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救地球之声 / 外星世界 / 墨西哥农夫遨游外星球(上)
 
墨西哥农夫遨游外星球(上)
 
(发布时间2012/1/27)
 

‘Contact Intemational’是个世界性的UFO研究组织。它成立得很早,会员遍布全球。这个组织在英国的协会,出版了一个名叫‘Awaneness‘ 的季刊。1965年,此刊物发表了一封墨西哥青年农夫安东尼奥●阿波达卡给记者萨尔瓦多●梅迪纳的信。信中绘声绘色地记述了他遨游某星球的经过。现将主要的部分摘录如下:
 
萨尔瓦多●梅迪纳先生:

我有一个亲威是医生,大约1年前到我的农场来度假。我把自己的那次奇遇告诉他,但他竟然不相信。甚至我母亲向他发誓事情是真的,也没有用。
 
我是在哈利斯可省的瓜达哈拉市念小学和中学。如果不是父亲早逝,我还会继续念书。我家有一片大农场,距瓜达哈拉市有6小时车程。我来到农场后,就决心弃学务农。大概因为我们是农人世家的缘故,我对农场的工作竟也胜任愉快。
 
我今年23岁,结婚已半年,而且第一个小孩就要出生了,母亲跟我们住在一起,日子过得很快乐。
 
1953年10月9日,我和农场的两名雇工正在修补小果园的栅栏时,忽然被100米外天空中一个东西给吸引住了。它是一个发着蓝色光的圆形体。
 
我们三人吓呆了,因为从没见过这种东西。这物体降得很慢,像一根羽毛在风中飘晃着,然后着陆了。我们都不敢接近。老实说,当时心中是够害怕的。
 
不久,在它的外面,出现了两名奇异的矮人,朝我们这边走来。我估计他们的身高不会超过120厘米。
 
我直觉地摸到了身上的手枪,但又缩了回去,以免显得自己胆小。这两个奇怪的人用短促的步子走来,同时还举着双手。
 
当他们距我们只有三、四米时,我问他们是谁,到这里做什么 —— 因为这是我的农场。
 
他们这时表露出充分的好意。其中较矮的一名,向前走了几步,用清楚的西班牙语说:“我们是朋友。”他穿着一种整套的飞行装,质地像是灰色的楞条花布,长度刚好盖住手和脚。他戴着头盔,虽然后部稍长,但仍可看到那起伏的头发散落在他的肩上。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又宽又亮的腰带。他们的眼睛像山猫,但相貌没有恶意。
 
说话的人边打量我边问道:“你有多高?”
 
直到这时我才发觉他们的手依然高举着,我立刻问为什么不把手放下来。“喔!”他说,“我们不愿被你当成是敌人,你带了枪,我们这样走来才最谨慎。”
 
我的两名雇工都愣住了。母亲听见狗吠,走到屋外,看到我们,似乎有些茫然。
 
“那么,”我说,“既然你们路过这里来访,就请到屋子里坐一下,好吗?”
 
我这句话原是漫不经心说的,这人却回答:“好。谢谢你的好意。”
 
我朝屋子走去,在门口,我对母亲说:“我来介绍一下,从瓜达哈拉市来访的朋友。”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母亲撒这个谎。我当时是想,大概只有这么说,她才会相信。我母亲身高164厘米,我是182厘米。因此,你不难想象我们与访客间身高的对比。这时,我急忙向母亲强调,高矮对交友并不重要,好的品性才让人尊敬。
 
走进我们窄小的客厅,我请两位客人坐下。他们很轻快地登上位子。这时,我想请他们尝一杯Taquila(一种墨西哥烈酒),以便开始交谈。他们用头做了个很优雅的姿势,说不饮,因为它太烈了,他们不想摔倒。于是,我母亲到厨房端出了一盘水果甜点。我的客人看来十分随和,我们也没有再拿别的东西请他们。
 
为了略尽地主之谊,我请他们参观我的农场,他们马上说好。母亲到厨房弄饭,我便带他们去果园。他们欣赏我母亲的蔬菜园时,那副样子可爱极了,谁看了都会把他们当成学园艺的学生。参观到家畜栏,他们对猪、鸡、鸭和火鸡也很感兴趣,好像从来没见过这些动物。最令我吃惊的是,遇到母牛时,我说它们能带给我们极有营养的食物,他们却显得过分害怕。
 
“这里真像个实验室。”他们微笑着说。可是“实验室”三个字才说出口,却引来了一声牛叫,这一下好像困窘了我的朋友。他们始终跟牛保持距离,像是根本不认识它们,同时怀有戒心。而我也开始对这两人,心中起了个大问号。
 
我始终没有细想过他们的奇怪容貌和衣着,或许它是最新式的飞行员制服。他们的飞机也可能是最新发明的,只是我完全不知道罢了。但是他们的身体和外貌又怎么解释呢?我开始不大自在了。
 
我又想,或许他们是美国人?不过我认识几个美国人,他们也不是这个样子呀!难道他们是从欧洲来的?

最显著的是他们的眼睛。我从未见过人的眼睛是长得这样的,还有那长发,那有点奇怪的音调……
 
大概他们已看出了我的表情,其中一人就问我,是不是第一次发现他们和我不同。我一时讲不出话来,而他却催着要我坦白说出对他们的印象。他的语气带有某种威严,使我回想起以前的老师。我一边思索该怎么回答,一边跟他随便说几句。
 
后来,其中一个问我听到过“飞碟”没有?我听说过一点儿,但没太注意它。然后,他们问我相不相信有外星人?最后才告诉我,他们来自另一个世界。他们认为地球上的人发展到今天的地步,所需要的时间,可能比他们当初花费的要少。
 
这两位客人,态度平易近人,我丝毫也没把他们当作“外人”。由于心情很愉快,我们不觉畅谈了许久。当他们说要走的时候,我忽然难过起来。
 
最后,他们回请我参观他们的飞行物,我非常想借机一开眼界。
 
母亲一直还不知道这两人的底细,仍以为他们是我在瓜达哈拉市的朋友。她专心做她的家务,并没有把刚才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
 
我进入机身后,就老远地向一名雇工喊叫,要他转告我母亲,我乘朋友的飞机试飞去了,不用担心。
 
一进舱内,感觉相当局促,因为机舱都是密封的,我担心会窒息。可是我立刻发现,实际上在里面呼吸和在外面并没有什么两样。
 
座位与座位间是一种长方形的桌子。因为空间太小,我就像是一只要破壳而出的小鸡。
 
起初我觉得毫无动静,但当我看到树和云不断向后飞逝,我才知道我们已升空了。我们飞得很快,才几分钟,便经过了瓜达哈拉市;一会儿又飞临墨西哥市,我可以一眼看尽整个城市。
 
我这时的心情,如同小孩子过年穿新鞋,一定是喜形于色的。他们之中一人说,如果我不害怕,他们将带我飞得更远一些。我怎么会怕呢?我从未坐过飞机,也从未想过飞行会是这么平稳。
 
我们在云际间进出,显然飞得很快。一度视界清晰广阔时,我的心几乎要整个跳了出来,因为地球正像个球一般在我的脚下。
 
我的朋友始终注视着我,想看看我有什么反应。他们问我是想折回呢,还是继续高飞?由于我一点儿也不害怕,就让他们尽情随意地飞。
 
突然,在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又大又黑的圆物体。它外形像是一个膨胀的大饼(是指用玉米做的一种扁圆松薄的墨西哥式大饼)。在一个末端,我看到它似乎一分为二,像是巨型动物的大鼻子。
 
不久,我们的飞船就被这巨物一点一点地吞进去了。我承认现在我全身感到战栗了,也认识到彼此之间有着很大的差异。朋友马上察觉到,就用有技巧的话安慰我。他们那种沉着和冷静给我很深的印象。
 
“我们刚才进入了太空中的一架大型控制母船。”
 
接着,一扇门打开了。我因为全然不知所措,竟然呆坐在那里好几秒种。稍后,我们鱼贯步出小飞船,走下阶梯,等到走进拱形的回廊里,才看到我们的飞船是被牢牢地固定在一个庞大的金属架上,它占去了母船的1/5。
 
我被引导到了墙的尽头,另一扇门缓缓张开了。我们走了进去,里面是一间极大的控制室,已经有六个人在那里。其中两人年纪较大,他们的外貌都十分和蔼可亲。
 
在做介绍时,我头一次听到了他们用自己的语言交谈。说来很奇怪,他们的身体、仪容似乎与声调没多大关联。也许是我还不习惯的缘故吧,比较起来,要比德国人的浓厚的喉音还要动听呢。
 
轮到跟我说话时,他们又用西班牙语。我的朋友说,只要我同意,他们一定会带我去参观他们的世界,并且保证不会有危险。我问这趟旅程需时多久。他们笑了,说我是不是认为要花上好几年的功夫?其实这就好像从墨西哥到邻国那样,根本不需多久。我虽然已经呆若木鸡了,但仍表示不愿错过这个机会。
 
接着,一名长者对那些年轻人做了些指示,马上有三人在操作盘前就座。这时,我们面前的墙壁,忽然间变成了屏幕,显示出太空中许多正在飞行的太空船。它们既薄且亮,速度惊人。有些在画面上移动时,厚度似乎在渐增。
 
我看了一会儿感到头晕,长者劝我坐下。一旦坐稳了,再向屏幕望去,就不觉得眼晕了,只是略感软弱无力。大约1小时后,他们请我用餐。我心想,一定是些浓缩的维他命丸,但实际上却是菜加水果,并不比我们地球上的少;另外还有一杯饮料,类似牛奶,但比较浓。吃过饭,我的印象是,他们的食物比我们的更凝缩,更富营养。进餐时,他们用自己的语言交谈着,偶尔也用西班牙语和我谈不同的话题。我逐渐发现他们想知道的是地球上的大事。我必须向他们坦承:我过的是单纯的农人生活,很少上城市去,可以说没有什么资格来答复他们的问题。
 
他们继续谈别的话题时,我突然有一种辜负了他们的感觉。我想他们一定后悔选中了我。可是,我马上发现错了。他们说我并不是第一个去他们星球访问的地球人。
 
吃完饭聊天时,我不小心打了个呵欠,他们就叫我休息。我被安置在一个金属床上。床架高低可以随意调整。我把发生的事思索了一阵,就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人唤醒,去看一幕我毕生难忘的景象:我们这时正以非常可怕的速度逼近一火球,就像从地球上看太阳一样。但是这火球其大无比,几乎填满了整个画面。
 
机组成员这时都全神贯注,好像面临着一场微妙的作战。长者说,我们正穿过他们星球的外大气层。说时迟,那时快,再一看屏幕,我们正飞过无垠的草地,绿的、黄的、灰的……有各种色调。最后,我们落在一块草坪上。
 
控制室后面,有一根类似工厂烟囱的粗管子,管中有一扇门开了,内藏楼梯。按照长者、我、其他人员的顺序,我们步下阶梯。
 
我们的着陆点被小树丛覆盖着,树枝上满载着果实,几乎搭到地面。很显然,这儿是一片果园,其间散发着一种松树的香味。(待续)

 
 
打印版
 
  宇宙“三救”大行动信息表
  优化人类工程-天人修炼
  应对灾难工程-天鸽修炼
  净化地球工程-天师修炼
  外星世界
   •  墨西哥巨大飞碟云
 •  温哥华UFO出水
 •  远古外星人:上帝粒子
 •  第三类接触:超级母船
 •  佛罗里达州UFO舰队
 •  纽约现UFO或天使?
 •  地球上的外星生命种子
 •  罗斯威尔事件真相将被揭开
 •  2015年加利福尼亚虫洞开启?
 •  太阳系深处藏神秘星球
 •  墨西哥上空菱形UFO
 •  印第安纳龙卷风下的UFO
 •  谷神星上发现神秘亮斑
 •  精灵外星人
 •  不断改变形状的UFO
 •  谷神星神秘巨大光点
 •  两个UFO追逐飞机
 •  美天空锯齿状不明飞行物
 •  火星外星生命或藏身地下
 •  秘鲁上空强烈的红光
    更多...
  警世钟声
 
 
 
首页 天功简介 启示录 功法与修练 救地球之声 谈天论地 天功动态 服务与联络
宇宙大同天功网是独立的灵性修炼网站,所发布的消息和评论仅供读者参考。欢迎投稿。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欢迎链接、转载天网内容。转载时须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