我像抽烟一样,放在嘴里吸吮。这有一种很好闻的柠檬水香气,立刻我复元了。他们向我保证没什么好怕的,然后说,大概我的肚子该好好填点东西了。
 
我们重新走出去,沿着人行道的一旁漫步,在尽头处我看见一个门,这时我才发现,这地方实际上不是果园,而是一栋建筑物的屋顶。我想其高度至少有100米。现在我面对的是一幅壮丽无比的活动图画。我们所在的这栋建筑物已经够大了,但类似的大厦林立四周。奇怪的是,没有一栋楼有窗子或是任何开口。它们像模特似的笔直排列着,从头到脚是平滑的,只有在街道的水平处,可以看到一种拱廊形的入口。
 
这些巨厦外表异常光泽,色彩不一,有大红、大紫、鲜黄、鲜银色。可是,最难忘的要算那银色的天空和从四面八方射出的光,它好像随着这星球而弯曲,看来如同一个巨型反射镜。我分辨不出是白天还是晚上,这光景是这么奇异和美丽。
 
在这巨型“反射镜”之下,无数明亮的飞行体,以惊人的速度飞向各处。我相信我来时所乘坐的就是这种东西。不同的是,现在我所看到的,种类繁多:有圆形、长圆形和梨形,也有像地球上的飞船,更有的像气球或教堂的圆屋顶。这幅特殊的景象,能让我着迷上几个小时。
 
放眼街道,我看到笔直而干净的大道。路面有两种颜色。中央的界线形同纵分的竹竿。在角落的地方,有许多站点,交通飞船里乘客可以从那儿下机。说得更明确些,每艘飞船上有一部分的结构会分离开来,人们从这部分离开后,这飞船就继续赶路,其他人登上脱弃的结构,就座之后不久,另一架飞船来,就会再把它带走。
 
小的交通工具类似脚踏车,可坐一人,行动自如。也有类似两辆小摩托车合并而成,可坐两人。此外,还有大大小小不同形状的车子。
 
从我们的高处望下去,这儿就像蚂蚁的殖民地,数不清的人朝各个角落蠕动。这一阵子,我似乎忘记自己是否还活着,这一切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力。我的同伴带着我,静观我满脸的钦佩和惊叹。我以往的体验和眼前这幅难以置信的景色,是这么疏离。以这种伟大,我有一种听命而万不可及的感觉。说实在,这正是“另一个世界的美”!
 
在这么多行人中,还是以身体矮小的占绝大多数。这时我的同伴认为该吃点东西了,于是领我到一间很大的餐厅。这又是另一种场面。厅里摆满回旋椅,每张椅子附一小桌。它们一行一行地排向各方,互不碍路,其中大多数已有人坐了。正中央是个大柜台,有四列供应食品的窗户。每个窗户内藏一方盘,摆着五碟食物。碟子的质地类似玻璃或透明金属。我们走过去,各取一盘,然后就坐。
 
我慢慢认清了自己在这儿的粗笨可怜相。不只是身体,就连打扮也一定惹人注意:墨西哥式的农装,加上嘴里插了一支“雪茄”。
 
这5碟食物,不是固体,也非液体,浓度好似干酪,味道奇佳。其中之一有水果沙拉的味道,但比我们的水果多了一点难以形容的特色。使用的调羹,跟我们的咖啡匙差不多大小,不过比较平,像把小铲子。我每吃一点,同伴就急着问:味道怎样?你很饿吧?以前吃过这种味道的东西吗?当我吃完自己这份后,一个同伴立刻替我换了一盘新的,只是为了礼貌,我婉拒了第三份,这让他们笑了。
 
吃过饭,长者之一提议我去散散步。我就和两名照料我的人一同离开,走到大路上,我又仔细地看了个够。我注意到没有一栋巨厦有窗户。只有在与街道连接等高处有个匀称的拱廊形入口,进去之后可以看到整个底楼。许多人由这广大的回廊进进出出。
 
这里的世界似乎朝各个角落推进,一刻也不倒转。有一点我可以确定:尽管我在这里很突出, 涌进涌出建筑物的人,却很少注意到我。走到街上,他们彼此不打招呼。这种互不关心,给我奇特的印象。即使在餐厅里,人们进去吃东西,放回盘子,再走出去,也很少交谈。他们离开后,搭上一架飞行船,就消失在未知之处。只有老天才知道他们飞到哪儿去了。
 
这一切对我来说像是个童话,把我吸引住了。对比之下,我本能地觉得,我们的世界是多么的幼稚和不足为道。
 
我的两位朋友这时告诉我,在这星球上还有两个人是从地球上来的,后来决定留在这里,这两个人有西班牙血统,问我愿不愿见他们一面。我当然回答“愿意”。
 
我们走进一座建筑物,请教别人该上哪儿去找他们,然后搭乘一架前面说过的那种大飞船。因为我身体高大,一定得像个笼中鸡似的弓着身子。要知道,这个星球上的居民身体都矮小。平均高度大约和我的两个同伴一样,许多人几乎不到1米高。
 
我们来到一所大厦,踏上升降机,找到了服务台,总算问出了这两个人的住处。然后我们到达一个屋顶,屋顶上面培植了一些蕈状的东西,边上停着一架球形太空船。我们走了进去,操纵舱在中央,乘客座位安置在圆周上。舱内已有1人,我们进去时,他抬头往上看。这舱是透明的,可容纳两三个人。从说话声,我可以分辩出他是男的。这里男人和女人从背后看去都差不多,他们穿的衣服色彩鲜明,看上去光滑调和有弹性,穿的鞋子质地也都相似,只是颜色偶尔不同。我要辨别女人的话,只有靠他们天生的体态和较柔和的讲话声。男人除了有稍高大的身体和外观外,说话的调子也显得不悦耳。
 
我的同伴和飞行员交谈了几句,我们便就座,飞船立刻快速升空。我们飞行的高度与屋顶平齐。四周也有许多飞船,我始终想不通它们彼此是怎么避免相撞的。球形船不一会儿在另一屋顶降落。和以前一样,我们步出机舱,来到街上,走进附近一栋楼,登上升降机,到了要找的那栋楼,这竟是一间庞然大厅,里面有许多倚壁而设的床铺——和来到这奇境前我在太空船里睡过的床一样。我还发现有不少椅子,形状特殊,可能是由壁钉变形而成的。这是因为有椅子的地方,墙上就有一些固定的孔,我猜里面有吊钩,但被薄板盖住了,所以看不到。这间大房子里面,看来像旅馆,住着许多人,这里看不到一扇窗户,我们所习惯用的电灯这里也没有,但光线却十分充足。在这种完全密封的房屋里,空气流畅,温度宜人,也是不可思议的。
 
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处处可见:在靠墙部分有“黑色空间”。我不太会形容它,这种东西是长方形的,一块一块,给人的感觉不像是实体。后来我才知道,任何人在入睡前,可以“关掉”一块他床位附近的光,使这块立方区域完全陷入黑暗,同时也能够防止声音的干扰。
 
我们总算找到了那2个人,当他们走过来时,初看那模样简直就是这个星球上的人:留着灰色长发、白皮肤,比我矮得多。走近了细看,才发现他们在容貌上和外星人仍然差别很大,尤其是缺少我同伴那种风采。这种直接的对照,让人觉得地球上来的那2人是难看的,他们的蓝眼和外星人的奇特澄清的绿眼是根本不同的。
 
经过介绍,他们并非是我原先以为的西班牙人,而是法国人。我们无法直接交谈,还是要由我的朋友来解释。我们多多少少谈了些话。假如他们会说西班牙语,我便可以跟他们畅谈一番了。
 
由言谈中我得知,还有不少地球人被太空船带到这个星球上,并且生活得很愉快,他们两个人已经在那儿居住5年了,还丝毫不想回到地球去。问起我是否长久住下去,我说我只是短暂的访游,不久就要回去。
 
他们还问我地球上现在是否太平?还有没有原子弹试验?事实上,他们问了我一大堆问题。我当时羞惭得真想遁入地洞,因为自已太无知,这些问题我根本不会回答。这样看来,如果这两名法国人不知道我是哪国人倒还比较好些。既然交谈有困难,见面就这样结束了。
 
告别了这两人,我们再度登上球形太空船,这回的着陆点,与最初我坐的那艘巨型太空船停落的地方,只隔了几条街,这种不着面式的从一处到另一处实在既方便又有趣。
 
紧接着我的朋友带我到底下一间娱乐厅,它是个很大的圆形建筑物,里面人很多。他们说,建筑物每一层楼都有这么一间大厅,让人们休闲。
 
坐在旋转式靠椅上,大家可以欣赏墙上的巨幅影像画面。当然,我是一点也看不懂,甚至连男女主角的动作都不了解。不过,如画面是一个人的特写镜头时,我便能领略他们的一些风采。
 
离开了娱乐厅,我们走到一所跟以前去过的相似的餐厅吃东西。之后,他们问我要不要回船休息。我因为太累了,所以马上回答说要。我已经失去了时间观念,也不知道我在那里究竟多久了。说到时间,我又想到一怪事:那儿的光线一直不减弱,让你分不出是白天还是晚上,弧形的天空,总像个大反射镜似的,始终不变。
 
进舱后不久,我就睡下了,里外的空气就是不一样,我现在用不着含那特殊的“雪茄”也舒服地呼吸。
 
巨船在我睡着时悄悄飞上了归程,我一点也没感觉出来,直到他们叫醒我,起来吃最后一餐饭。
 
当我步入小飞船前,我和母船的机组成员依依不舍地道别。此时我才完全觉醒我要回地球了。我埋怨朋友不在走之前叫醒我,好让我再看一眼那奇妙的世界。他们告诉我,是长者认为这么做比较好,他们曾发现在我来时,飞船跨进大气层那一刻,我变得相当紧张。
 
我们现在的行动与来时正好相反,换进小飞船(当然跟大船比,它显得格外小,直径只有15米左右)同前,转眼间,我就回到了农场。
 
我是在10月14日中午12时多着陆的,我离家的时间是10月9日下午17时,整个旅程共花了4天又19个小时。
 
在这次奇遇中,我们飞行的速度,实在称得上是神速,这种感觉是我从来没有的。我曾问过我的朋友:为什么能飞得这么快?是用哪种动力?他们说:“你可曾注意到,河里的船是怎么顺流而下的吗?我们的方法多少有点相似。星球与星球之间,存在电磁流和能流。我们的飞船,就是靠这两种东西来滑行的。速度之快,你难以想象”。
 
这一次他们在农场停留的时间很短,原因是必须赶回基地去。他们问我能不能提供一些种子和几对家畜给他们,我说当然可以,于是说好下次来时再拿去。
 
我的朋友果然遵守诺言,两星期后又来到我的农场,在这儿住了三天。如果我再把彼此谈的话重述一次,那么,这封信就永远也写不完了。
 
他们暂时住在农场的这段日子,我们用玉米的残株和一些树枝把飞行器遮盖起来,以免有时从上空飞过的飞机看到。

我尽己所能地帮他们收集了许多不同的种子,还送给他们几对家畜,希望他们都平安到达。
 
那阵子我正准备在几个月后结婚,所以邀请他们到时参加我的婚礼,他们说如果获准的话就会来。

也许是他们到地球上来的任务完成了,也许是别的原因,从此他们就再也没来过。

 
 
打印版
 
  宇宙“三救”大行动信息表
  优化人类工程-天人修炼
  应对灾难工程-天鸽修炼
  净化地球工程-天师修炼
  外星世界
   •  墨西哥巨大飞碟云
 •  温哥华UFO出水
 •  远古外星人:上帝粒子
 •  第三类接触:超级母船
 •  佛罗里达州UFO舰队
 •  纽约现UFO或天使?
 •  地球上的外星生命种子
 •  罗斯威尔事件真相将被揭开
 •  2015年加利福尼亚虫洞开启?
 •  太阳系深处藏神秘星球
 •  墨西哥上空菱形UFO
 •  印第安纳龙卷风下的UFO
 •  谷神星上发现神秘亮斑
 •  精灵外星人
 •  不断改变形状的UFO
 •  谷神星神秘巨大光点
 •  两个UFO追逐飞机
 •  美天空锯齿状不明飞行物
 •  火星外星生命或藏身地下
 •  秘鲁上空强烈的红光
    更多...
  警世钟声
 
 
 
首页 天功简介 启示录 功法与修练 救地球之声 谈天论地 天功动态 服务与联络
宇宙大同天功网是独立的灵性修炼网站,所发布的消息和评论仅供读者参考。欢迎投稿。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欢迎链接、转载天网内容。转载时须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