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救地球之声 / 外星世界 / 在星夜飞翔(下)
 
在星夜飞翔(下)
 
(委内瑞拉)恩里克•巴里奥斯(发布时间2010/6/12)
 

自序

对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来说,写书是很困难的,再说我也不是很懂文学。

对作家来说,写书也不是易事;何况我这样的小孩子,可是我必须写这本书,因为有位来自外星的朋友要求我写出来,他的名字叫阿米。

这本书里,我要讲一些在阿米身边感受到的体验:令人吃惊又难以置信的体验。

阿米给我解释说,在一些高度进化的星球上,比如他生活的那个世界,所谓“成年人”或者“老人”的意思是指“与生命魔术失去接触的人”;他说,有“十五岁的老人”和“一百岁的儿童”……

阿米还提醒我说,这里的“成年人”不会相信书里提到的信息的,因为他们更容易相信可怕的东西,哪怕它是假的,却不相信宇宙中存在神奇的现象和种种奇迹,哪怕它是真的。因此他们宁肯继续生活在“噩梦”之中,而不希望有人唤醒他们。

阿米怕我惹上麻烦,建议我特别注明:本书的一切都是想象出来的,是编造的故事。

我接受了他的建议:所有的一切,只是个故事。

“阿米,你了解整个宇宙吗?”

“整个宇宙?当然不了解。”

“那么在你不了解的地方就有可能存在聪明的坏蛋。”

阿米立刻放声大笑起来了:“‘聪明的坏蛋’!这等于是说‘善良的坏人’‘发胖的瘦子’‘美丽的丑八怪’一样。这可是完全矛盾的啊,彼得罗!”

我被搞糊涂了。如果没有“聪明的坏蛋”,那么那些发明毁灭地球武器的疯狂和邪恶的科学家呢?动画片里那些超级英雄不就是跟这些邪恶的科学家做斗争的吗?

阿米猜到我的想法,解释说:“他们不是聪明人,他们是疯子。再说,那纯粹是想象,只是电影,仅此而已。”

“那么就有可能存在着一个由疯狂科学家组成的世界,他们会把我们都毁灭掉的……”

“只有地球才可能有出现这种情况,其他星球是不可能发生的。”

“为什么?”

“因为那些疯子在达到可以离开自己的星球去入侵其他星球的科技水平之前,就已经自我毁灭了。这一点你一定要牢记。还要我重复一遍吗?”

“不用。”

“那些已经达到这个水平的人们绝对不会这么做,只有疯子才会伤害那些对他们丝毫没有坏处的人们……真正的聪明出自善良,否则也算不得聪明。所以,彼得罗,凡是能够来到这里的人都不是‘大恶狼’。”

阿米好像给我描绘了一个全新的玫瑰色的宇宙,可我不怎么相信他的话:我想可能某些星球上居住着还不十分疯狂的疯子,也就是说,那些人聪明、冷漠、懂科学、讲实效,同时冷酷又险恶。

当然,阿米再一次看出我的想法,他觉得很可笑。

“那些非常疯狂、非常聪明、非常冷酷、非常丑陋和非常险恶,准备毁坏地球文明的科学狂人,他们到底在什么地方呢?”他摆出一副天真的模样问我。

我努力想了一下,才发现,以我所知,人类历史上尚未曾有任何外星人作恶的记录。

“好啦,我不知道。可是总会有第一次啊!”

“这就是纯粹的宇宙妄想狂!”他大声说道,然后笑起来。

我认为他的话有道理,可是无论如何我都不能百分之百相信宇宙空间里的所有居民都是“善良友好”的。肯定有好人,比如像阿米这样的;也肯定有坏人,就跟地球上既有好人又有坏人的情况一样。

他极力安慰我说:“彼得罗,相信我吧!宇宙里有‘过滤器’阻止低级的东西进入高等系统中去。否则的话,宇宙里就会出现可怕的灾难。你说对吗?”

“这个,这个……当然……”我还是不大明白他的意思。

“有人说‘高低互存或阴阳平均’,就是说,有下里巴人,才有阳春白雪。不过,高低并不完全一样,就像和谐融洽的街区和住满坏人的街区是不一样的。文明达到某种发达的水平,就不再有可怕的东西,不再有坏人,人们也就没有那么多坏心眼了。制造炸弹比制造宇宙飞船要容易几千倍。假如一种文明提倡的不是关爱、智慧,不讲善行,可是又达到了高水平的科技,那么它或早或晚都会被这样的科技毁灭自己,根本来不及去其他星球。幸运的是,宇宙本身是不会支持‘自我毁灭’,毁害高等生命和宇宙本身的情况是不可能长期存在下去的。”

“可说不定在某个星球上,出于偶然的原因,会有那种不善良的坏人幸存下来呢……”

“偶然?什么意思?”

我只好举了几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什么是“偶然”。

“偶然?彼得罗,没有什么东西是偶然的。宇宙秩序是完美的,万事万物均有明确的意义和明确的意图,各个领域都存在相应精准的法则,包括宇宙文明的演进在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某些星球具有较高的科技水平,对宇宙和谐麻木不仁,又不愿弥补他们在理解和全面思维上的缺点,他们就是走在自我毁灭的路上。换句话说,一个世界的科学水平远远超过它和谐互爱的水平,那么这个世界一定会自我毁灭的。”

“你想象一下,要是双手直接去拿炽热的铁棒,有可能不被烧伤吗?”

“不可能。这样一定会被烧伤的。”我回答。

“道理是一样的啊。如果一个世界的科技水平远远超过了其和谐互爱的水平,那个世界就会自我毁灭。”

“和谐互爱的水平?”

我完全理解所谓的科技水平是指什么,但是不明白这个“和谐互爱的水平”是什么意思。

“和谐的核心就是爱,也就是说和谐就是爱心或友爱或亲密。这种和谐,这种爱心,这种友爱,和这种亲密以及人类散发的爱力是一种能量,一种微细又高等的能量。我们现在的仪器可以测量这种能量的程度。”

“真的?”

“当然,因为爱是一种力量,一种能量,一种充满整个宇宙的振动力。将来你会更明白的,正是因为爱,宇宙才得以存在。可以说,爱是生命的‘维他命’,是肌体需要的营养品,肌体越进化,就越需要关爱。”

“这是怎么回事?”

“打个比方,狗和海豚比昆虫和细菌更加需要关爱。”
 
“啊,是的。”

“人更需要爱。”

“对啊,的确如此!”

这两个例子让我很容易地就理解了这个道理,人们需要更多的关爱并不是软弱的表现,而是比细菌和蛆虫进化程度更高的表现。

“彼得罗,是这样的,也远远胜过野兽。”

“阿米,谢谢你给我上了一课。”

“不客气。每一种文明都需要这种被称为爱心、友爱或亲密的能量。假如一个世界和谐互爱的水平很低,那么就意味着不幸、仇恨、暴力、隔阂和战争的存在;如果同时又具有较强的破坏能力的话……彼得罗,你明白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当然明白。可能会发生大灾难……不过,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我要告诉你许许多多事情。不过还是一点一点慢慢来吧。”

我仍然不明白那么浩瀚无限的宇宙空间,怎么会没有具有侵略性的魔鬼或者狂人呢?我给阿米讲了一个电影故事:一些长得像蜥蜴的外星人占领了很多星球,因为他们组织得非常出色。

他说:“任何文明如果不具备和谐互爱的精神,都不可能持久。要想发展到飞行器瞬时就抵达其他星球的科技水平,就地球目前的状况还需要等待非常大的科技进步。这是一个漫长的积累过程,而要在这段时间内生存就必须依赖于公允又具爱心的社会结构。否则就会因为误用科技而自我毁灭。你们地球现在就在这么做,每天都在自我毁灭,而且速度越来越快……你是不是有所察觉?”

“你说得对,我们正在毁灭自己的地球家园……”

“彼得罗,地球上所有的问题都是因为缺乏和谐互爱这个‘维他命’所致,仅此而已。任何文明要想长期发展都要依赖于和谐互爱的社会结构。再这么继续下去,地球的未来是什么样子,你能想象吧……”

“为什么没有和谐互爱的精神,文明就不能长期发展下去呢?”

“因为,如果统治者不够敏感,不依法治理,而是根据自己的古怪观念和理论简单地下命令,对人们进行压制和压迫;或者他利用权力只服务于特权群体,而不顾及人民的需要和情感,就不会有自然而然的关爱。在人类的内心深处存有智慧之火花,渴望自由和尊重,追求快乐和关爱。所以,人类摒弃了早期的各种奴隶制度。如果统治者一直这样统治,就会产生隔阂及暴力,人民迟早会失去理智、揭竿而起。如果他们拥有破坏性技术,而且头脑不清醒的话,文明的毁灭迫在眉睫。这在星际旅行开始前几个世纪就已发生。你们那些关于超级精明的蜥蜴的影片纯属无稽之谈。”

“我开始了解,不过……”

“这没有什么,在宇宙里存在着唯一完美的社会组织结构,它能保证集体的存活与福祉。这个唯一完美的组织结构是自然形成的,如果该文明接近和谐互爱,就会重视每个成员在物质、文化、精神和情感层面的需要,重视环境,包括动物、植物、土地、水和空气等等因素。这种现象只是会在文明提升时才可能出现。”

“那么人就不会变坏吗?”

“当然不会啦。已经成功建设起和谐互爱星球文明世界的居民,是和平友好的,不会伤害其他众生,恰恰相反,他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助人为乐。因为内在越进化发展,就越愿意助人。这就是宇宙和谐大爱的关键。”

后来,他给我解释得更加明白,但是那时我仍然还怀疑宇宙中存在着聪明又邪恶的魔鬼,他们会化装成和平友好甚至美丽的样子出来害人。

“妄想狂先生,你电视看得太多了!”阿米笑着喊道。接着又补充道:“亲爱的彼得罗,请提升自己的想法!如果还在想象那些可怕的可能,就无法迎接更高等级的存在,更美好和更祥和的东西。其实,他们一直都存在,只是等待我们抬头去挖掘和发现。”

“阿米,有时候你像诗人,我很难听懂你的话。除去地球之外,宇宙里还有别的坏人吗?”

“我们不把人分成‘好人’‘坏人’。有些人走得快一些,有些人走得慢一些,仅此而已。”

“好吧。那跟地球人一样落后的吗?”

“当然有啦,落后得很呐。有些地方你连半个小时都活不了。就算在地球上,一百万年以前,这里还是一座地狱呢,当然不是对动物而言,而是对我们来说。有些星球上现在还居住着可怕的魔鬼呢。”

“你瞧,你瞧!”我得意地叫喊起来了,“你自己也承认别的星球有魔鬼,我刚才说得没错嘛。”

“但是,你用不着担心。他们居住的星球可比这里落后多了。他们愚钝到连车轮都不认识,更不用说飞船了,根本来不了这里,对地球一点威胁都没有。”

这番话让人放心了许多。

“总而言之,我们地球人并不是宇宙里最坏的家伙……”

“不是。可你是银河系里最有妄想狂的人之一!”

我俩很有默契地大笑起来。(完)

作者简介:
 
恩里克-巴里奥斯(Enrique Barrios,1945-)生于委内瑞拉,从小就对人类的存在充满好奇。39岁那一年曾在深夜遭持刀歹徒袭击,神奇的是,歹徒后来居然临阵脱逃,巴里奥斯毫发无伤。这奇妙的体验使得他自幼寻找的生命答案赫然浮现:爱是一切万物的本质。因而创作阿米系列,传达他在神秘体验中感受到的生命真谛。出版后获得热烈的回响,一举成名。《阿米》系列已经译成十二种语言,全球各地都有喜爱阿米的读者。

《阿米》 内容简介:

夏夜寂静的海滩,不明物体从天而降,一个长相怪异、腔调怪异的外星小孩出现在我眼前。这个名字没法用地球语言发音的外星小孩,我管他叫做“阿米”,因为他说他是我的朋友。

阿米说,只要专心想象自己会飞,就可以快乐地飞翔,结果我真的飞起来了;阿米说,不要为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担心,那样我们的心就像被催眠一样,看不到生活的美丽风景,不能发现生命的奇迹。

阿米带我坐飞船在外太空兜风,须臾穿越地球,游历印度孟买、日本东京、埃及等各个城市,看到了许多不同的民族和生活方式;还去往月球、奥菲尔星球参观,见识了高度进化的文明,目睹了不同星球人民的和谐相处;阿米让我跳过时空的界限,飞到未来与“另一半”相遇……这一段奇妙的旅程让我明白了生命的真谛和爱的伟大意义。

本文摘自《阿米:星星的孩子》一书       
 
出版社:天津教育出版社

 
 
打印版
 
  宇宙“三救”大行动信息表
  优化人类工程-天人修炼
  应对灾难工程-天鸽修炼
  净化地球工程-天师修炼
  外星世界
   •  墨西哥巨大飞碟云
 •  温哥华UFO出水
 •  远古外星人:上帝粒子
 •  第三类接触:超级母船
 •  佛罗里达州UFO舰队
 •  纽约现UFO或天使?
 •  地球上的外星生命种子
 •  罗斯威尔事件真相将被揭开
 •  2015年加利福尼亚虫洞开启?
 •  太阳系深处藏神秘星球
 •  墨西哥上空菱形UFO
 •  印第安纳龙卷风下的UFO
 •  谷神星上发现神秘亮斑
 •  精灵外星人
 •  不断改变形状的UFO
 •  谷神星神秘巨大光点
 •  两个UFO追逐飞机
 •  美天空锯齿状不明飞行物
 •  火星外星生命或藏身地下
 •  秘鲁上空强烈的红光
    更多...
  警世钟声
 
 
 
首页 天功简介 启示录 功法与修练 救地球之声 谈天论地 天功动态 服务与联络
宇宙大同天功网是独立的灵性修炼网站,所发布的消息和评论仅供读者参考。欢迎投稿。 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本网发表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本网处理。
欢迎链接、转载天网内容。转载时须注明出处。